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韜晦

(原刊《法燈》435期,20189月1日)  

  【編者按】2017年4月,法住文化書院主辦佛學專題講座——《金剛經》解疑(共十講),特邀當代佛學大師霍韜晦教授主講。霍教授學養深湛,集四十年佛學研究之功力,消化經典,見解通透。此十講以解疑為進路,單刀直入,對求法者、求道者、求智慧者均有莫大裨益。本刊特根據講座錄音加以整理,以饗廣大讀者。

  我今日講《金剛經》基本上不是用宗教立場,即不是以一個佛教徒的立場來講,而是從一個學者的立場、知識的立場來講,但同時亦保留作為一個修道人、求道人的虔敬。這種虔敬我們一定要留在心中,但是我們不一定要站在佛教徒的立場來講,這樣我們可以在某一意義下更加符合《金剛經》的精神——破除局限。《金剛經》的本來精神就是破除局限,只有破除一切局限,你纔可以看到它精神的闊大、境界的高遠。所以從這一點來說,我們既要保持虔敬,但說話要有根有據,不拘泥於一種宗教門戶的說法。我相信這樣做的話,更有利於今日世界各大文化之間的交流。這是這門課的基本立場。

一、《金剛經》的身份轉變了嗎?

  《金剛經》在佛教徒的眼中、信仰者的眼中是很崇高的。這一崇高不單是指它的地位很高,而且它所發出來的神奇力量,使人非常之敬佩及信仰。念誦《金剛經》有很多神蹟、奇蹟,很多不可思義的現象出現,從理性的角度是解釋不了的。但是從信仰的角度來看,《金剛經》則具有神奇的效果:多誦讀《金剛經》,不單可以化凶為吉,即遇到危險可以過關,面臨絕境可以得救;而且你內心所追求的東西會實現。這就是過去《金剛經》在教徒心中的地位。

1. 《能斷金剛》的啟示

  但是在現代社會,人們對《金剛經》的看法好像有一點變化,比如有個美國人Michael Roach寫了一本書《能斷金剛》(The Diamond Cutter),這個書名與《金剛經》本來的題目是有關係的。《金剛經》我們一般稱為《金剛般若波羅蜜多經》(註1),但梵文的題目前面是有「能斷」兩個字的,即《能斷金剛般若波羅蜜多經》(註2) 。金剛原意為鑽石,,代表無堅不摧的力量,能夠斷除一切煩惱,所以有「能斷」這兩個字。這就形成金剛的力量,譬若般若的力量。大乘佛教特別強調般若的力量,即智慧的力量。這並非一般的智慧,而是最高的、能夠得到如實觀的智慧,能夠去除一切煩惱,亦可以說是突破一切障礙的智慧,正如剛才我所說的破除局限、全無局限。

  《能斷金剛》的作者是一位鑽石商人,但在他未賣鑽石之前,曾跟一位西藏的上師學佛二十多年,並考到了西藏密宗的最高學位「格西」,是一位非常精通密宗教義的學者。本來他已經出家為僧侶,不知甚麼原因他的上師要他還俗,去學賣鑽石。他聽了上師的話去從商,由學徒開始,學習如何切割鑽石、雕琢鑽石,以及如何買賣鑽石。結果他真的發達了,賺到大錢。後來他把他的經驗,寫成這本書,有人譯作《能斷金剛》,也有人譯作《當和尚遇到鑽石》,這個題目很生動,引起許多人興趣。

  在這本書裡面,作者就提出了以下的思考:

  1. 《金剛經》能幫助你賺錢嗎?

  2. 《金剛經》能提升或改善你的人際關係嗎?

  3. 《金剛經》能幫助你管理員工嗎?

  4. 《金剛經》能幫助你迅速地發展企業嗎?

  5. 《金剛經》能同時使你取得外在的成功又享有健康的心靈生活嗎?

