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韜晦

(原刊《法燈》434期,20188月1日)  

  【編者按】二零一六年秋季,法住文化書院開設二年制「國學專修班」課程,由當代思想家、國學大師霍韜晦教授親自設計並主講。為正本清源,首開「國學正名」一科。本文即根據第一講課堂筆記整理而成。

  今天我們要講「國學正名」。簡單說,就是要給「國學」下個定義。

  「國學」能下定義嗎?可能很多人要問這個問題。為甚麼不能呢?下定義就是定位嘛,「國學正名」就有這個意思。當然,下定義,可以從不同角度、以不同方式來下,所以可以討論。

  在還沒有給「國學」下定義之前,我們先談談背景。

一、在全球化時代,為甚麼要講國學?   

  在全球化的時代,我們為甚麼還要再講國學?這是個大問題。

1. 甚麼是「全球化」?

  「全球化」這個概念,可能是從上世紀八十年代慢慢出現,但「全球化」作為一個文化進程,已經幾百年了。十三世紀西方人講商業革命,已經開始從地中海到東方尋找原料、尋找市場。因為西方資本主義的發展需要尋找更多的資源,也需要更大的市場,還有資金、技術和人才,都很重要。所以就會形成資源、市場的全球分配,資金、技術、人才的全球流動。這就是全球化,是資本主義發展的必然結果。當然,全球化發展到今天,已不光是經濟的全球化,它背後是整個操作系統、管理模式乃至政治體制的全球化。所以我說,它實質上是文化的全球化。

  現在大家都在談世界文化的共生,要重視多元文化:不同文化可以互相交流、互相尊重、互相包容,一方面保持自己的獨立,一方面向其他民族、其他文化開放,大家可以和平共處。這就是所謂「多元文化」,在歐洲已經講了很久,現在加拿大、美國、新加坡也都在講多元文化。

  但你如果強調多元化,就跟全球化有衝突了。因為所謂「全球化」,其實是西方經濟發展模式及政治管治模式的全球化,是以西方文化為標準或軌範,來要求世界上其他國家和地區,也按照它的方式開展經濟活動、社會活動,乃至政治管理。一句話,就是將西方的生產方式、管理方式、思維方式推向全世界。不客氣地講,我稱之為思想的殖民、文化的殖民。大家都知道,香港曾經是英國的殖民地,還有澳洲、印度、新加坡、馬來西亞等,都曾經是大英帝國的殖民地。第二次世界大戰後,都紛紛獨立了。但是,殖民地雖然取得了政治上的獨立,但是思想的殖民還在繼續,文化的殖民還在繼續。你沒有話語權,你的管理體制、操作方式,都要依它運行,背後是整套西方思維。這整套西方思維統治著全世界,這就是思想殖民、文化殖民。

2. 全球化與本土化

  這樣下去,會產生甚麼問題呢?簡單說,就會引起本土思想的反抗。也許有人不理解,認為在全球化的時代,大家都天下一家了,都認同現代化了,認同自由民主是普世價值了,認同西方這一套是唯一的模式、唯一的體制、唯一的解決問題的辦法了。但事實偏偏就不是。你看恐怖主義的出現就很明顯了,而美國本身同樣充滿矛盾與分裂,種族問題到現在還是很難解決。美國總統特朗普在競選時就提出,要在美國和墨西哥邊境築晼A不讓墨西哥人過來。在某種意義上說,這就是本土主義。其實,本土化很早就已經出現了,只不過現在愈發明顯。

  為甚麼全球化會引起本土思想的反抗?因為「我們」不見了嘛。正如美國亨廷頓所提出的——「我們是誰?(who we are)」你看,連他們都提出這個問題。說明甚麼?全球化跟本土化是並行的。全球化實際上就是資本主義、殖民主義、帝國主義的擴張。但是,被侵略、被殖民的地方,不甘心受壓迫、失去權利、失去身份,肯定要反抗嘛。不同國家、不同地區要守護自己的本土文化,就是要尊重自己的傳統,守護自己的傳統,這就會產生本土化。所以在全球化背景下,本土化一定會出現。走到極端就會產生恐怖主義,這是歷史問題的遺留。如果不讀歷史的話,怎能明白啊?

