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情教育指微
──孩子健康成長的竅門

霍韜晦

(原刊《法燈》378期,2013121日)

一、好孩子是怎樣教出來的?

  性情教育, 由我提出並予以實踐,粗略算算,已有二十年。從幼稚園、小學、中學、大學, 到成年人, 包括個人、家庭、機構、企業,在我力之所及,全方位推動;所思、所作、所為、所選,題材雖多,範圍雖大,無一不以性情為本。法住事業和喜耀文化在這段期間能得到飛躍發展,老實說也是拜性情教育所賜。

  遺憾的是,儘管在實踐上已有成績,但在理論框架上我還沒有做出系統性的詮譯,只寫出若干文字(1),或隨緣散見於其他論述中,焦點不突出,致有勞許多關心教育的人問我:究竟甚麼是性情教育?似 乎拿捏不著。他們的意思,是很想了解性情教育的內容、工具和教學方法,也想知道性情教育和現今體制內所強調的知識教育、技能教育,及至學位教育、專業教育有甚麼不同?它能幫助孩子成材嗎?能幫助他們在人生的起跑線上領先嗎?將來可以入名校嗎?有機會拿獎學金到外國升學嗎?畢業後可以覓得一份高薪厚職嗎?一句話,他們所關心的是孩子的出路問題,即使是成年人或企業家,也無例外。

  這是現實。我們的確被這個社會中的功利主義教育所害,弄得我們的思想非常狹窄。人生,難道只有一個目標:就是賺錢嗎?把自己變成賺錢的工具,以身發財嗎?

  這會把你的生命扭曲,把你可以產生的創造力埋葬。

  我記得在十四年前,我到羅定創立喜耀學校,開新聞發佈會。一位家長問我:「你把性情教育說得那麼好,孩子孝順,聽話聽教,但我關心的是他的成績:將來能上大學嗎?」言下之意,如果不能幫助孩子升學,甚麼教育都沒用。

  羅定雖遠,在廣東邊陲,但人的價值觀念卻與中心城市相當一致。

  如今十四年過去了,我的話已得到證明:喜耀學校畢業生考入重點學校年年都在95%以上。但我們功課不多,學生用不著補習;更多的時間是用在學其他東西:讀經、演劇、英語演講,每天都快樂學習,唱歌、跳舞不在話下。傳媒、電台都很好奇,不斷報導,各地慕名而來參觀的人絡繹不絕。他們都想知道:好孩子是怎樣教出來的。

  但若從性情教育立場,這些活動不過是題中應有之義。我有此自信,是因為我明白性情教育與孩子成長,乃至人才成長的關係。有因方有果,開發性情是主因。

二、何謂性情?

  甚麼是性情?

  從教育立場,了解性情不須從經典文獻或歷史詮釋下手,那是概念知識。而且是引發討論和爭拗的知識。教育的對象是人,是孩子,我們當從人下手。

  孔子說:「人而不仁如禮何?人而不仁如樂何?」

  禮樂是人類文明的表現,但如果只是一套操作,即使純熟至極,而沒有人性,沒有人的真實感情在內,那不過是僵硬之物,毫無意義。孔子把這內藏的人性稱為「仁」,我則說之為「性情」。

  「性」是人生下來的狀態, 包括其先天結構, 生命就是如此存在。但人的存在和動物不同, 這不只是生物種目的不同,而是生命的內蘊和發揮不同。動物成長靠本能,人卻需要學習。學習使人開出文明世界、文化世界。孔子那麼重視學習,說「十室之邑,必有忠信如丘者,不如丘之好學也。」又說:「默而識之,學而不厭」、「發憤忘食,樂而忘憂,不知老之將至」, 就是因為「學」才可以使人成長,使生命有所突破,於是人有了全新的生活,但動物依然停留在牠的野蠻裡。

  學習產生創造,而不是模仿。你可以說這是理性思考的結果。西方人發現「理性」,西方文化的里程就是由理性推動:社會倫理、人文教養、科學知識、技術突破、產品設計、財富累積、民主政府、人權自由……無一不是理性產物,無一不是思考所得。

  但人為甚麼要思考?思考可以很累,不符合人好逸惡勞的本能。更嚴重的,是思考不一定為善,亦可以為惡。許多人為了滿足自己自私的目的,而不惜絞盡腦汁,用盡方法,甚至不擇手段,謊言欺騙,設計陷害。爭勝、爭寵、爭名、爭地、爭霸……無一不爭,理性結果成為爭鬥的工具。現代社會那麼殘酷、冷漠,就是全球競爭、人人競爭的結果。但可有人想過:我們為甚麼要這樣?如果理性只是工具,那麼誰使用理性呢?

