倫常慘劇的社會文化元凶

霍韜晦

(原刊《法燈》370期,201341日)

本月中,香港接連爆發兩宗親子殺害父母事件,涉嫌凶手一個廿九歲,一個十八歲,他們犯案時都有「朋友」協助,十分荒謬,而且手段殘忍、冷血:一個已計劃半年,把父母肢解後,殘肢分別藏於雪櫃、膠箱,部分則沉於海旁;一個則在父母熟睡時下手,連砍數十刀,真是喪盡天良。 究竟有甚麼深仇大恨,讓他們可以做出連動物都不會做的行為?不要說父母的養育之恩,至少是一直陪伴你長大的人,無情亦有義,何以反目成仇?我想,正常的人固然百思不得其解,即使歹徒、盜賊,也不會向父母下毒手。

尤其是香港人,一向自以為生活在比較安全的地方,有法律保護,有人權支柱,而不知禍從身邊起:你最愛的人、你最親的人、你最信任的人,竟然就是最怨恨你、最傷害你的人。這是倫常大變、人性極度扭曲的表現,所以當事情曝光,我相信許多香港人都驚呆了,無法相信這是事實。許多家長更表示心寒和迷茫:此後怎麼教育子女?父母愛子之心竟然落得如此下場,此後還要生兒育女否?

據傳媒透露:這兩個疑犯在成長過程中有性格缺陷。一個非常自卑,把工作和感情上的失敗都卸責給父母,怪父母早年逼他學鋼琴,沒有時間運動,導致體形矮小,沒有女友;儘管父母也曾送他到澳洲留學,但輟學返港在職場上也不見得順暢;諸般失敗,使他認為是父母致之,所以十分怨恨。一個患上妄想症,想像自己是英雄,如網上漫畫的劍客,所向披靡,但由於打機時發出的聲浪太大,被父母干涉,一怒之下行凶。他們兩人都有一共同嗜好,就是喜歡電子格鬥遊戲,沉迷於網上的虛擬世界中,導致真假不分,無法再過正常人的生活。

性格缺陷、心理變態,也許是對這種悲劇產生的最常見的解釋。但這種解釋有甚麼用?能阻止以後同類悲劇的發生嗎?反而是開脫,即幾乎不由他來負責,原因是他「失去常態」,「他不知道自己幹甚麼」。言下之意,是其性格的養成,與社會有關。但我們如何「處分」社會呢?結果只有由其家庭中的成員來背十字架。

這樣的解釋是社會學家、心理學家常用的話語,所以他們常常在發生事件之後,告訴家長們與子女多點溝通、多點關愛、多點尊重,切不可自居權威,對子女的自由橫加干涉,更不可自以為是,把自己的價值觀強加給子女……

苦口婆心,很有道理,但實際上正是這一代的子女享有太多的自由、太多的「愛」,反而不知感激。試以上述的第一個兒子為例,他的父母不愛他嗎?讓他自小學彈琴,中學畢業後又送他去外國讀書,目的正是要他充實自己、加強以後在社會中打拼的動力。問題是他失敗、受到挫折,不能面對自己,人的真誠在這一刻消逝,轉而遷怒父母。這是一個非常扭曲的反應,但人的自我保護本能就會如此,十分悲哀。我們應如何教導?正是今日教育界和家長們的挑戰。是的,問題的確來自社會,我們都活在一個充滿競爭的社會,而且隨著社會的畸形發展,這種壓力會愈來愈激烈;最後,社會容不下失敗者。為甚麼?因為在競爭的社會中沒有退路。你的能力首先要被檢查,無數的考試排列在前,等你一關一關的過。為了名列前茅,為了進入名校,為了向別人(其他競爭者)展示自己成功,你的心靈早已被扭曲。你不能失敗,你不能同情別人,你必須冷酷,你必須集中精神、集中時間、集中資源、集中一切自己所能利用的條件,向目標進發。換言之,為了成功,人無法不自私。

我們難以抗衡社會,便只有順著它的大勢前行。父母深深了解你未來的挑戰,所以很早就裝備你,要你多學東西。這是壓力,背後當然是愛,父母有其不得已的苦心。但孩子明白嗎?過分的逼迫,或逼迫了而不成功,自然產生怨恨。孩子無法了解為甚麼要面對那麼多的壓力?他的趣味、他的自由、他的盼望,都被剝奪了,到哪裡去找尋補償呢?這時候,唯有電子遊戲機中的虛擬世界(其實應該叫做虛妄世界)讓他得到滿足。在那裡他可以成為英雄,拯救地球;成為殺人王,天下無敵。雖然虛假,但心理的滿足卻是無可比擬。這是他唯一的快樂,唯一的安慰,誰能阻止?誰能取代?在他正沉迷之際,父母卻要他回歸現實,自然如火山爆發,把「阻礙」他的人殺了!從此,他真正自由!

成年人,或上一世紀的人(也可以說是在工業時代、農業時代生活的人),他們怎會明白網絡的虛妄世界的魅力?從事生產的人都非常務實,一分耕耘一分收穫,但追求享受者則務虛,根本不知稼穡艱難,享受不到時只好空想,空想破滅便想殺人洩憤。社會危機與現代人的危機成為連體嬰。 人與社會是互為因果的。造成現代人的生命扭曲、精神封閉、心理脆弱、思想逃避的罪魁禍首正是這個充滿競爭、鼓吹擁有、追求成功、重視外表的功利社會。當代的所謂核心價值,如自由、平等、人權、民主,無不被這個功利社會利用。為了成功,為了獲取自己利益的最大化,當然用盡一切手段,如賭徒般把全部資本押注在此。成功在期待之中,失敗了便不能面對。

由此可見,歸根究柢是社會文化問題,特別是在社會中起主導作用的價值觀問題。許多人都說,這個社會病了,其實就是整個社會的價值觀扭曲了。 再進一步,社會變得如此,則是歷史文化問題。幾百年的資本主義、自由主義、民主、人權,目的就是促成一支功利主義的大軍,為自己利益服務,傷害別人、傷害社會,最後當然傷害自己。

人性的墮落,有社會原因;社會的墮落,有文化原因。誰能釜底抽薪,作出獅子吼?面對迷茫,誰能指示迷津,提供方向?

人類社會已經搖搖欲墜,這些不斷產生的倫常慘劇(執筆之日,日本亦發生一個十九歲青年殺死四十三歲母親,並碎屍成十五袋殘骸;大陸則有一男子因借錢不遂,連殺兩親人,再到附近小學行凶,連砍十一人的案件),就是警號,豈可等閒視之?政府、教育界、社工界、醫護界、家長,怎麼說?

(編者按:有關對家庭倫常慘劇與家庭暴力之化解與治療,霍教授及其團隊極有心得,功效卓著。其所提出之「性情教育」、「喜耀生命」等課程,愈來愈得到學術界、教育界、各地方政府之重視。讀者可參與本刊第三版,或到本會網站瀏覽。早日學習,立己立人。)

→全本下載
→返回首頁
→返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