  當然,講到本土化,就容易引起衝突了。如果每個人都強調自己的信仰,每個人都歌頌自己的文化,各說各話,就很難達成共識。大家沒有共識,怎麼並存在這個世界啊?所以多元文化走到最後,想共生很難,這是現實問題,我很多演講都提到過,這裡就不多講了。我現在講的是從歷史大勢來看,全球化、本土化不是今天開始衝突的,它已經幾百年了。

3. 「中體西用」的失敗

  幾百年的全球化浪潮把我們的根都拔起來了。遠的不說,自鴉片戰爭之後,西方的挑戰一波接一波,打的仗一場接一場,我們的損失一次比一次慘重。於是產生洋務運動,最先是曾國藩、李鴻章等人提出,但真正做一些事情的是張之洞。他正式提出「中學為體,西學為用」的口號。「體、用」這對範疇,是中國哲學固有的範疇,孔子的時候就已經具備雛形了。後來經學發展,要通經致用,就是以「經」為體,希望它能發揮作用。張之洞搞洋務運動,本來是希望守住「中學」這個「體」的,但是中國在甲午戰爭中被日本打敗,洋務運動徹底宣告失敗。痛定思痛,康有為提出君主立憲,孫中山則主張推翻帝制。隨之辛亥革命爆發,西方文化的影響越來越強烈,越來越深入,後來又產生五四運動,很快又是日本來侵略。雖然最終我們打敗了日本,但是中國受傷太深,對自己的文化完全失去信心。中國共產黨建國後,又出現文化大革命,更是將自己的文化連根拔起。這個過程大家都知道,我就不多說了。

  總之,這一百多年來,我們曲曲折折走了很多冤枉路。到現在纔發現,我們真的沒有自己了,中國人的靈魂沒有了,我們在精神上變得無家可歸。這句話在八十年代的時候,余英時已經講了:中國所謂儒學,孔夫子的學問,已經變成「遊魂」了。遊魂就是沒有「體」了,沒有可以依附的肉體了。

  所以「中體西用」到後來完全講不下去了。這個「體」早就被換了,在民國初年就換成西方的「德先生」、「賽先生」了。中國文化的命脈從那時就斷了,已經一百年了。民國初年還有一些大師,看到這種情形,要起來守衛中國文化、保護中國文化,跟我們現在面對全球化是一樣的。所以講國學不是從今天開始,在某個意義上講,它是對外來文化的一種反應,或者是一種反擊;是出於一種防衛的心理,對我們自己的一種保護。

4. 重講「國學」的原因

  回到這個問題,在全球化的時代,我們為甚麼還要講國學?道理很簡單,就是我們不能把自己丟掉,我們不能失去自己的根,不然我們會陷進虛無裡面,不知道自己是誰。換句話說,我們不能就這樣死掉,我們要尋回屬於自己的生存的權利。現代人講生存的權利,從法律層面講,從人權層面講,從政治層面講,從軍事層面講,都沒有到底。要講到根本,一定要從文化層面講,所以要講國學。

  其實,其他國家也講他們的國學,只不過沒有用這個概念罷了,現在大家都用「本土主義」。全世界都有本土主義產生,越來越厲害。實際上就是全球化的反動。

  為甚麼會產生本土主義?我剛才提了,首先是為了防衛,就是怎麼保護自己;再深一層,就是對歷史文化要珍惜,要守護自己的傳統、守護自己的文化。這是我們現代人的使命。但一般人沒有達到這個層次,只是心理上覺得很恐懼,不知道自己是誰了,找不到方向了,不知道怎麼做人。港人現在就是這樣,沒有方向,不知道該幹甚麼,只是覺得內心有很多不滿要發洩。不止香港,全世界很多地方都如此,美國人也有很多不滿,對精英主義不滿,對大財團不滿,對極端的資本主義不滿,否則為甚麼特朗普得到那麼多人的支持啊?但是,大家儘管有很多不滿,自己又沒有辦法,所以現代人有嚴重的無力感。大家可以研究一下,現代人的無力感是怎麼形成的?你有沒有辦法化解這種無力感。大家也可以思考:在全球化和本土化這兩極對立裡面,有沒有第三條路?能解決這個對立與矛盾嗎?當然,你不一定能馬上提出甚麼解決方法,但至少引起自己的思考。