  那就是你自己:你的心、你的原始動機。你想跟他較勁,還是想與他為友?你想滿足自己,還是想了解對方?一念之差,陰陽殊途。把「為甚麼」的問題問到底,你就會發現:原來你想你的生命開放,認識別人,不是為了打倒他,把他標籤為「敵人」,而是想了解他,通向他的生命;然後通過讀書、思考,明白道理,通向一個有秩序的世界、大家可以互相信守的世界。這原是我們自己的要求:生命要擴大、生命要成長、生命要開通:通向別人的思想,通向別人的心理,通向客觀世界,通向萬事萬物,通向科學知識,通向天,通向地,通向神……

  這就是性情。性是開放、情是感通; 性是生命、情是關愛;性是本原、情是付出;性是根基、情是超越:超越自己以通向廣大、高明的生命境界;包括運用思考,讓自己生命通向道理世界、真實世界、和諧世界、美與善的世界,讓生命全幅打開。簡言之,性是地,情是天。

  這是生命的秘密,生命就是如此。這也是人的秘密,人就是如此。

  「如此」便是性。「性」有獨存意義,哲學家稱之為「本體」;以其內在,有主體意義,於是又稱為「心體」。這些概念代表了某些人的思考,成為我們理解生命存在的符號,其實並不重要,反成為思維上的一種局限。為甚麼不放下符號,直觀生命呢?直接體驗生命,讓你看到的就是情,就是生命成長的動力。動力就是情,情就是性,性就是情。

三、性情如何開發?

  生命要求開放,要求與非我的世界相通。本身就是一種善意:它要打開自己、成長自己、充實自己、建立自己、創造自己、提升自己、完善自己。

  這是一種向上之情,是生命最寶貴的力量。能開發它,就能走上成長之路、創造之路。

  這絕不是達爾文所說的物種的適應環境的能力,以通過自然的淘汰(natural selection)。那太無奈,而且無法建立起愛的世界、美的世界、善的世界,精神也無法超升。人需要在當下的考驗中表現出自己的堅強和信念。這是志氣問題,而不是選擇問題。關鍵在平時教育。

  孔子說:「視思明、聽思聰、色思溫、貌思恭、言思忠、事思敬、疑思問、忿思難、見得思義。」(《論語》〈季氏〉)

  這就是「君子九思」。這個「思」不是上文所說的思考的「思」,而是要培養出一種良好習慣,讓我們在處理日常生活行為時,能有恰當反應,不會臨時失態,甚至犯錯倒退。例如「視思明」,「視」並非只是一種視覺活動,而是要看到現象背後所蘊藏的東西。孔子所謂「入其國,其教可知也。」一件小事都可以反映出整個社會,整個時代的敝病。所謂見微知著、葉落知秋,你有這個本事嗎?這就絕不是觀之以目,而是觀之以心了。同一道理,聽到人講話、政黨發聲,你知道他們的真正意圖嗎?伯牙鼓琴,子期便知道他意在高山,還是意在流水。知音其實是知心。

  至於「色思溫」、「貌思恭」、「言思忠」、「事思敬」等,是對自己的行為表現的反省和告誡。待人接物,自己表現出來的顏色、容貌、態度好嗎?溫和嗎?對人恭敬、尊重嗎?說話真誠嗎?行動認真嗎?全力以赴嗎?

  還有「疑思問」:人所知有限,必須虛心請教,學無常師;「忿思難」,指不要放縱自己的情緒,尤其是遇到挫折、誤會,有委屈感。這時候發洩很容易,但一定會造成傷害,所以要學習體諒,控制情緒。最後「見得思義」,這是非常重要的一關:當你獲得禮物、獲得讚賞、讚得意外之財,你會想到其中的合理性嗎?所謂「臨財毋苟得」,人有貪慾,很容易見利忘義,那就危險了。其實人生處處陷阱,自己修養未成,品格未立,很容易掉下去。孔子就是發現這一危機,所以一定要在平日養成良好習慣,遇到任何事情都不會訴諸生物性的本能反應,而是聯結到、提升到人的向上之情,讓他看到有更高的要求,有更高的人生境界,而願意控制自己的原始欲望、負面情緒,更願意主動學習,讓自己成長、過關。所謂開發性情,就是讓他感受到自己有一股這樣的力量。所謂「先存養而後察議」(朱熹語),這也就是養氣,養人之志氣;人有志氣,便會自尊、自愛、自力、自行。教師的角色,就是協助者、開發者、引導方法的設計者和整個過程的監督者、激勵者、總結者。

  這就是性情教育,希望這種教育能對現代人有所啟發。

  我們已經站在一個危險的時代了,不只人人爭利、爭權、爭名、爭位,而且國與國之間、集團與集團之間,爭市場、爭地盤、爭資源、爭霸……

  歷史正在徘徊向下,但沒有人覺醒,沒有人知道自己在做甚麼。人若不走出自己的局限,必然回到霍布士所說的自然世界:人人面對人人的殺戮戰場。你若關心你的下一代,就不要把他培訓成殺戮者。

注:
1 請參看拙著《成長的鍛煉》中有〈感通略說〉、〈天地唯情〉等諸文。
2 參看《一百萬也換不來一個好孩子》(法住出版社,2008),及《雲浮日報》
 自今年七月起對「性情教育」所作的十餘篇系列報導。

→全本下載
→返回首頁
→返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