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都要覺醒──2013年元旦獻辭

霍韜晦

(原刊《法燈》367期,201311日)

年年元旦,年年都不免有新希望。「希望」很重要,可以讓人活下去。

  尤其是:剛過去的二○一二年,太令人失望。二○一二年是大選年,全球共有五十八個國家舉行大選,以決定新一屆的領導人和領導班子。香港雖不是一個國家,但也面臨特首輪替。這麼多人接班,還不是新希望嗎?為此,我寫了一副春聯:

  革故鼎新,君子正位
  窮神知化,進退玄微

  聯語取自《易經》〈革卦〉及〈繫辭〉,指出變革代表人心期盼,希望能選出有眼光、有魄力、有品格、有擔當的「君子」做領導人,以涉大川。但同時我也知道:全球氣運陰霾,尚積而不散,孰能有此智慧,看出玄機,逆轉變化?乃至進退之道,不失其時?如今二○一二年過去,台灣仍是馬英九、俄羅斯換了普京、法國換了奧朗德、中國換了習近平、日本換了安倍晉三、韓國換了朴槿惠、美國仍是奧巴馬、香港特首也換了梁振英……如何?能旋乾轉坤嗎?

  先從美國的經濟說起,美國的財政懸崖經過兩黨多月來的激烈爭辯,仍未解決。所謂財政懸崖,表面上是指出過去數年之減稅政策,至二○一二年底到期,屆時若無新猷,則將出現增加稅收和削減開支的「雙失」局面,嚴重影響美國經濟。但實質上導致「懸崖」,則是美國長期累積的高債務,這個問題短期內難以解決,甚至不能解決。為甚麼?因為這個問題涉及政治與資本主義本質,非獨美國為然。解決不了,就成為反對黨的攻擊藉口。政治人物為了自己利益,當然不會放棄表演機會;反對黨則站穩自己立場,不讓步就是不讓步。非到最後一刻,我看這個問題不會解決。

  不過,即使財政懸崖最後能取得兩黨共識,美國政府繼續QE(不停印鈔),困局暫時紓緩,亦不等於美國經濟自此復蘇。問題正如上述,是資本主義的價值觀和運作方式,必然引致的社會矛盾:貧富懸殊、人人追求自己利益的最大化、勝者自以為有理、社會失去公義、失去同情、精神墮落、自私自利,這才是根本問題。

  美國如此,則全世界走資本主義道路的也是如此。誰能釜底抽薪,將之逆轉?大勢已成,不到盡頭,網破魚死,不會回頭。二○一三年到了,我看尚未是時機,世人尚未覺醒。

  我此說並非悲觀,而是人要忍耐。只要人尚有一念僥倖,便不會正視自己過往所犯的錯失。稍有經濟學常識的人都會知道:市場不能以有形之手橫加干預,但今天政客太多,利用大家的恐懼心理而推銷自己的計謀,翻雲覆雨,以為蒸沙可以成飯,也太可惡了。利用無知的群眾替你付鈔,把危機延後,以樹立自己的成功者的形象,也太可鄙了!《易經》〈剝卦〉便是描述這種社會資源已被剝餂,只餘下外表的假象。所謂「山附於地」(〈象傳〉),表面尚有山形,但內裡已空。為政者本來應該對症下藥,加厚土方,亦即先恢復人民的生產力,才是固本之道。若不此之圖,最後便會土崩瓦解,欲救無從。

  由此說到香港。香港今年換屆,新政府上場後竟然招來一片抗議之聲,對特首固然毫不尊重,反而以最尖刻的言詞直斥其人格與用人之非。事件涉及梁振英自宅的僭建與誠信,亦涉及其所任用的高官不得人心。即使他有意改善民生、推動經濟、增建居屋、發展香港東北、加強與珠三角的融合,也不為人接受,反而大加反對,懷疑其動機為出賣香港人利益。最後在推動上任政府已經計劃實施的國民教育中,更因為其教材不善,觸動了香港人的神經;在群情洶湧之下,被迫撤回。這說明甚麼?說明香港環境特殊,許多觀念由來有自,決非政府單方面行動就能解決;更不可以居高臨下,以為今天由我來主沉浮。

  領袖,必須有眼光。眼光從何來?從高度來,高度決定政策。古人所謂「望盡天涯路」,這即是說,必須對香港的歷史、百多年來營造的空間、香港人的自由和務實的作風、香港人的心態有所了解。香港人最怕失去他現在的擁有,所以傳媒老是強調要守護香港的核心價值。但香港人其實並不知道自己的核心價值是甚麼,於是在傳媒的宣傳下,把英國撤退前所給予的自由、民主、法治,視為自己的核心價值了,卻忘記了香港之所以有今日,是中國人血液中代代相傳的勤勞、刻苦、忍耐、服從、自尊、不求人……等美德所造成的。從政治上說,中國人是最容易統治的,因為中國人沒有政治野心。所謂「日出而作,日入而息,鑿井而飲,耕田而食,帝力於我何有哉?」(〈擊壤歌〉)政治太骯髒,中國人所嚮往的是生活的恬淡,做自然人,做天地人,但西方的政治理論卻把我們拖入是非中,把心靈都污染了。

  歷史不能回頭,但亦並非不能覺醒。關鍵在今天從事政治活動者,有眼光嗎?乃至有智慧嗎?有道德嗎?有威信嗎?有設計能力和執行能力嗎?一句話,我們可以產生這個時代的領袖嗎?

  二○一三年,我期待我們選出的領袖能有突破。更重要的,是我們大家都要覺醒。

 

→全本下載
→返回首頁
→返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