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院日記


霍韜晦
2017年5月30日

(原刊《法燈》437期,2018111日)  

  昨夜九時,入住瑪麗醫院,準備作全身檢查。

  想不到,八年前,妻入院,作CT Scan…… 我陪伴在側,很憂慮。這一次,是我入院了。

  不過,我倒不憂心,死生有命,唯一放不下的,是我允諾了許多工作,還未做成;許多著述,還未出版;許多話、許多看法,還未告諸世人,是為可惜。

  每天早上,頭腦清明,自覺世事洞察,但未及隨手寫下,做完運動或靜坐之後,又匆匆上班了。

  我知道的,比我寫下的多。釋迦說:我所說的,如掌中土,未說的,如大地泥。我想起唐師智慧如海,於書無所不窺,於理無所不通,但留下的,雖有近千萬言,似仍未盡。我自己亦遍讀群書,喜愛又更駁雜,卻想破陣而出,示人以道。道不遠人,道亦可通萬法,能開能合,能入能出,方得真自由。然若無傳人,道即蔽矣。求者摸索,必費時日,若摸索不著,必付巨大代價。

  五年前,法住三十周年會慶,我撰一聯曰:

  道術今為天下裂
  柔情且代世間悲

  道術裂,即世界各國、各族、各黨、各派,無不分裂。分裂至極,必同歸於盡,此余之所以悲也。如今經過五年,大勢的確如此,而且愈演愈烈,毫無辦法。

  政府愈沒有辦法,人心就愈思變。在民主社會,就是政黨不斷輪替,新領導人不斷上場;在不民主社會,則是政變,革命暴動,戰後,產生政治強人才穩定。

問題當然還沒有完,在所謂民主不民主之間,如何相處?如何合作?如何互信?如何慢慢形成一個互相接受的生活方式?包括信仰,極難、極難!

  歸根到底,是人心問題,是人性問題,人人都是一個表決者、自衛者、主動者,他有權決定他自己,保護他自己,包括使用一切手段,如叔本華的生存意志,尼采之權力意志,佛家稱之為「無明」者,此是人之神聖權利,亦是人之反面意志、人之秘窟,使人在上升之路上不斷下沉,如莊子說的「有成有虧」,生與死共。成功之日,即毀滅之時,豈不悲哉?   

5月31日晨續完

 
 
→下載全份《法燈》
 
→返回首頁
→返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