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國教」,不如推「國學」─—本在,人自然凝聚

霍韜晦

(原刊《法燈》365期,2012111日)

有關在中小學設置國民教育科的爭議,自政府宣佈交由學校自決之後,似乎已告一段落。但餘燼未熄,日前仍有支持「國教」與反「國教」兩派人士在街頭對罵。一葉知秋,所有由政府出台的政策,似乎均引起巿民質疑反對。如此下去,香港社會的撕裂將日趨嚴重。

  為甚麼?因為此中所涉及的,不只是香港的內部矛盾,更涉及與中國的關係。例如「國教」的推行,便涉及香港人的自我認識︰贊成者以中國人自居,反對者則要與中國保持距離;難道他們不想做中國人嗎?

  根據最近的民意調查,香港人對自己的身份認同很分化︰在100人中,有46人認為自己是香港人,18人認為自己是中國人,有23人認為自己是「中國的香港人」,另有11人認為自己是「香港的中國人」。這就是說︰自己稱為「香港人」的比率遠比自稱為「中國人」高(見6月26日香港大學民調)。據負責人說︰這是兩者回歸後距離拉得最遠的一次。情況不能不使人憂慮。

  憂慮甚麼?憂慮香港在內鬨中沉淪,憂慮香港有人乘機提出獨立,使香港走得更遠。

  雖然從現實上看,香港絕無可能獨立。從民族大義上看,更不應獨立。150年的殖民地統治,根本就是民族恥辱,回歸是洗刷,恢復天聲。再從人類的歷史文化長河上看,香港是中西兩種文化交刃的見證。150年前,中國因為自身的腐敗,失去了它,英國則恃其技術與理念的創新佔領了它,又利用中國人的勤勞發展了它。香港有今日的地位,似乎是西方文化貢獻。難怪有人死心塌地眷戀西方價值。西方價值並非不佳,但不能盲目歌頌。亦正如有人看到中國腐敗,便對中國文化失去信心。這些都是一孔之見,單從表象看問題,是看不遠的。

  歷史是公平的。文化的優劣,將在歷史上反映,不過讀懂它要有眼光。當我們瞻看埃及金字塔和瑪雅祭壇時,十分仰慕。但此刻我們從那裡還可以看到他們後裔和身影?漢唐盛世,長安就是世界中心,來往客商不斷,但今天只有落日餘暉,斜照陵闕。歐洲羅馬帝國夠強盛了吧,千年耀武,還是亡於野蠻人之手。歷史上亞歷山大、拿破崙、希特拉都想稱霸世界,結果怎樣?「其興也勃焉」,「其亡也勃焉」。所以,我們不必拜倒於一時的權威之下。香港人羡慕西方,崇拜他們技術和民主,其實他們亦經歷了500年的探索,纔成為地球村的主人,到處威逼利誘人們接受他們的價值。不過今天他們亦已走入窮途:資本主義所造成的不公平,使人類經濟出現了前所未有的危機;科技的進步推高了人的生產力,但對地球生態卻是嚴重的破壞;民主、自由改善了你的人權,但並未帶來安靜、平和的生活;人與人的關係更疏離,人的心靈更無處安頓……這是一幅世紀末的悲慘景象,空有技術有甚麼用?空有物質有甚麼用?空有自由、民主有甚麼用?社會只有腐敗,人的質素不斷下降,傷風敗德的行為隨處可見。政治人物只懂得空言,為自己謀求選票。誰會管你的生死、誰會關心人類的未來?

  更可悲的是教育失敗,因為教育認同這些價值,把孩子送入學校,只是為參加明日的經濟殺戮而培養戰士。誰會管他們的成長?誰會關心他們的幸福?

  講到底,這是文化問題。西方講理性價值的文明,走到這一步已經徹底工具化;它已經把自己賣給原始欲望之魔。有了科技理性這個工具,人變得更自以為是,更瘋狂。今後,科學往何處去?資本主義往何處去?自由和人權應往何處使用?都是大問題。但有人思考嗎?有人批判嗎?有人為他們治根嗎?有人推陳出新嗎?沒有。那麼我們只能順勢而下,直至人和地球都消耗光了,等待死亡。

  不過人是不會等到那一天的,因為人是追求意義的動物;若無意義,人一天也不想活,人會自殺。今天,人最不明白的,是在500年前,人離開上帝,開始自我探索,找尋自己的貢獻,也就是找尋自己的人生意義,稱為「人的解放」,結果怎樣?人乘駕科技的馬車,一路浩浩蕩蕩,披荊斬棘,的確把日月換了新天。人不靠上帝,建設了「文明」社會,工廠每天都噴著黑煙,大地每天都在戰慄。人為的殺戮代替了大自然的殺戮,動植物大批死亡之後,地球徹底破壞之後,作為「始作俑者」的人類,現在要接受自己所作所為的懲罰了。

  這是歷史的因果,也是自然的因果,更是價值的因果。事物有其作用,即有其源。文化的矢向不同,初未覺異,愈後即愈見其謬之千里。

  我想起中國的傳統文化,它的價值追求與西方大不相同。中國人追求的是行為的正當性(義),為的是順應和安頓自己的初心(仁),而不是功利上的效益。中國人關注的是倫理,所以人與人之間要有情、有義、有信、有愛。自己不重要,別人更重要,所以講付出與成全;道德價值永遠高於目的價值。

  我認為︰在今日的虛無社會中,唯有重講這些價值纔能使人甦醒,使世界回頭,人類有救。

  若問這些價值在哪裡?我可以告訴大家:就在中國文化的典籍中。近百年來,我們為了趕趁西方列車,把它丟掉了,多麼愚昧!我們變得四不像:東方人以為我們是西方人,西方人則以為我們是野蠻人。正如居住在香港的中國人,並不接受自己是中國人。那麼,他們要做甚麼人?

  《老子》說:「失道而後德,失德而後仁,失仁而後義,失義而後禮。」(三十八章)則現在我們亦可以說:「失國而後文,失文而後學,失學而後教,失教而後亂。」今天香港之亂就是失學失教。正本清源,唯有從認識我們自己開始。這就是「國學」,但並非如胡適所說的「國故之學」。國故是死東西,徒有文字;縱認得字,也不知其精神。清代的考據訓詁之學就是如此,所以無生命力。唯有深入其意,與古人覿面相逢,纔能得其驪珠。所以須要有新教法、新入路,這就是我們這一代中國人和教育工作者的挑戰!也是我們為人類下一個世紀而作的努力!

  改變對「國學」的印象,知道它有著更高的普遍性。它不只是知識和學問,更是我們的靈魂、國家的命脈之所在。有之則生,無之則死。

  香港要推行「國教」,為甚麼不直接推行「國學」呢?認識中國現代的國情,不如認識中國數千年立國之本。本在,人自然凝聚。

 

→全本下載
→返回首頁
→返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