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壞事變成好事
──對香港「佔中」的反省

霍韜晦

(原刊《法燈》390期,2014121日)

  「佔中」這一場鬧劇,無中生有,雖未完全落幕,但明眼人已看出:已近尾聲,拖下去已無意義。也許政府想採取較和平的手法處理,讓佔中者自行散去,所以警方只是駐守現場,並未徹底執法。雖然法庭已經三令五申,佔中者應該交還道路的使用權予公眾。但佔中者既然「抗命」在先,也就不怕違法在後。沒有任何成果,他們不甘就此罷手,於是拖拖拉拉,欲去還留。

「佔中」是政治鬧劇

  這是政治:大家都明知是一場鬧劇,但卻代表著兩個集團和兩種意識形態的角力,那就不能掉以輕心:表面上是學生運動,但躲在暗角的策劃者、挑撥者、傳訊者和趁機騎劫者則不知有多少,所以參加者品流複雜,有激烈分子、有港獨論者、有無所事事的看熱鬧者、還有支持學生的家長、甚至雙面人、黑社會,各懷鬼胎,大家都藉著一個看似非常合理的爭取「真普選」的口號來滿足自我。這也就是佔中集團內部為甚麼有那麼多的派系和勢力,各不相屬、各說各話、沒有一個真正的領導者的原因。「沒有人代表我」,許多佔中者都這樣說,顯示了這場運動的自主性、複雜性和隨機性,所以在思想上、策略上、和行動上,大家都不一致。例如在應否使用暴力衝擊政府機關的問題上,便很清楚的分為兩派。   

弱勢政府不敢嚴肅處理

  按理,這樣的「烏合之眾」不難瓦解,但為甚麼拖延兩月,政府仍然不知所措?雖知佔中者不只「佔中」,還佔領多個商業區和交通要道,影響民生、影響秩序,公然犯罪、藐視法紀,許多市民都忍受不了,出而與佔中者對罵,使現場氣氛極為惡劣。但警察只是勸市民不要走進高危之地,並未積極處理。也許政府就是等待民意逆轉,讓市民看清楚佔中者的面目,號稱爭取民主的人為甚麼會變得那樣橫蠻,唯我獨尊。

  在策略上,政府這種「冷應」不失其高明,但卻沒有負起及時維護法紀、維護公眾秩序的責任。坐看亂局,縱容破壞,畏懼某些自以為公正的傳媒,自己反而投鼠忌器,不敢嚴肅處理,真是威信何在?習近平要求梁振英「依法」,十分恰當。為政者豈能首鼠兩端,遲疑莫決?

  由此可見,佔中者是掌握了政府的弱點:回歸後,政府一直處於弱勢,許多政策未能對應人心,累積了許多民怨(若扣緊此義,則「佔中」與其說是爭取民主,不如說是民怨爆發),在公共事務和核心價值上尤其失去話語權,一直挨打。就像這次「佔中」,在佔中者一波一波的攻勢下,政府完全陷於被動。一味呼籲佔中者理性,無異對牛彈琴。

「佔中」犯甚麼錯?

  其實,佔中者一開始已經犯錯:

  一、「佔中」沒有充份理由,為甚麼一定要「佔中」呢?以為佔領代表香港價值的中環,刻意打擊香港經濟、破壞香港形象,就可以達到「真普選」的目的。這是一種玉石俱焚的做法,誰也沒有好處,而且意圖要脅,跡近無賴;

  二、爭取「真普選」沒有理由一定要一步到位,政府答允增加選委(提名委員會)人數,雖不理想,但已有讓步,可以再協商解決,不必劍拔弩張。比起英國治下,今天的香港民主已經進步神速;

  三、西方民主雖云具有普遍性,事實上已百孔千瘡,歐美社會不但經濟走下坡,人性墮落,政治爭拗無日無之。資本主義的畸形發展,造成公義喪失。人的孤寂、人的無助已十分可怕,大家都找不到方向,「自由」只是劣義,不能幫助你成長,只能加強自我放縱,和委過於人。這樣的民主,即使你有權向政府提出百般要求,有何意義?香港人盲目跟隨,不是很沒有智慧嗎?還以之為唯一選擇,不理現實,不管歷史,那是民主的原教旨主義者,只能算是迷執;

  四、為了爭取民主,而霸佔馬路,阻礙交通,影響全港市民的生活、工作和消費,為甚麼?你鬥爭的對象是香港政府還是香港市民?為了自己利益而使許多人受罪,這是不是一種「自私」?目的、手段都犯錯,既犯法又犯憎,還有甚麼資格做改革者?

