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過《香港知識分子何在?》,不可不讀本文。

蒼天灑下熱淚,眾生何以相煎?
──「雨傘」是革命的符號嗎?

霍韜晦

(原刊《法燈》389期,2014111日)

「佔中」是愛與和平的行動嗎?

  「佔中行動」打出 「愛與和平」的旗號,鼓動群眾(學生)佔領中 環,結果他們不但佔領了中環,還佔領銅鑼灣、佔領尖沙咀、佔領旺角……香港最繁盛的商業區都叫他們「佔領」完了。

  聲勢浩大,一時無兩。

  我看到很多人鼓掌,送上無數讚美的言辭。

  但這是「愛」嗎?阻塞交通、架設篷帳、破壞公共秩序,首先影響的是升斗市民。為甚麼要這樣做?能說出一個理由嗎?如果要挑戰政府管治,爭取公平,那麼用對話方式或法律途徑吧!不要對其他市民不公平。這是「和平嗎?為要一下子達到自己的叫價(即所謂真普選)而集結群眾,衝擊政府辦公大樓,導致警察要擲出催淚彈以驅散群眾(這一點被認為過 份使用暴力,但維持秩序是警察天職),還引致「反佔中」與「佔中」人士對罵、衝突、打鬥,場面激烈,各不相讓。

  香港,是徹底地撕裂了。

  我很擔心:一旦彼此傷害過,仇怨就會加深。若無善法處理,撕裂將會擴大,香港永無寧日。

民主不應變成霸權

  本來,自視為推動民主的一方,按理,是應該依從理性原則、運用溝通理性,如哈伯馬斯(J. Habermas)所說的互為主體性(inter-subjectivity),以具體行動來進行溝通。因為真理不 是在經驗的客觀事實那裡,也不是在抽象的理念中,所以必須通過雙方的「溝通」來達成共識,而不是採取暴力或宣稱真理在我。香港民主派顯然是違反了自己的基本立場,把民主作為原教旨主義式的信仰,拒絕聆聽不同意見,這就不能認識不同社會、不同地區、不同文化、不同民族的特殊性和差異性,亦即不能尊重別人,一定要以我為主,這就變成民主霸權。當民主變成「霸權」,還是「民主」嗎?

  街頭政治,對青年人,乃至對現實不滿的人有巨大的動員力,但街頭政治能解決問題嗎?除了躁動之外,除了對碰、對撞之外,能平心靜氣地討論問題嗎?政治問題那麼複雜,牽一髮都會動全身,哪裡可以通過幾句口號就能達到目的?

  更嚴重的是,街頭政治本身含有暴力因素,一旦升級,後果非常嚴重。所有人,包括無辜市民,都會付出代價。

  也許,人不流血,不知危險;但一旦流血,香港就會進入另一時代。是禍是福,將考驗香港人的智慧。

民主不是一天建成

  回顧歷史,民主從來都不是一天達成的。即使在近代民主發源地的英國,最先享有投票權的都是有錢人,後來逐步開放,到一戰前(1914)有資格的選民亦不過佔總人口的30%。戰後(1918)由於需要婦女參與工作,她們才開始擁有投票權。直到二戰後,1948年,才實現普選。在美國,南北戰爭後憲法雖然賦予黑人有投票權,但南方州政府則以種種手段阻止其實施;一直到1965年,即半世紀前,通過「民權法案」,黑人才真正獲得投票權。華人等少數民族亦然。

  其實,擁有投票權又如何?若社會分裂、族群爭吵、各階層、各集團、各政黨利益衝突,社會還是不安。大量事實表明:半世紀以來,民主在全球推動的結果,如中東、如非洲、如東南亞(包括台灣)、如南 美,都沒有好下場。唯一例外的是新加坡。但新加坡的管治模式還是被批評為「不民主」。新加坡沒有強大的反對黨,政府的權力欠缺監督。

  歷史會作出見證:為甚麼民主在一些政府管治能力比較脆弱的地方會造成動亂,政治失序、經濟陷入困境。那是因為推行民主的基礎不足,條件未備。我們姑且假定民主是最神聖的理念,有普適性,但社會上的各黨派、各階層、各集團、各組織都在那裡爭權奪利,各逞詭計、造謠抹黑、收買人心,民主便會被利用,高貴的理念內藏污穢,由此所帶來的民主並非民主,相反是製造另一場悲劇的開始,社會嚴重倒退,走向分裂。分裂再分裂,結果唯有獨裁,否則無人恢復秩序。這在歷史上,已屢見不鮮。

可以有優質民主嗎?

