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則相親,異則相敬
──二○一四年元旦感言

霍韜晦

(原刊《法燈》379期,201411日)

  去年元旦,我曾經寫過一篇獻辭,題目是〈我們都要覺醒〉。一年過去了,香港人顯然未有覺醒,世界也沒有覺醒。

  在香港而言,是政治矛盾日益尖銳。隨著政府內部用人的錯失,高官下台事件接二連三,使原來已經脆弱的認受性更受打擊。在反對派的策動下,政府的任何舉措幾乎都被反對,或惡意加以曲解。大家各走極端,看不到中間有調停、妥協的力量。反而為了爭取自己利益,各方勢力紛紛走上街頭,抗議不絕。警方執法,卻經常被市民辱罵(如林慧思老師事件)。這樣下去,香港社會將嚴重分裂。

  香港已變成一躁動城市,或抗爭城市。事事抗爭,還可以安居樂業嗎?香港往日的秩序、人情,市民的安分守己,是一去不返了。

  難怪中產人士又再興起「移民潮」,連宣佈有意出售旗下零售業「百佳」、「屈臣氏」的李嘉誠,也被人冠以「撤資」之名。李氏後來鄭重否認撤資,並收回出售計劃,但事件已反映出香港人心之脆弱,反應極其敏感。

  關鍵是政治。自從香港回歸,一國兩制,這把雙刃劍如能舞動恰當:應一國時一國,應兩制時兩制,收放自如,則何愁眾議?所謂「來如雷霆收震怒,罷如江海凝清光」(杜甫《觀公孫大娘弟子舞劍器行》),若有此功力,自然可使「觀者如山色沮喪,天地為之久低昂」。可惜十多年下來,特首換了好幾任,似尚未掌握其玄機,結果傷人亦自傷,悲夫!

  香港如此,世界亦不好過。過去一年,美國經濟經歷了最嚴峻的考驗,為了削減開支,和提高債務上限,民主、共和兩黨纏鬥不休,導致聯邦政府癱瘓十餘日,八十萬公務員被迫放無薪假期。更嚴重的,是美國的經濟靠不停印鈔(QE)解決,推高物價,這無疑是對全世界不公。美國不自己承擔責任,反而加強監控全球電子通訊,尤其是竊聽各國領導人的電話,以世界警察自居,非常虛偽。表面講人權、民主和自由,實質上視異國之人權為無物。中情局前僱員斯諾登(E.Snowden)毅然逃離美國,向世人揭發美國政府的兩副面孔,震撼全球。但這又怎樣?美國就是如此橫蠻。

  大國如此,小國亦見獵心喜。爭權爭利,不恤人命。如敘利亞,如埃及,如泰國,如北韓,如非洲,雖未遍地烽煙,卻也鶴唳連場。總之,世界並不安全,人民已無樂土。香港人要移民,不過是圖一時之苟安吧了。

  今日全人類的問題,是思想沒有出路,精神沒有出路,沒有哲學可以安身。政治家施政沒有理念,教育只為職業服務。大家都被現實綑綁著,見一步行一步。人無遠慮,必有近憂。生存的壓力太大,經濟變成是唯一重要的事。全世界的領袖都在解決經濟問題,如美國失業人口達到一千二百萬,歐洲更達四千八百萬,怎麼辦?日本迷失二十年,現在亦學美國,拚命印鈔;但卻野心勃勃,要奪回「強大的日本」。中國則聲稱繼續進行改革,希望糾正多年來積壓下來的問題。成績如何?大家正在拭目以待。但是,即使全球經濟有起色,也不等如人類有救。因為經濟發展的前提,就是增加消費,生產巨輪只有運轉更急。一方面製造更多的垃圾,一方面消耗更多的地球資源,生態環境肯定更惡劣。

  這是死亡之路,我們大家都走在死亡線上, 總有一天同歸於盡。不過,在死亡來臨之前,我們仍然要為自己的利益爭鬥。即使死,也要讓「敵人」先死。

  其實,「敵人」在哪裡?只是因為自己要活,就把競爭者標籤為敵人。為了守護既得的或未得的利益,便不能不傾全力以鬥。這樣下去,人類社會焉得安寧?只有愈來愈混亂。

  講到底,這是文化問題。人類五百年來所走的路,正是由資本主義帶動。資本主義肯定人有爭取自己利益的最大化的權利,所以必然維護個人自由,並賦予人權之名,使其成一神聖之價值,由此而組成民主社會。這一套觀念在近代歷史上席捲世界,所向披靡,當然有其某種的合理性,但並非絕對的合理性。正如中國文化一樣,以性情、仁義為根,開出人文社會、道德社會,但亦在帝國的政治架構中備受摧殘,在尚未與西方帝國主義接觸之前已經崩潰。

  歷史不以一時之成敗論英雄。中國的漢唐盛世,西方的羅馬帝國,今天已成陳跡。二次世界大戰前,日本和德國都不會想到它們會失敗,而戰後蘇美兩大陣營也曾經分庭抗禮,不會逆料自已分別遭遇到解體與衰退。

  這不只是治亂循環的歷史哲學,而是能過大川的必有真知灼見。治亂只是磨煉,「窮則變,變則通」,關鍵是深入歷史變化的眼光,找到動力。《易經》表面說是乾坤相摩,似乎委之於天命,或客觀變化,其實是順應人心,啟導人心,帶領人心。《易•繫辭》第十一章云:「夫易何為者也?夫易開物成務,冒天下之道,如斯而已。」明白此義,則聖人便可以「通天下之志,定天下之業,斷天下之疑。」

  此中所說的人心,當然不是資本主義所說的那個關心自己利益的心,也不是佛洛依德所說的自我與性本能。若停留在這一個層次,便把人變成經濟動物,或屈從於本能欲望的動物,文明死矣!

  由此可知,今日為領袖者,必須高瞻遠矚。古人所謂登高望遠,始知來龍去脈。西方人為甚麼能發展出科技文明,挾此稱霸世界?引動全球追隨,大家都要提升生產力。但這一條路是禍是福?尚未看清,便已「愛惡相攻而吉凶生」,可見其險。綿延成勢,人類如何回頭?中國文化對此本有洞察慧解,但扼於現實,未能暢發其潛德幽光,反而被棄如敝屣。世人不能覺醒,如之奈何!

  以我之見,世界文明走到這一步,必須重新反省。中西文化各擅勝場,但五百年來,如兩圓背向而動,升沉之間,相輕而不相敬,致誤會重重。今天是全球化時代,不只經濟全球化,文化亦應全球化。正如香港應回歸中國,中國應回歸中國文化,則世界亦應找到共同的出路。《樂記》說:「同則相親,異則相敬」,我們可以拋棄成見,停止爭拗,回到原點,在民族共生的大前提下,再向上提升嗎?

  否則,二○一四年只有更多摩擦。

→全本下載
→返回首頁
→返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