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弦易轍,有待智者
──論香港急需治港人才

霍韜晦

(原刊《法燈》374期,2013810日)

  香港回歸十六 年, 政府換了三 屆,但管治能力每 況愈下,特首民望 一屆比一屆低,愈 來愈不受市民尊 重;政府雖努力招 攬人才,但入閣官 員很多都不稱職,加上操守令人懷疑(如 甫上任之發展局局長麥齊光即因詐騙租金 津貼去職,而繼位之陳茂波亦涉嫌與私人 利益衝突而不肯明確交代,還有行政會議 成員張震遠、林奮強二人,都因為財務誠 信問題而辭職,前任廉政專員湯顯明之工 作作風亦招人議論……),總之就是不能 服眾,市民怨憤日多,造成爭吵,上街聚 集,甚至示威抗議,亦接連不斷。

  推究其原因,當然不只是政府單方面 的問題, 但政府官員施政無方, 領導不 力,則難辭其咎。再深一步看,便是香港 沒有治港人才。二十多年前議訂的《基 本法》, 其前提是「一國兩制, 港人治 港」,特首及重要官員均由港人出任,承 諾五十年不變;港人可以成立政黨議事, 但特首不可具有政黨背景。《基本法》之 規定是否合理?此刻暫可不論,但在這樣 的框架下,特首非有過人之才及非凡之魅 力不可。須知縱橫捭闔, 不過是政客所 為,領導人除了具有這方面的能力之外, 還要面對世界,面對全球經濟、政治、文 化的大變動,代表中國折衝西方,不卑不 亢。蓋香港位處東西交通樞紐,一向是四 戰之地,如今回歸中國,即是站於中國之 前沿,但制度卻是沿襲英國留下之一套, 矛盾對立之中,如何得其奧妙,便極考領 導人之智慧。在照顧港人需要之外,還要 凝聚人心, 展示發展藍圖, 以示回歸之 後,明天會更好。沒有眼光通透、執行力 特強的人領航,這一雄心壯志便會落空。

  現在香港的情形正是如此。由於政府 管治無力, 各股埋藏勢力、政客、野心 家,都會乘勢而起,爭取利益。傳媒乘機 煽風點火,惟恐天下不亂。如果還有外國 勢力插手(只要看斯諾登Snowden逃來香 港,揭露美國國家安全局長期監視世界各 國政要及人民之電子訊息一事即可知), 情勢將更為複雜。人人都想利用《孫子兵 法》所說的「亂而取之」這一招,香港怎 麼辦?香港將會變成何種局面?我想:一 是混亂,二是社會撕裂(以上兩項今日已 見),三是內外各種矛盾激化(如官民矛 盾、警民矛盾、政黨矛盾、觀念矛盾、文 化矛盾、中港矛盾……),四是失控(如 佔領中環等行動,稍一不慎都會出現無法 預料的後果),五是沉淪。香港一百五十 年建立起來的光環,將逐步褪色;居住在 香港的精英,也會逐步撤離。

  我並非危言聳聽,事實上這一走向已 在開始。當然,我不希望終局會是這樣, 香港人也不希望香港沉淪。但有甚麼辦法 呢?危機已經出現了,但至今我們還找不 到化解危機的方法。

  譬如說,沒有治港人才。《基本法》從 醞釀到今天已二十多年,香港主權回歸亦 已十六年,但主事者一直都在具體事務、 現實層面中轉,施政沒有宏觀理念,設計 沒有長遠方向;當局更沒有意識到培養領 導人才,人才怎會產生?香港人不是沒有 潛質,但總要培養,使之經歷考驗,逐步 成熟。香港位處特殊,大風大浪,絕不是 具有一些行政經 驗、商業經驗的 人便能夠勝任, 總需要有一定的 學養、執行力、 和洞察世局的眼 光。日本在七十 年代,著名企業 家松下幸之助便 以其私人之力, 成 立一政經學院,為各政黨培養人才(如前 任首相野田,便是其中的畢業生)。政治 已成為一專業;當然,單具專業還不夠, 但至少要有專業式的訓練。香港有此眼光 嗎?香港商人只知聚歛之道,卻不知如何 還富於民。各大學雖有政治行政系之設, 但未聞培養出傑出之士。關鍵在哪裡?值 得深思。

  須知我們今天培養人才,並非純依西 方教科書就能奏效。這兒是香港,經歷了 百多年的殖民地統治,但居民並非化外之 民,反而潛藏無數志士、知識精英、與臥 虎藏龍之輩,他們寄居於此,無不心繫故 園。但為甚麼寧願長期放逐於外?這當然 要從歷史中找尋答案。今日回歸,可謂一 則以喜、一則以懼。領導者若不知香港背 景、歷史沉積、深層矛盾,便不知香港之 難治。加上西方帝國主義者之不懷好意, 以其技術優勢及所謂普世價值觀相逼,掀 風作浪,使香港處境,面臨多重挑戰。如 何站穩立場,在全球多重角力中找到自己 的角色,堅定不移,維持香港的活力,是 領導人的大考驗。

  這不是簡單地把香港歸屬於中國/西 方之二分; 若如此簡單, 許多東西便可 以一刀切。鄧小平當年為甚麼提出「一 國兩制」、「五十年不變」?那就是看到 香港的複雜性,為香港前景留下緩衝,穩 中求進;即先求香港穩定,讓中國有改革 空間,以時間縫合距離。因此,面對現實 的複雜問題,主事者便要製訂大方案,決 不能見步行步。任由情勢自己發展,終必 失控。現在的情形是:在政客、野心家的 主動之下,誇大矛盾,中港愈來愈不能互 信。香港甚至出現本土化、要求相對獨立 的傾向,這自然是 香港的新危機。

  如今危機 已成, 二十年 的時間已經浪 費了, 政府若 再不拿出有效 辦法, 亡羊補 牢,危機便會擴 大。群眾情緒已經 高漲,若再受刺激,一根稻草也會引爆。 突尼斯、利比亞、埃及、中東諸國的民主 化進程是活生生的例子,政府在這個時候 當然不能火上添油,最好是開誠布公,為 施政錯誤或不力之處承擔責任,古人所謂 「下詔罪己」,以平息民怨,重建信任。

  長遠看,則是治港人才的培養,充分明 白香港這一個家是不容易「當」的。「悟 已往之不諫, 知來者之可追」( 陶淵明 《歸去來辭》),改弦易轍,有待智者。

→全本下載
→返回首頁
→返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