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魔共舞
——
附論七一香港巿民上街
分享

霍韜晦

(原刊《法燈》349期,2011年7月5日)

  現代人,不論國籍、不論地區、不論貧富、不論學識、不論階層、不論性別、不論年紀,相信無一例外,都在承受著「破裂」之苦。

  這種「破裂」,首先是社會的破裂、群體的破裂。大如思想路線、意識形態、政府管治、公民權利、經濟政策、法律觀點、教育內容、執行力度……都有不同看法,爭個不已;小如家庭、企業、同黨、同行、同道,也會因意見不同、性格不同、利益不同而無法相處。爭到後來,小小的一根稻草也會壓破多年屋宇。人人都以受害者的姿態出現,每天想盡辦法為自己或為自己的所屬爭取公平。

  這是一個充滿噪音、充滿緊張的世界,甚至是充滿鬥爭、充滿暴力的世界,和哲人們所說的和平、和諧、和好、和樂的世界相去甚遠。

  遠的不論,在剛過去的一天,香港又有二十萬人(準確數字不詳)上街爭取權益,晚上還有若干激進分子與警方發生衝突,並投訴警方使用不適當的暴力清場。

  甚麼是「適當的暴力」?立場不同,理解不同,這個問題永遠說不清楚。但有那麼多的市民表達怨氣,卻是不容忽視。香港在世界上已經是最有競爭力和最自由的城市之一,生活環境比許多地方都好,為甚麼還有那麼大的怨氣呢?

  絕大部分傳媒反映:是政府臨時提出的議員出缺遞補機制惹的禍。律師認為政府「違憲」,剝奪市民投票權;而且未經公眾咨詢,違反議事程序。香港是法治之地,政府為甚麼悍然不顧呢?有人猜測:政府是受到上次泛民主派的「五區公投」的教訓,為了防止事件重演,這纔想出遞補方法。但由於做法不夠光明磊落,不顧法理,授人以柄,於是引起軒然大波。

  若離開遞補機制,則日前的遊行,其實是眾多市民表達其訴求的機會,內容非只一端,包括打倒「地產霸權」、特首下台、高官下台、復建居屋、港人內地孕婦在港的生產權利、外籍傭工爭取最低工資、傷殘人士要求政府關注……等等,全是當前最迫切的民生問題。政府坐擁數千億儲備,卻不能採取斷然的措施面對,也提不出理由解釋,難怪民怨上升。政府若再顢頇遲疑,後果將更嚴重。

  初步看,這是政府的管治能力問題。令人不解的是:香港回歸十四年,竟然培養不出一批幹才,連原來自恃的港英治下的公務員系統也褪色不少。此中必有更深刻的原因,橘逾淮而為枳,道理何在呢?歸咎一國兩制嗎?還是時代不同了,人民追求民主,對政府政策要有更大的話語權。人民的意見如海,政府的艨艟巨艦將變為流蕩的小舟。

  所以深一步看,便不能光責政府無能。任何人在今天,都不容易看清大勢。上台容易,漂亮下台甚難。香港如是,世界各地亦莫不如是:布殊如是、白高敦如是、陳水扁如是、鳩山一郎如是、穆巴拉克如是、韓國近幾任的總統亦如是。無論地區的先進與落後,都好像有一股大勢,催動著人們前奔。這一股大勢,你可以說是民主與自由,人人都為自己的利益而戰,實質上是無明、自私,無人有遠慮。貪欲、權力欲、名位欲、自我伸張欲,全化為魔。試看美國兩黨內鬥,民主黨要提高國債上限,按年減赤,共和黨不同意,要立即大幅削赤;民主黨要加稅,共和黨卻要減稅,真是南轅北轍。為了爭取民意,兩黨到最後當然還是會妥協,這不過是政治表演。目的在討好群眾,爭取選票,大家看多了就知道虛假。

  但假亦是真。從勢上看,政府施政多多少少要順此而行,否則失去民意基礎;這是民主的好處。問題是民意多變、多方位、多內容、多要求,政府若順之而趨,必疲於奔命。若因勢利導,又苦無其人。世無領袖,當代文化又崇尚反權威,在政府與人民的角力中,很容易造成雙輸之局。

  從人民角度,自由、民主是普世價值,但若從執行、管治的角度,便必須容許有遠見、有決斷力、有承擔力的領袖,以作中流砥柱。

  一得必有一失,開放社會的另一面,很容易造成紛亂。高舉自由與民主,但自由不是任意,各行其是;自由必須兼顧責任,勿傷別人,更不可影響大局。民主也不是把所有的社會議題或公眾事務都交由公投解決,這必嚴重削弱政府的管治能力,徒然浪費時間。在我看來,現在的許多爭議都是小題大做,爭議者都是從自己出發,莊子所謂激者、謞者、叱者、吸者、叫者、譹者、宎者、咬者,前仆後繼,以爭一席之地。大家知識不同、立場不同、性格不同、黨派不同、理想不同,都以為自己代表真理,而要別人聽從,但自己卻不虛心聆聽別人,自以為是。各不相讓,結果一定是「道術為天下裂」。所以說這是個破裂的時代,尤其是當今個人主義、現實主義、功利主義、自由主義橫行,自由與人權成為武器,加上心魔,就一定爭論到底。即使以投票解決,那不過是「選戰」,暫定勝負,並非永久和平。

  這就是我們所處的這個時代的悲哀:你即使有超越之思,也無法發揮作用;你只有被邊緣化。若不甘心,便要參與鬥爭。在「公平」的旗幟下,你成為你本來不想做的戰士。於是,你的思想和你的行為也破裂。

  也許,理想與現實,從來都是破裂。因為理想是人在現實受苦後纔從心靈深處激發而出,故必與現實對立;但又從現實出,這便弔詭。人如何泯除這一對立,不致神魔共舞?社會又如何平衡各方意見,不致破裂呢?

  唯有最大的慈悲,等待。

→全本下載
→返回首頁
→返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