  那麼,甚麼樣的民主才會健康呢?我個人對此問題思索已久,在十多年前我已經提出「優質民主」的概念。我認為民主的運作若只是訴諸一人一票的普選,那是太簡單,只遵守「量化原則」。這是一種平面化的思維,沒有顧及質素。甚麼是質素?那就是投票者的胸襟、氣度、智慧、眼光、和道德修養。《易•繫辭》說:「苟非其人,道不虛行。」你是甚麼樣的人,就會說甚麼樣的話,和做甚麼樣的事。換言之,投票的人也必須是有一定的素養,他投出的票才會公道,才會顧及他人,而不會只為自己利益。不幸,在今天民主比較成熟的國家,如英美,也做不到這一點,政黨利益還是高於一切。

  也許有人說:民主不應該設限。我要鄭重表明的是:這不是設限,而是提升民主的質素。若要國家穩定、社會和諧,那麼先推行民主教育,不只是民主程序、議事規則的教育,還應該包括品德教育、性情教育、歷史文化教育。當年孫中山提倡民主,也說先有訓政,才有憲政,可惜他齎志以歿。總之,現在我們推行民主,必先了解民主是甚麼?它的來龍去脈,它的設想,它的盲點,它在各國歷史上實踐的經驗,它的流弊,都應該知道,我們才不會盲目追隨。

  曾經寫《舊制度與大革命》一書的法國人托克維爾(Tocqueville, 1805-1859),此書大陸最近一 再翻譯,很受注意。其實其成名作是《論美國的民主》,更早面世(1835年)。他強調美國民主憲政的 成功,是有賴於其清教徒所培養的心靈習慣(Habits of the Heart)。這話說得很好,所以民主必須在日常生活中落實,以成為建構民主的社會基礎,也就是先決條件。在某一層面上說,我的「優質民主」也是如此,不過是更強調中國文化的元素,指出必須以儒家的性情教育為前提。詳細請參閱我所寫的《優質民主》一書(法住出版社,2013年)。

  總之,人若無修養,若無聆聽別人之心,乃至明白別人、同情別人的理據,民主將變成自我封閉、唯我獨尊;民主變成「我主」(以我為主)。

愛在哪裡?

  「佔中」既然講「愛與和平」,但又要佔領道路,佔領繁盛地區,把小市民變成鬥爭對象,「愛」在哪裡呢?「和平」在哪裡呢?。由於「佔中」開始的那一天恰巧下雨,許多人撐起了雨傘。外國傳媒於是稱此為「雨傘革命」,為「佔中」製造一個符號,推波助瀾。於是,香港人便採用了,卻不明白演繹錯了:這不是革命的符號,而是上天的悲痛:為甚麼人與人之間、不同政見者之間會互相傷害?大家都是香港人,都是中國人,都是人,為甚麼不能和平地解決?

  後記:前幾天(本月5及6日),新加坡藝術學院音樂廳舉行了兩場「性情歌曲音樂會」,許多歌曲都打動了來賓的心,無數人下淚。我也很有感觸。其中一首是這樣的:

  

誰會關注明天(歌詞)

誰會關注明天
我們只有今天
今天,還有時間
大家趕緊瘋癲

瘋癲,瘋癲,瘋癲!

瘋癲毀滅世界
世界回到從前

* * * 

世界回到從前
文明化作飛煙

飛煙,飛煙,飛煙!

相逢只有野獸
洪荒獨對蒼天
蒼天灑下熱淚
眾生何以相煎?

相煎,相煎,相煎!

  

愛是付出,和平在心。謹以此意,望港人細思。

  

一四年十月十日

  

〈誰會關注明天〉2010年香港大會堂演錄影片
http://www.youtube.com/watch?v=W9eU7kaA7XU

→全本下載
→返回首頁
→返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