  ……

  看似不可思義,但作者認為是可以的。

  從這裡,我們看到,《金剛經》的身份好像有一些變了,以前《金剛經》幫助我們解除煩惱、得到智慧、成道成佛;現在可以幫我們賺錢,這很符合商業社會的價值觀。人一方面希望事業成功,能夠享受物質的生活,另一方面又希望保持內心的寧靜,保持精神的超越。表面看來,這兩者似乎是有矛盾的,追逐金錢、事業,是一種欲望,是人的貪婪、貪心。原始佛教從一開始,就極力對付這一個「貪」。所謂「貪」、「嗔」、「痴」三毒,「貪」是最緊要的,是人類內心強烈的本能慾望。

  為了對付人類的貪婪,印度原始佛教一開始就使用一種禪觀的方法,叫「不淨觀」,即觀身不淨,在「五停心觀」裡面第一個就是它。通過「觀身不淨」可以觀到我們的肉體不值得留戀,一切美都是虛假的、虛幻的,都是過眼雲煙,最後都會化為醜陋;不止醜陋而且惡臭,令人厭惡,所以不值得留戀這一肉身。

  印度佛教用全力去對付人內心的慾望,所以「不淨觀」這一種修行方法是很辛苦、很不簡單的。但是為甚麼到了今天,反而對「貪」給予正面的評價呢?這真的是很奇怪。所以我們就從這裡開始問:《金剛經》的身份是否轉變了?

2. 宗教的現實意義

  當然,這本書從商業的角度來看,很有可能只是一種包裝,你可以懷疑它有很多動機。但如果你把它理解為:傳統智慧在今天可以幫助我們取得現實的成功。這樣說的話就並不出奇,就如讀《聖經》一樣可以幫助你取得成功。一百年前,馬克思·韋伯(Max Weber )就講基督教的倫理有助於資本主義的發展。基督教的倫理精神即是宗教道德,也是講節儉,講勤勞,講人要取得成果,人生總要有一點成就。中國人的講法就是「立功」,所謂人生「三不朽」,「太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左傳》)排第二的就是立功。立功就是建功立業,比如建立一個王朝、化解天災人禍、抗擊外敵入侵、保護國家安全……這些都是立功。基督教的倫理未必使用這一字眼,但意義是相通的,即人要有貢獻、要有成績、要有成果。馬丁·路德(Martin Luther)的新教倫理就是強調這一點:人來到這一個世界,沒有一點貢獻、沒有一點成果怎能算是一個好教徒?具體來說,就是你要努力工作、努力賺取財富、努力建立自己一生的成續而獲得榮耀,這些榮耀(Glory)最終可以榮耀主、榮耀上帝。這樣纔是一個好教徒。所以宗教在某一意義上說,並不是失敗者獲取安慰、同情之所在,反而是鼓勵我們如何努力去成長自己、去耕耘自己的事業,這是宗教在現實社會中的積極意義。

  但是一直以來,根據我們對佛教的了解,比較強調的不是這一方面,剛剛相反,是對我們自身與生俱來的慾望,如貪、嗔、痴的化解。只有淨化我們的靈魂,淨化我們的生命,纔能得到超升、解脫。傳統佛教是這樣講的。但是現代社會是一個商業社會,對宗教經典的詮釋,是否也要跟著變呢?比如《能斷金剛》這本書,講《金剛經》可以幫你發達,既可以賺錢錢又可過宗教徒的寧靜生活,很符合現代人的價值觀。其實它說的無非就是宗教與人生、與社會的關係。究竟這一關係應該如何說?這就牽涉到歷史、文化、社會的背景。

二、現代人如何讀《金剛經》?

  《金剛經》產生的背景大約是兩千年前的印度。從佛教史來看就知道,兩千五百年前的原始佛教是沒有《金剛經》的,它起碼是在佛滅後五百年纔面世。兩千年前的古印度與今天距離很遠,社會背景已經很不同了,那麼現代人應如何讀《金剛經》呢?和古人的讀法可能很不一樣。我們應該如何吸收佛教的智慧,成為現代人生活、成長、提升自己的資源?這是一個新課題。究竟佛教能夠幫我們解決甚麼問題呢?這是現代佛教徒的課題,或者說是現代佛教思想者、佛教的領導者所要面對的課題。

1. 文化要與時俱進

  這個時代可以說是一個大開大合的時代,自從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真的很不同了。就中國而言,這百多年來,走的是一條很艱難、很辛苦、很曲折的路,付出了很大的代價。西方這兩百年雖說很成功,但現在也一樣危機四伏。原來的制度、原來的管理、原來的生活方式乃至原來的經營方式、生產方式、消費方式全部都要重新檢討,所以最近我寫了一篇文章〈時代正在呼喚新文化〉(註3) 。我們正在面臨著一個大時代,所以對經典可能要有新的解釋。對經典的新解釋亦即是對新文化的尋求,這很不簡單,但是需要你們覺醒。我剛才提到的這本書《能斷金剛》(又譯《當和尚遇到鑽石》),它真正的歷史意義、時代意義就在這裡。表面看它教你的東西很功利,其實不然,它放出的訊息是:經典可以有新的詮釋,經典的身份可以改變。現代人讀《金剛經》與古人的讀法不同了,更進一步說,就是過去所處理的問題現在已經變了。時代不同了,今天所有的問題已經完全轉變了。很多人還未醒,或者根本不知道。很多人面對著這樣一個大時代的轉換非常恐懼,因為發現自己無能為力。無能為力的話你就會萎縮,下一代就不信任你,年輕的教徒愈來愈少,這是大家看到的現象,所以宗教這幾十年來一直不斷走下坡。

