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代的青(少)年是如何成長的?
──附論現代教育的錯失

霍韜晦

(原刊《法燈》384期,201461日)

  繼去年三月,香港接連發生兩宗親子殺害父母的事件,震驚世界之後,今年五月,台灣亦發生一宗一位在基督教大學讀書的學生,在行 駛的列車上狂刺乘客,造成四人死、廿四人傷的慘劇。據傳媒報導:行凶者不但全無悔意,而且說:如果他父母在場,也照殺不誤。更 令人心寒的是:一名十九歲少年,到看守所申請與凶手見面,不是想勸告他,而是想向凶手拜師,說他自己「也想這樣做」。真是可怕 !超乎了正常人所理解的能力。

  不是嗎?行凶者家境富裕,不愁衣、不愁食、不愁教育、不愁沒有人愛。他考進的基督教大學,事後還向他發表愛的宣言,但他無動於 衷。他只想「幹大事」,模仿電子遊戲中的殺人英雄。他的成長經歷,與香港犯案的疑凶很相似。

世界性的「失常」

  所以,這不是「台灣發生了甚麼事?」的問題,事實上全世界都是如此:就在前幾天,即台灣凶殺案後不久,美國同樣發生一宗一個還 在加州大學讀書的學生,先用刀刺死三位同居的室友,再用槍殺死在宿舍外的女同學和街上行人,造成七死十三傷的局面,再一次震動 全美。據外電報導:凶手是因為自卑,沒有朋友,想認識女孩卻被拒絕,於是產生報復心理,在網上宣告「要懲罰所有人」,然後「你 們就知道:我才是男人中的男人。」動機如出一轍,可見完全反映出這一代青少年的成長問題。

  如果再找例子,不必太遠,差不多同一時期,加拿大、英國也有。四月中,加拿大卡爾加里市(Calg a r y),一個廿三歲、大學剛畢 業不久的男子,揮刀殺死五位參加學期結束派對的學生,而在英國約克郡,也有一位快要退休的女老師,被一個十五歲男學生在課室當 眾用刀插死……

  這些都是最近發生的事,事實上這樣的悲劇近年來都不斷發生。也許太多,已經使人麻木了,甚至認為是理所當然的了;不然,有甚麼 辦法呢?走在街上,只祈求自己不要碰上這些突然變臉的人。

  由此可見這個社會已經扭曲到甚麼程度?把失序、失德、失教、失常, 視為「正常」,因為不是一個地方如此,全世界也是如此。

犯罪者的合理性

  但是,我仍要說:事實如此不等於合理,更不等於與我無關。事實命題不等於價值命題,事實如此並不代表價值上也應該如此。黑格爾 (Hegel)說:「存在的就是合理的」,但這句話不能濫用,否則我們對當前現象就看不到它的矛盾和不合理之處。動力不來自客觀面 ,而來自主體, 來自生命。人的可貴,就是在事實之前,特別是悲劇之前,能有反思;不過反思要深,不要只看事情的表面,不要只 計較自己的得失,否則在「公平」的幌子之下,你只覺得自己是受害者,就像我們文首所舉的行凶者一樣,永遠諉過他人。結果反而是 埋怨父母、憎恨權威、討厭政府,乃至一切不合我意的人……這樣的「反思」有用嗎?沒有,只有把自己推入深坑,與這個世界的距離 愈來愈大。

  當錯誤的、扭曲的心理形成,亦即佛典所說的「迷執」已深,便九牛莫挽,走不回頭,最後一定在自我爆炸中完成其魔道。人如此、家 如此、國亦如此。在人類歷史上,多少慘痛不正是出於人對發展的道路、成長自己的道路的錯認嗎?資本主義、共產主義、民主主義、 自由主義……此起彼落,誰沒有錯認了?若發生於個人,年紀輕輕,你尚可以為其痛惜,但如發生於整個國家、民族、社會,便可能造 成遍地烽火,生靈塗炭,文明殞落。前人辛辛苦苦的創造,到我們手上守不住了。

時代的荒謬

  要守住文明,珍惜每一個生命,須要歷史意識、文化意識;不幸,在我們今天所生活的時代、所生活的社會,包括學校,最缺乏的正是 這些意識。人人熱中於政治,因為爭的是自己的權益;人人努力於經濟,因為要提升自己的生活水平。由於這些都是「自己的」,所以 不能讓步。我記得克林頓(Cl i nton,美國第4 2任總統)到北京大學演講:甚麼是民主?說民主就是不要讓國家以國家的名義拿走你 的自由。很煽動,但也暴露出美國文化的核心就是自我利益至上,所以順下來一定是不知有人、不知有家、不知有國,更不知人類的歷 史文化的發展是為了甚麼。人人都只有自我,只有眼前得失,只有自己的世界,走不出自己的壁壘;只從一孔中看世界,非常狹隘、非 常封閉、非常偏執、非常自以為是,所以才有這些恣意傷害別人以滿足自己,以爭取公平的心理。

教育的顛倒

  這些心理出自本能,自我防衛的本能和渴望別人欣賞的本能,原來,教育就是要化解這些本能。可惜,現代教育不但沒有化解這些東西 ,反而助長之,教他們成為競爭的工具,以便在生存的機遇中獲勝,得到滿足。為甚麼教育會這樣顛倒?因為教育已經忘記了自己的神 聖責任,出賣自己,為市場服務,為政治服務,為資本主義服務,為這個時代的功利意識提供彈藥。人的質素自然向下。沒有遠大的、 健康的、光明的、正向的目標,這些悲劇就會不斷發生。誰能挽救呢?

  我們的孩子就在這樣的環境中長大,冷漠、自私、封閉、逃避,躲在電子遊戲的虛幻世界,和別人沒有交流;即使有說話,也不懂得相 處,更不懂得開放、體諒、同情、付出。一切在人類歷史中好不容易培養起來的高尚價值,今天已蕩然無存。

  現在,人類社會所有的弊病都已經出來了,我們身為成年人、身為家長、身為歷史文化的傳承者,我們怎麼辦?挽救孩子,還是挽救文 化?指責社會,還是反省自己?

  

→全本下載
→返回首頁
→返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