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必劍拔弩張,各不相讓?──為香港推行「國民教育」進一言

霍韜晦

(原刊《法燈》362期,201281日)

近日來,香港「國民教育」鬧得滿城風雨。一個由政府教育部門主持設立,向學生提供認識自己家園、培養下一代健康成長的人格,與愛國情懷的課程,本來就是天經地義,具足正當性,為甚會被巿民懷疑,被指為「洗腦」,而被要求撤消呢?當政府認為事在必行的時候,雙方矛盾激化,在部分傳媒推波助瀾之下,家長、學生、教師、巿民,發起遊行,人數據說有九萬之眾。電訊傳出,全球關注︰有人錯愕,有人不理解,亦有人幸災樂禍,拍掌稱快。

香港,究竟發生了甚麼事?回歸十五年,管治水平不斷下沉,民心浮蕩,不斷爭拗,已經浪費了許多時光。如今新政府上場,陣腳未定,班子拉雜成軍,已經陷於被打局面。傳媒不斷揭發新班子成員之誠信、操守、過去行為不正之紀錄,煽動民憤。政府未施政,已有官員中箭落馬,稍一不慎,即成為靶子。處處受制,處處火起,「國民教育」只是其中一個火頭。不過這一個火頭非同小可,絕對不能讓它蔓延。強力推行,只有兩敗俱傷。香港人心的分裂,將升上水面,成為第二個台灣。

為甚麼?因為「國民教育」的內文,若以中國現狀為藍本,勢必使香港人疑慮︰一來這已經違反鄧小平「一國兩制」的承諾;當時鄧小平說︰「我們不要求他們(指香港人)都贊成社會主義制度,只要求他們愛祖國、愛香港」,「誠心誠意擁護祖國恢復行使對香港的主權。」(《鄧小平文選》第三卷,〈一個國家,兩種發展〉)鄧小平同時也答應香港五十年不變。這些雖然是權宜之計,但宣之於國家領袖之口,就有必要遵守。二來中國開放三十年,雖然在經濟上取得成績,那是因為機遇,利用了中國的廉價成本,中國並非真有領袖群倫的能力。至少在技術上我們尚不如西方,也未有設計出真正一流的產品,中國品牌尚未取得全球消費者的信心,反而是假貨充斥、巧取豪奪,更不要說深化改革,延伸到教育、政治、文化方面了。這樣的一個過渡階段,稍具憂患意識的,都不值得沾沾自喜,反而要更清醒,要努力完成改革大業。胡錦濤、溫家寶不是屢屢這樣呼喚嗎?可惜有些人被假象沖昏頭腦,把中國這些短暫的成功捧為「中國模式」。其實中國哪有模式?鄧小平提出︰要「摸著石頭過河」,他很務實,隨時調整,哪有一套既定的模式?馬克思認為從資本主義一定進向社會主義,從社會主義一定進向共產主義,那就是模式。立理限事,清代的王船山已經批評。不幸,香港政府所資助出版的《教學手冊》,竟然就是以當前的「國情」來代替國民教育,似乎要學生認識和認同這一套東西,香港人當然反感。

為甚麼?因為這一個模式尚未獲得正面評價,缺乏理論、缺乏證據、缺乏獨立的學術機關的評估,相信中國政府也不以為然。

人要謙虛,人要有自知之明,否則會把好事變為壞事。

談到愛國,香港人的愛國已經寫在歷史。一百多年前,香港人已經支持孫中山革命,出錢出力,無怨無悔。為甚麼?就是要洗刷國恥。革命不成,香港更利用其特有之身份為革命者、亡命知識分子、戰敗之軍人、逃難之商賈療傷,香港成為安全之地。但香港人從未忘記他們的祖國和生活在祖國的親人。新中國建立之後,每次運動、每次自然災害、地震水淹,香港人都大力捐輸,甚至投身在最前線。血緣、地緣、歷史、文化、感情,香港人和中國人根本分不開。中國是香港的根。香港人不必教,早就愛國。

問題是︰愛國不等同愛當前不合理的國情。早在兩千多年前,孔子已經教我們「以道事君」(《論語》〈先進〉),又說︰「勿欺也,而犯之」(〈憲問〉)。今天民主政治,政府更要取得人民支持。愛國不是由當權者來定義的,應訴諸民心,而民心則看施政者是否端正?是否言行一致?是否能任用賢能?所謂「舉直錯諸枉,則民服;舉枉錯諸直,則民不服。」(〈為政〉)正言、正名、正直、正義,端在「正」字。今天的國情,正是有太多不正,如何令人服?

由此可知,愛國應看更深的涵義,而「國家」的概念,亦不限於對所管轄地區的主權的擁有,那是政治學的詮釋,作為一個國家、或一個社會的形成,必有其歷史、文化、生活方式、風俗、制度,與所追求的價值,這些都是代代傳承,深入血髓,能傳至今日,必有其真知灼見。所以不是主權問題,而是歷史問題、文化問題、生命問題、心靈問題、民族的大生命如何安放的問題。愛國,對外可以說是維護國家主權,但對內,就必須填入歷史與文化,這纔是根。一代又一代的人所認同的,是這個民族所走過的道路、所累積的經驗和智慧,我們必須繼承,必須開拓。吸收外國資源,以豐富自己。

所以真正的國民教育,當以培養健康的下一代,有承擔力的下一代為主,而不是簡單的認同現實。但下一代為甚麼願意承擔?這就要開發他們的性情,讓他們知道前人所行的路非常不容易,無數人犧牲、付出,我們身為子孫,便有義不容辭的責任,所以需要好好學習、成長自己,有獨立思考的能力、有是非判斷的能力、有勇敢面對困難的能力、有正直的人格,這樣纔可以承擔大任,絕不可以人云亦云,唯唯諾諾。自己都不能獨立,不能有主意,國家還能獨立嗎?

鑒於國民教育茲事重大,巿民未有共識,我認為不妨組織討論︰邀請專家、學者、教師、家長,與政府官員進行對話,看「國民教育」,該教甚麼?從何著手?還有教學方法、教學形式,不一定要將之視為一考試科目,也許更能收效。

香港在變,中國也在改革,給予對方一些空間,勝過劍拔弩張,各不相讓。

→全本下載
→返回首頁
→返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