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核心價值有待深思

分享

霍韜晦

(原刊《法燈》357期,201231日)

香港正在進行特首選舉,參選人幾乎都毫無例外地說要守護香港的核心價值,並且指出香港的核心價值就是自由、民主、法治、人權、平等、公正、多元、包容等。從歷史上看這些其實都是從西方移植過來的價值,也是現代社會所公認的價值,並不能算是香港所特有或對香港發展發揮過重要作用的價值。而且,上述的這些價值有許多已在蛻變中,甚至轉為負面,要將之奉為核心,必須深思。

自由與民主

例如自由,這的確是人類社會最珍貴的價值,人人嚮往,人人爭取。既然人人都嚮往,這顯示了自由的普遍性,為甚麼還要爭取呢?洛克認為自由是天賦人權,盧梭認為人是生而自由的,但現實上卻是「無時不在枷鎖之中」。在長久的人類歷史中,自由為甚麼會失去?歸結就是政府體制和法律的不公正,它所保護的是統治階層的利益,所以這纔爆發民主革命(如法國大革命)。

民主作為新的價值觀念登場,它以人權作基石,重新保護人的自由。自由就是人權的核心內容,在資本主義之下,人有權爭取自己利益之最大化。資本主義經濟能夠飛躍發展,所憑藉的正是這種自由。不過時至今日,資本主義的發展已到瀕危階段,製造出極尖銳的社會矛盾︰貧富懸殊,1% vs. 99%。原來號稱公平的自由主義社會變成極不公平的利益對立,可見這種「自由」有其偏差,亦有其不足。

自由是絕對優先的權利嗎?

為甚麼?就是因為這種「自由」只是人人有權膨脹其物質欲望、財富欲望的自由。正如亞當.史密斯所說︰「人人都關心他自己的利益」,視之為理所當然;在民主社會,更視為一種權利,沒有甚麼不對。寫《正義論》的羅爾斯(J. Rawls)大聲疾呼「個人權利優先於善」,意思就是不能因社會的共同利益()而犧牲個人的選擇,但這公正嗎?當社會整體受損害,個人的自由能繼續下去嗎?政府要採取行動嗎?要製訂政策嗎?
忠實的自由主義者諾錫克(R. Nozick)認為個人權利絕不可以犧牲,所以政府的功能必須加以限制。資本主義雖然造成貧富懸殊,但只要合符市場交易原則,便是正義,政府無權從中置喙,更不應干擾。至於甚麼是巿場的交易原則?便是買賣雙方洽商同意,你情我願。俗語說︰「一個願打,一個願挨」,旁人管不了。

自由的怪現象

在這種巿場觀念下,社會出現許多怪現象。只要有錢賺,甚麼模式都可以允許。不要說性交易、娼妓可以合法化,少女援交、短期夫婦、伴遊女郎、賣精、代孕……還有許多一般人想不出的花招都會陸續登場。

造成這種現象的另一個原因是人的自然欲望,即所謂現實人性。在物質誘惑下、在社會環境影響下、在教育失職下,人的貪婪和自我求滿足的心理都像洪水般缺隄而出。人權和自由的核心價值對此不但沒有絲毫阻截作用,反而推波助瀾,成為幫凶。至於商業上的犯罪、欺騙、隱瞞、造假、中飽私囊,政治上的造謠、抹黑、惡意攻擊、製造緋聞、煽動群眾情緒,以人權法掩護言論自由,就更普遍了。

法治的成本

這就是自由的墮落。法治雖然能起一種防衛作用,但這作用畢竟是消極性的。它最先的提出,就是為了防止個人自由的無止境的泛濫。海耶克(Hayek)說,必須有限制性的原則來防止個人自由的最大化,這是「必要的強制」(參看氏著《自由憲章》第一章)。但這樣,作為執法機構的政府就要介入,目的就是維持正義與公平。時至今日,政府的手愈伸愈長,幾乎甚麼都管。結果不只是管治成本大增,官員疲於奔命,更嚴重的是政府在兩面夾擊之下,根本難有作為。所謂法治,亦因為追不上現實需要,必須不斷立法立例以堵塞漏洞,結果一定造成法律條文的繁瑣化和訴訟費用的沉重負擔。沿此趨勢發展下去,不只小政府的理念無法實現,更大的問題是資源的消耗和內耗。

香港的核心價值

通過上述簡單的分析,可見香港社會的核心價值其實是現代社會的核心價值的反映︰從自由起,一環扣一環,成為結構性的系列。我們不是要反對它;事實上它們的問題已經擺在那裡,而且牽動著社會。問題是:我們是香港人,要不要認識香港?知道香港的優點;通過香港的歷史,明白香港成功的因素,以繼承香港的特殊價值。試想香港人在過去一百五十年,沒有政府與外力的資助,竟然能夠興盛起來;香港的文化(如電影、音樂、文學、學術,都出現過不少大師)一直影響著東南亞、台灣和全球華人地區,其中所依賴的不是香港的核心價值是甚麼?因此,我們不能簡單地把香港歸屬於西方現代社會,作為他們其中的一個城市(當然也不能簡單地歸屬於現代中國)。至少香港的成功,是多年來,除了英國的統治模式外,還有中國人勤奮、守法、任勞任怨、自我要求、自我磨煉,自我創造、決不把希望寄託於別人,包括政府身上。從某一意義上論,這也就是所謂獅子山下的精神,其實是中國文化的精神,能處逆境,能處憂患,有韌力,有生命力,痛苦不吭,樂觀、寬恕、仁愛、永遠向前、積極進取……這些,難道不是香港的核心價值嗎?香港賴以有今天,究竟是誰的功勞?

香港的核心價值與中國文化有關

自由不只是自我權利的充分使用,還要看到此權利的限制與對別人、對社會、對整體的影響與傷害。講法律守護不如講人的修養,珍惜自己的人格,胸襟與氣度。這是做人的核心價值,難道香港人要丟掉它嗎?

當代社會的核心價值有些的確有普遍性,但既然說香港,那麼就要有香港性,不能抽離香港的時空,更不能抽掉香港一百多年來深藏於香港人血脈中的中國文化因素。若放棄這價值,香港人賴以建立、賴以奮鬥的精神力量就會失去,香港的凝聚力也會化為烏有。你看今天正在進行中的特首選戰,雙方所使用的手段不是太可怕嗎?全無原則的砍殺,結果只有全輸。為了贏,甚麼核心價值都沒有了!

→全本下載
→返回首頁
→返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