人不能白受痛苦
─── 丙申年〈震卦〉的啟示

霍韜晦

(原刊《法燈》405期,201631日)

  踏入西元二〇一六(丙申)年,依邵康節《皇極經世》之值年卦為〈震卦〉,十二生肖為猴。喜歡談玄的人認為今年將有強烈的衝擊,政治、經濟不安,社會難免承受一些苦楚。活在香港的人則希望藉猴子的靈活、適應變化,進而發揮其聰敏之智,過此一關。

  這是不是港式迷信?眼光如此狹小。人無器量,自無大志。其實,世界的變動,其來有自。不說紀元前,單說這五百年東西文化的此起彼伏,已知劫數。

「亡國」與「亡天下」

  五百年前,中國正當大明盛世,鄭和艦隊遠航至非洲。天朝聲譽,由南洋傳至印度洋彼岸。但盛極而衰,明室一連出現了好幾個昏庸皇帝,憲宗以後,並無英主,反而宦官、權臣把弄朝政,卒至忠良受辱,人心離散。一六四四年,先亡於滿清,還可以說是「亡國」,明室自取其辱;但再經清代之顢頇,民國之全盤西化,西方思想洶湧而入,中華傳統一再被清算,「命」徹底被「革」掉之後,精神飄蕩,最後不得不依附於物質,追隨西方的功利主義和消費主義而去,那就真是「亡天下」了。如今,中國人還認識自己嗎?

西方文化支配世界

  反觀西方這五百年,則是波瀾壯闊。文藝復興之後,西方人重新發掘自己的力量,開出科學世界、技術世界、藝術世界、商業世界、啟蒙世界,隨著工業革命、新教倫理之後,資本主義、帝國主義、殖民主義登場。西方人開始支配世界。到了二十世紀,西方人控制了全球五分之三的土地與人口,四分之三的經濟生產。(資料引自Niall Ferguson《文明Civilization》)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雖然出現一些逆轉:社會主義、共產主義一度刺激人們的視野,但如今除了政治意識形態尚有分歧之外,其發展模式、工作、生活、教育、購物、享樂,全世界都沒有甚麼不同。從文化角度看,西方文化已經「普世」了。人們吃的、住的、穿的、看的、學的、享受的、甚至信仰的,都很一致了。中國文化如果還存在的話,究竟存在於何處?

  只有政治上中國還在苦撐:不願意接受西方民主。所以許多中國人,就像民國初年的留洋知識分子一樣,拼命宣揚西方文明的偉大,希望把中國這一座最後的堡壘攻下,以達至西方式的世界大同。

  雖然,中國現在的政治形態也不是中國傳統,而是「中國式的社會主義」,有點不倫不類,但至少還有一點民族精神。幾千年的大國,不管如何風吹雨打,老樹盤根,總要生存到最後。死,也要悲壯。豈能像那些沒有脊梁的人,敵人影子未見便望風而逃?

五百年的變動

  在此,我們必須超越現實力量的對比,超越政治、經濟的運作方式,甚至超越西方學術霸權的話語,我們纔能找到自己的空間。不要以為西方很強大,應看到它「強大」的根據。孟子說:「彼一時也,此一時也,五百年必有王者興。」五百年前,西方解放了人,上帝開始隱退。人登上了時代的舞台,相信發揮自己的力量就可以創造人類的幸福,這一個力量就是理性的力量。的確,如今西方文化的種種成就,哪一個不是出於理性的創造?科學、科技、產品、互聯網,乃至政治制度、經濟投資、企業管理、學校教育、社會福利……都由理性安排。我們能不聽它的號令嗎?偏偏,理性如此強大,如此無遠不屆,卻解決不了人的墮落問題、社會的腐爛問題。為甚麼?追求生產力的上升,追求財富,追求自己的安全,最後追求權力,然後彼此衝突、結黨、爭鬥、內耗,物質雖豐,下一代卻無比虛無。這是你要的世界嗎?五百年過去了,西方也陷於困局中了:經濟危機、政治危機、社會危機、生態危機、人自身的危機……卻沒有產生「王者」。

  依目前民主社會的運作,西方根本不可能產生「王者」。「王者」是少數之少數,民主是多數之多數,兩者絕異。依民主的遊戲規則,我愈來愈發現:最能登上高位的,不是庸才便是騙子。(眼前的例子就是美國共和黨總統競選人Donald Trump,雖然口沒遮攔卻在初選中贏得最多票數。)為甚麼會這樣?讀者思之可知。 由此可見,理性所提供的知識、技術、制度、規則、價值觀念,都沒有甚麼永恆性,遑論普世?反而因為它的不穩定性,導致一個又一個的危機。

誰是理性的主人?

  原因在哪裡?就是因為理性只是一種能力,它要隨目的而使用。它是服務性的東西,它不是主人。

  那麼誰是主人?誰使用理性?沿此反省,我們可以發現人生命中許多隱秘的東西:人性、獸性、防衛性、侵略性、貪婪性、恐懼性、局限性、不穩定性……也許,這些都是本能,自我的本能。你可以諉諸生理基因。

  但人若停留於此,只看見生理結構,則人便沒有希望。生理本能決定一切,理性只是為它服務。所以我常說:民主只是慾主,如果人不覺醒的話,民主有甚麼用? 覺醒,便要看到人生命中還有一股自我要求、自我超升的力量,自內而起,不要依賴任何人。一切外力都是條件性的、偶然性的,不能保證你得救。

  這是甚麼?這就是孔子所說的「仁」、孟子所說的「善」,我釋之為「性情」。性情的力量人人自具,但要你深入體會,纔能發見。

生命的真正主人

  那纔是你生命中之主,絕對的自由,不為任何外力所轉。

  它要求你成長、要求你承擔、要求你同情別人,要求你付出不計較。它讓你走出生物性的個體,把生命提升到一個更大的空間,看到社會,看到歷史,看到前人的努力,看到文化創造者的心;「為仁由己」,然後看到一個為一切人的精神所嚮往的世界。

  那就是孔子所寫的《春秋》,歷史必須走向一個理想世界,纔有意義。

  重要的不在內容,而在體認。唯有在此嚮往下,你纔能化解你的本能、你的自私的個人慾望,逐步轉化你的基因,同時扭轉西方文化所帶領的絕路。

  二〇一六年的〈震卦〉,是不是有此震動?驚雷之下,破舊立新?只有通過歷史的覺醒,我們纔能明白卦辭中所說的「笑言啞啞」。現代人常說:沒有免費午餐。那麼,我們也不應該白受痛苦:付出代價之後,能否得回領悟?

  聯曰:

     丙日中天 群魔現影
     申年受命 志士登場

 

→下載全份《法燈》

→返回首頁
→返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