  今天,一切古老的宗教、古老的哲學、古老的文化,都需要重新思考。簡單講,在商業社會、消費社會、全球化的社會裡面,宗教還可以發揮甚麼力量?經典還可以發揮甚麼力量?面對這個問題,須要先知先覺的人及時給出指引,這樣人類纔能過關。否則是會死的,食古不化一定會死的,文化一定要與時俱進。中國文化講孔子是「聖之時者」(孟子語),就是說他是一個能夠與時俱進的人。所謂「周雖舊邦,其命維新」,中國民族的精神就是不斷創新。我們是一個古老的大國,但是我們不會被歷史淘汰、不會被時代淹沒,就是因為我們不斷創新,這就是中國的文化精神。

2. 佛教思想要現代化

  我在四十多年前已經提出「佛教思想現代化」(註4) ,這個觀點是我在七十年代初第一個提出的。佛教思想要現代化,這不單只是一個口號,我同時還做了很多工作,把佛教裡面很多重要概念,做了新的詮釋,對佛教的精神也做了一個新的詮釋。在八十年代的時候,佛教所有重要的經典我幾乎都講過,並盡量給出新的詮釋。就是用現代的思維方式、現代的語言來開發它、來發掘它的智慧,讓現代人可以吸收。我的工作只是一個橋樑,這幾十年來未能把它進一步轉化,還有待大家繼續努力。近二十年來我比較少講佛學,因為我發覺中國的命運、人類的命運就繫於下一代,如果沒有好的下一代,接不上的話,我們的文化就會斷、會死,所以我覺得教育工作才緊要。這二十年我主要從事教育的工作,重新辦幼稚園、重新辦小學。但是,我對古代的經典,不論是儒家還是佛教,我都是非常關心的,也會時常與大家一起分享。

3. 《金剛經》的不同講法

  《金剛經》我不是第一次講了,二十多年前就講過。但這一次的講法有些不同,以前的講法著重於客觀地了解,解釋它的脈絡、背景,分析它最重要的問題是甚麼,應如何理解。客觀的東西一定是知識,不是你自己個人的感受,關鍵在於有根有據。要有根有據就要對經典的文字有認識,要對翻譯的原文有了解,甚至要追溯到梵文本,不同的翻譯本要作比對。在中國,《金剛經》的翻譯最少有六個譯本。在六個譯本裡面,不同的大師的翻譯是有出入的。從客觀了解、學術研究的角度,你就要對這些資料進行認識、比較、核定。這是一個大工程,因為會牽涉到文獻、語言、歷史、哲學,至少要有這幾套訓練纔可以好好地了解經典。這種做法與法師講經不同。法師講經著重在信仰的立場,不免忽略了客觀根據,往往合理性、正確性不足,而且很容易出現不同人不同講法,對一些知識性的問題不一定能很好解答。今天我再講《金剛經》和以前講法不同,著重在我們讀《金剛經》時會產生的問題。古人說共有二十七疑。我們不需要全部講,選擇最重要的、最有核心意義的、與現代人很有關係的、及現代人很想問的問題去講。

三、《金剛經》的現代應用

  基於以上所說,今天開場白的第一個問題,你學《金剛經》想得到甚麼?比如剛才提到的那本書的作者,他發現讀《金剛經》可以幫賺大錢,有沒有理由呢?是有理由的。

  第一,賺錢不是罪惡,最緊要的是錢的來源乾淨。孔子也講「富與貴是人之所欲也,不以其道得之,不處也。」所以最重要是「取之有道」。這本書也這樣說,只要金錢來源健康,賺錢也是精神生活的一部分。即賺錢之上有一個更高的原則,掌握這個原則,你的貪慾就會得到收歛、得到調理,「貪」不會出界,不會令你陷入瘋狂、不擇手段。人如果不擇手段的話,錢的來源就不健康了。所以說,賺錢本身不是罪惡,而且是正當的,與我們的人格不會產生抵觸,關鍵是「取之有道」。

