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耀人生,接上傳統
──法住三十二年會慶感言

霍韜晦

(原刊《法燈》385期,201471日)

法住的信念

  法住,是文化永不死亡之「住」。32年來,我們走過一座又一座的高山,浮過一片又一片的海洋。沒有甚麼資源,只有一個信念:就是相信深藏於人類內心的性情,一經開發,必然可以發出無窮力量,讓生命得到成長、突破,甚至脫胎換骨。這原是中國傳統文化儒釋道三家的共同睿見,可惜沒有多少人知道。中國文化失落已久,被打倒、被批判、被錯認、被揚棄,已經超過一百年,有多少人還能知道它的價值呢?

  法住想重開教化之門,上接孔孟釋迦,下應時代迷茫。可惜香港這個地方空間太小,香港人都是為衣食奔波,無心聆聽,也不明白為甚麼要學這些古老的東西。雖然我們已經費了大力,做了許多返本開新的工作,化繁為簡,但仍然未為這個社會了解。32年來,不斷有人問:法住是做甚麼的呢?這一問,讓我們感到羞愧。我們以為自己很有成果,原來沒有多少人明白。這的確是個荒涼的時代,我們不斷把心血灌入沙漠,所得的結果可能是零。許多人說我們一廂情願,勇則勇矣,卻不知道時代已變:在這個功利主義的社會,只有利益的爭奪,誰還會關心生命成長文化呢?何況香港歸屬英國已久,和中國心態上有距離。香港人喜歡擁抱西方價值,也不願意花時間讀讀中國歷史。

法住的艱難

  在這種情形下,法住事業倍見艱難。我想起孔子在陳絕糧的故事:弟子們都很不忿,但孔子仍然弦歌不輟。這是孔子的自信,他不是信他自己,而是深知歷史,知道他所宣揚的文化不只在現實上有撥亂反正之功,而且在歷史發展上有不可拒絕的價值。現在,時代已證明孔子是對的,孔子死後五百年,在經歷了百家的挑戰之後,終於在漢代成為經學。

  經學,可能有人認為這將使儒學變得政治化;其實不然,它是代表儒學有它真實價值的一面。戰國時候,大家都問:「天下烏乎定?」孟子說:「定於一。」而且指出「不嗜殺人者能一之。」這就是性情,人內心的秩序之根。

  兩千多年來,儒家思想盛極而衰,由經變史,而且是被扔棄了的史。五四時代,中國新興的知識分子無不把國家落後歸罪儒家,必欲去之而後快。這是犯了左傾盲動主義的謬誤,並未好好地讀書,亦未好好地思考。試想:儒家幫助我們立國,垂憲二千多年,在世界上找不到相同例子,這足以證明它的生命力。誠然,儒家亦有其僵化的時候,但世界上有哪一支文化,發展至極沒有僵化的呢?今天號稱有普遍價值的自由和民主,不是同樣僵化嗎?許多政策虛有其表。政客討好選民,目的在竊取權力;四、五年一選,眼光不可能長遠。不過,問題其實不在制度設計,而在從政者有無這種性情,能夠維繫斯文於不墜。否則,多麼莊嚴的理念,多麼精密的設計,也會被污染。

大開大合的時代

  今天,我們所面對的時代的確跟過往不同了:今天是人類再一次經歷百家開放的日子,世界各大文明重新匯合聚首,是大開,也是大合。彼此距離那麼近,誰也不可能視而不見;其中有衝突、有矛盾,但也有相應、相通。用中國春秋、戰國的格局來看,很有啟發:你說中國的處境是齊?是秦?是楚?是晉?四百年的爭霸,打出了秦帝國,但秦王朝只有十五年。所以,甚麼是成功?成功只是剎那的假象。像秦帝國一樣,成功無法掩蓋它的失敗。

  這使我們獲得一種智慧:勝負不是一夕之間。一切理論就其初心來說,都是想解決實際問題,但其有效時間的長短才見真章。康德在十八世紀曾經提出一個永久和平的辦法以解決國與國之間的爭端,此即國際法與國際法庭的設立,大家守約。但有效嗎?誰會聽從?二次大戰之後成立了「聯合國」,但「聯合國」能解決國與國之間的衝突嗎?其實國與國之間的衝突,涉及文明與文明之間的衝突,若能考慮到一切文明的起點都是性情,則彼此的尊重和理解便不是不可能。孔子發明此義,今天法住同仁所努力的, 也是希望能重揚此義。和平,總要在人心中有根,而不是利益的計算。

甚麼東西才是永久?

  所以,甚麼才是永久?只有懂得相處、懂得相愛,才是永久。《易經》說〈恆卦〉,甚麼是「恆」?就是「剛柔皆應」。這就揭示了一個彼此相感相應的相處原則。人若能放下成見、私見,先考慮別人的存在,相處自然融恰。在政治上能「禮讓為國」,民風自然淳厚。

  保護自己、向外佔取,這原是一種生物本能。但人畢竟發展出只有人類才有的性情文明,這就不同。不要讓文明走上錯誤的道路。像資本主義,鼓勵人人追求自己利益的最大化,這和政治上的獨裁一樣,最後一定互相鬥爭,關係破壞,冷酷無情。

  有關文明的大問題,我們今天不可能講太多。法住並非政治團體、商業團體,我們關心的是「法」如何久住?即人類辛辛苦苦創立的文明如何可能不死,造福後人?那就要分清文化的內涵,文化所指向的價值理想,然後從生命中學習,以生命的成長去加以體認,你才能知道自己要做一個甚麼人?要成就一個甚麼樣的價值?把文化回歸自己,把成長回歸自己,這樣才能從生命內裡透出光芒。這樣,生命才沒有白過。薪盡火傳,此中即有永恆。

  法住32年的道路,有很大部分就是從事這種生命教育、性情教育,我將之稱為喜耀事業。目的在喜耀人生,接上已陌生、已棄置的傳統。正是:

喜有人間傳絕學,
耀從內聖出千陽。
  

→全本下載
→返回首頁
→返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