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故鼎新,君子正位──我們能選出解決困局的領袖嗎?

分享

霍韜晦

(原刊《法燈》356期,2012年2月1日)

今年是世界大選年,據說,全球共有五十八個國家舉行大選,包括中、美、法、俄、日等大國,以決定新一屆的領導人和領導班子。這麼多的人輪替,會不會引起變動?連橫合從,國際形勢重新洗牌?我想大變動暫時不會有,因為大家都面對共同問題,國際間必須合作,但自身困境卻必須由自己承擔,新人上台一定有某種改革。

所謂「革故鼎新」,社會矛盾、歷史困局已非一日,一旦越過臨界點,便會引爆,而且勢不可擋。《易經》〈革卦〉的「己日乃孚」,正是指此而言。換言之,改良也好、革命也好,都會取得群眾支持,因為他們等待已久;正如辛亥革命在武昌首義,一呼而天下應。

對所有仍然掌握政權的在位者而言,「己」是個危機信號,你不要等到那一天到來纔採取救亡措施;對覬覦者、挑戰者而言,則是採取行動的黃金機會,選舉正是你爭取民心的舞台。

無論舊人執政或新人上場,大家都想藉此改革以帶出一個新時代、新秩序。過去首先給出的訊息,就是鑄鼎。「鼎」原是食器,敬祀上帝,供養賢者,四方來歸,人人心悅誠服,於是開出新一代的風氣。因有此象徵,有此形象,「鼎」於是成為國家之神器。相傳大禹受禪,即鑄九鼎,分置九州,以示天命所歸。今天民主時代,當選者當然不須鑄鼎,但總要給出新訊息、新抱負、新方向,投入人力、物力,以建設新一代的文化。

持此標準以看今日各大國的選舉,就很難有此氣概。戰後數十年,許多國家在廢墟上重新建設,道路漫長曲折,至今早已物換星移。國際間的關係,已漸漸由意識形態的對立、軍備競賽、冷戰,變為互相依存、互相滲透。雖然政治體制的對立仍在,但並不妨礙大家一起追求經濟增長。全球一體化使大家的關係更密切,誰也不能獨善其身,這就需要建立一個全球認可的價值觀,以便交往。可惜世無領袖,亦無有此巨矚的思想家,能走在時代之先。反而受現實拖累,大家只在經濟困局中轉。

發展經濟並不錯,享受生活,追求時尚也是人性的自然要求。但若將之視為最高價值,人的本能欲望便沒有得到化解。社會鼓勵消費、鼓勵擁有,雖能激活經濟,但卻製造了無數後遺症,最後還不是苦果自嚐?俗語說:「從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已經釋放的安逸,怎能回頭?

例如其中之一就是政府的開支大增,為了維持這種局面,各國政府無不背負沉重的債務,如美國國債已超逾其GDP的100%,總額高達十六萬億美元,為歷史新高。歐洲各國龐大的債務亦使歐羅區陷入解體邊緣,整體損失可能達至五萬億歐羅,歷史上從未有哪個國家、哪國金融機構可以獨力提供處理辨法。在此情形下,西方所有發達國家都會面臨衰退,對政治和社會安全都會有很大衝擊。

為甚麼歷史會走到這一步?這就必須反省資本主義及其相關的文化體系這幾百年來所走過的道路。它曾經非常有生命力,刺激了生產,促進了技術,帶出了繁榮,豐富了生活,讓有財富的人享有更多的「自由」。

這種「自由」其實並非真自由,那只是自由的假象。但由於人沉浸於自我欲望的滿足中,早已失去警覺的能力,更不要說批判。

現在,資本主義雖然敗象紛呈,但其勢未過。由於經濟政策是政府施政的核心,人人都注意自己從中可得甚麼利益,同時維護自己的權利,不想犧牲,以致任何政策都難以討好。例如美國民主黨主張加稅,但共和黨說「不」;佔領華爾街的人主張加徵富人稅,甚至增至70%,但這顯然違反資本主義的「公平」,為甚麼有些人可以不勞而獲?如果窮人可以向富人身上「搶錢」,這與當年毛澤東「打土豪、分田地」何異?

再推論下去,許多人便歸咎這些國家的福利政策太好。為了討好選民,政府不斷增加福利,最後在債海中滅頂,如歐洲希臘等國就是這樣。現在政府破產了,若被迫退出歐羅區,是不是意味著一切都要重新開始呢?這幾十年的經濟發展有甚麼教訓?

這便是現代人的處境:千頭萬緒,轉身無地。即使你是領導人,在競選中獲勝,你有辦法扭轉乾坤嗎?

沒有歷史眼光,沒有對資本主義乃至其相關文化體系的通透的認識,你不可能看出端倪;即使你看出了,但基於現實的大勢與繁瑣無比的管治制度,你也無力翻盆。時代需要釜底抽薪,但奈無其人何?

依中國文化之慧見,在這個時候需有君子──並非只講謙讓之君子,而是有承擔力、有遠見、有創造力、有民望之君子。如〈乾卦〉所說的「元、亨、利、貞」四項質素,也許能給當前局面帶來一線曙光。

這並非主張人治,而是道以人傳。《易繫辭》亦云:「苟非其人,道不虛行。」有質素的文化,不是憑概念堆砌的;若培育不出有質素的人,此文化之傳承究竟有何價值?此所以中國一直提倡德治,使有德之君子正位。可惜此傳統已斷,今天我們能體會其中的深義嗎?

後記:台灣半月前大選,國民黨馬英九連任。馬氏氣象雖不足,但有君子風,人品端正,其對手蔡英文,亦頗有涵養。選舉過程公開、理性,一掃過去漫罵、抹黑、造謠、粗暴之風,雖未達我所說的優質民主之標準,但已邁出可喜一步。盼香港特首選舉,從中取鑑。

→全本下載
→返回首頁
→返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