  第二,在「取之有道」這一原則下,賺錢就不會影響我們身心的健康,不會影響我們做人。佛教講因果,現代人講合理性,道理是相通的。如果你心中有主,對財富的追求不是一種貪婪,你內心就會安樂,你的精神生活就可以建立到起來。

  第三,成敗不重要,重要的是不要留下遺憾。按佛教所說,一切是眾緣和合,不是你個人的條件、個人的主觀所能轉移的。生意也是如此,事業會有它的成與敗。但從歷史來說、從因果來說,就沒有成敗。如果你能夠看到這一點,你就懂得如何正確地、合理地處理你的財富、處理你的事業,這樣你就能超越成敗,就不會有遺憾。人有遺憾的話,精神就解放不了、解脫不了;人沒有遺憾,即得到了自己本身的自由。這可以說是《金剛經》的現代應用。

  以上三點,你能夠好好了解的話,就會知道,原來《金剛經》可以幫助我們達到這幾方面。如果你要再深一步去了解,為甚麼會這樣?那你就要學佛學了,要讀《金剛經》了。因為《金剛經》是佛學的一個高峰,它當中包含了由原始佛教到小乘佛教到大乘佛教全部發展的過程。在這個過程中出現過很多問題,有所謂「二十七疑」。當中有些佛教內部的問題,是印度文化背景下面產生的,不一定是我們現代人所關心的。所以不要執著於這二十七個疑問,而應關注《金剛經》在現代的應用。明白這一點,你的思想纔會突破、會上升,你纔知道《金剛經》教我們甚麼。

  古人讀《金剛經》,著重它的神秘效用。《金剛經》是咒語,你只要唸它便可,不需要解釋,不用分析,就是唸。不單止要唸熟,還要虔誠,絕對的信任。通過虔誠的背誦、念誦,就會心想事成。這就是過去佛教徒對《金剛經》的看法,它有無數的靈驗故事。但是現代的社會背景、文化背景不同了,《金剛經》的身份亦會轉變。《當和尚遇到鑽石》這本書所提示的就是這個問題。因此,現代人要對《金剛經》有新的認識,重新了解《金剛經》的現代價值。

  我們需要這樣去處理傳統文化,而不是復古主義。我們這門課講的是宗教,其實就是在說文化,也是在說智慧。今天真的與以前不同了,人必須要有覺悟、有覺醒。四十多年前,我提出「佛教思想現代化」的時候,當時的狀況真的是很落後,很多人讀幾十年佛經,只懂唸、懂背,不知道說甚麼,不知道它在處理甚麼問題。現在好了一些,四十多年來我寫了很多書,也有佛學教科書(註5), 影響了很多人。坦白說,對佛教的現代化是有貢獻的,起碼它的面目清楚了。但是很成功嗎?未必。因為傳統的力量大太,新觀念一出來,就會被視為洪水猛獸。我亦被人批評、被人罵,如《金剛經》初出時被人罵一樣,大乘佛教初起時,也被傳統佛教罵。因為人們習慣了一種方式、一種概念、一種講法,你一改變便立刻被斥為離經叛道。所以人真的要有智慧,沒有智慧的話,就會永遠墨守成規,文化就會僵化。人的思維不突破,人的精神一定萎縮。我們今天就是面對這種情形,所以我說讀《金剛經》是可以令你的頭腦覺醒,令你整個的世界觀不同。你纔了解甚麼是佛學,甚麼是《金剛經》的精神。我前面提到,《金剛經》就是教我們打破一切局限,這是一句原則性的話。具體來說,就有很多很多不同的局限你要面對,這是分析性的,要看內文,以後我會一一講出來。

   
註:  
   

1.

《金剛般若波羅蜜經》又譯《能斷金剛般若波羅蜜多經》。

   

2.

梵文

簡稱《金剛經》。
   

3.

霍韜晦〈時代正在呼喚新文化 —— 丁酉年新春有感〉,原刊《法燈》416期,2017年2月。

   

4.

「佛教思想現代化」於在佛光山作系列講座首講〈佛教研究的方向〉時提出。講稿由慧海法師紀錄發表於《覺世》月刊。於《現代佛學》、《學佛之門》當中有提及此觀點。

   

5.

霍韜晦編著《佛學》(上、下)香港中文大學出版社1982-83年。

   
  

 
 
→下載全份《法燈》
 
→返回首頁
→返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