  五、佔中者口口聲聲代表香港人爭取民主,這一個「代表」的資格如何產生?有沒有經過「普選」?誰任命你?根本沒有法理基礎。尤其是當民意調查已經超過八成反對「佔中」的時候,你們還戀棧甚麼?還不趕快撤退謝罪?可見只是意氣用事,自稱「民主」卻在幹一些極不民主的事,最後還使用暴力,如何服眾?太荒謬了。經此一役,相信香港人對這樣的「民主」一定印象深刻,清醒許多,以後再不會那麼容易受騙;

  六、「佔中」醞釀逾年,原來只是書生的躁動,並無周詳計劃,對參加者和群眾的認識並不足夠。「佔中」由「三子」發起,起動之後才發現許多乘亂而來的參加者各有算盤,代表各路人馬,他們根本不聽號令,自己行動。「佔中三子」很快就被邊緣化,成為芻狗。他們掌握不了群眾,帶導不了運動,反而幾個學生領袖更有能量。整個過程顯示了「佔中」的幼稚和不成熟,如果不是政府投鼠忌器,一再「忍耐」,「佔中」可以很快結束。

把壞事變成好事

  不過,儘管如此,「佔中」對香港來說未嘗不是一件好事,對中國尤有啟發。為甚麼?因為香港被西方民主困擾甚久,弄得兩面都不是人。現在好了,可以讓香港市民「見識」一下西方民主的真面目,原來是如此空疏、粗暴、簡單、淺陋,甚至矛盾、獨裁、衝動、情緒化。這樣的民主:怎能解決複雜的社會問題?只有不斷爭吵、內部不斷分裂,最後一定是訴諸暴力。這樣的結局,歷史已屢見不爽,豈能再犯?須知人類歷史已有幾千年,孕育出無數文明,各有精采,亦各有特色,決不能只聽三百年前配合資本主義初興時提出來的民主而隨之起舞。時代已變,歷史已變,當日的民主已功成身退,今天的民主已變成潘朵拉(Pandora)盒子的細菌,如瘟疫一樣,傳到哪裡,哪裡就會自相殘殺。所謂「愛與和平」只是包裝,在理論上不堪一擊,在事實上更是大量反例。如何克制人的私心和權力欲,也許才是根本。這只有通過東方的人性教育和道德教育才有可能化除,民主的人權理論是沒有辦法的,只有把問題弄得更糟。希望通過這一次的「佔中」,香港人會清醒些;中國也會清醒些,如果要行民主,不要再行西方那一套。把壞事變成好事,通過對西方民主的反省,也許我們可以創建出優質民主來:先從事教育工作,但不是西方的那種只講知識、只講技能、只講市場的教育,也不是只服從政治需要的短視的國民教育,而是性情教育,亦即承繼孔子的教育理念和教育方法的教育,從根本下手。 翻新孔子的六藝,師其神髓,從小開發孩子的向上之情,孩子自然會健康成長。人的品質提升了,民主才有基礎。

  從世界大勢的運轉上看,歷史將站在中國這一邊。百年不遇,千年不遇,如今遇到了:數百年來中國所受的屈辱、創傷,一直懷疑自己的文化落後,欽羨西方文化,如今總算看清歷史,西方有些路不能走。「佔中」的鬧劇,讓我們更了解和更珍惜自己的文化,知道怎樣重新思考、重新起步。

  《易》曰:「天下隨時」。青年是可愛的,有朝氣的,但必須教以正道,認識歷史。   

一四年十一月廿八日

  

→全份下載
→返回首頁
→返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