二、中國人必須認識自己的身份

  上世紀六十年代,我的老師唐君毅先生寫過一篇非常動人的文章《說中華民族之花果飄零》。那時他到了香港,看到大家都在拼命地學英文。對英語的崇拜,對外國文化的崇拜,成為普遍的社會現象。唐先生很痛心,中國人守不住自己的文化,只一味羡慕別人,認為西方文化高人一等,甚至以不懂中國文化為榮。他歎息中國文化就像一顆大樹一樣慢慢凋零,我們好像樹上開的花,風一吹就散了,樹上結的果隨風飄散,越飄越遠。這篇文章寫得相當悲情,很多人有同感,引起很大的震動。他寫這個文章到現在超過50年了,這個情形依然存在。大家知道,我做的學術文化工作基本就是繼承唐先生。

1. 何謂身份(Identity)?

  今天我們講身份,就必須對「身份」這個概念有深入一點的了解。

  何謂身份(Identity)?簡單說, 就是你是誰,你是甚麼人?首先,你作為一個主權國家的一份子,有國籍,有護照,有合法的公民身份。這是法律意義、政治意義上的身份。除此之外,身份還可以有不同層次的理解。

  比如,說到身份,我們可能會想到,我的父親是誰,爺爺是誰,祖宗是誰?這是血緣。父親一系,母親一系,一代一代的傳承,構成我們的血緣關係。除了血緣還有地緣,我們在同一地區一起生活,面臨共同的自然條件、歷史條件,還有生活環境的挑戰,這就形成地緣關係的組合。根據血緣和地緣,我們可以找到自己所歸屬的家族、宗族、鄉里、祖籍。但是,人除了血緣、地緣的結合之外,還有歷史的因緣,我稱之為「史緣」。此外,還有「情緣」。人與人之間的相交、相知、相通,是可以超越血緣、地緣,甚至史緣之上的。這個「情」不是狹義的兒女之情,而是每一個具體的生命與生命之間因互相愛護而願意彼此付出和成全。這些關係都可以構成我們身份的一部分。所以,除了法律意義、政治意義上的身份之外,我們還有以下層次:

  一種是種族意義上的身份,比如從生物學角度而言,有黃種人、白種人、黑種人等。再細分下去,黃種裡面還有不同的種族。中國絕大部分是黃種人,但是我們有五十六個民族。

  還有一種是社會意義的身份,比如職業,現代人越來越重視社會分工,用你的職業來證明你的存在。你是律師、醫生、教師,工程師,這就是你的社會身份。

  我們現在比較強調的是文化意義上的身份,因為人人都是歷史的存在(A Historical Being),前有所承,後有所開,你不能離開歷史而存在。明白這一點,你就不會放大自己,唯我獨尊。所以,對前面的人,我們要感激他們、繼承他們;對下一代,我們則有責任,要愛護他們、成長他們。

  從文化裡面再提升就是精神意義,文化的內容很豐富,不單是語言,不單是文學,不單是歷史,裡面更有一種精神透顯出來,它是一種無形的存在。當你從歷史文化中看到前人的努力和付出,你不單單是感動,而是發現更高的價值,進而產生精神的嚮往。精神所在的地方,就是你的身份最深的根據,也就是具有存在意義或本體意義的身份。

  西方講存在(Being), Where are you ? 「你」在哪裡? I am here.「我」在這裡。這句話你們要好好體會。「我」就在這裡,我離開就不是我了。房子可以換,工作可以換,國籍可以換,但有些東西你不能換,這就是你的身份,是你存在的最深最深的理由。這就是哲學上講的本體意義的存在。

  我把身份分為以上六個層次,是為了讓你知道,原來做人不簡單,要找到自己的身份不簡單。中國人講認祖歸宗,就是要找到你的根源,找到你生命的本源。

2. 身份之構成

  剛才講了這麼多身份,我用一個三角形來表示:

  本體
(生命之在其自己)
 
   
社會生活
(生命之外向表現)
歷史文化教育
(生命之縱貫表現)

  上面尖頂是本體,我說「生命之在其自己」,這就是存在意義上的身份。左下角是社會身份,可以通過你的職業、你的族群、你的社會生活來展現,所以我把它稱為「生命之外向表現」。右下角是歷史文化教育,就是我前面提到的「史緣」,我概括為「生命之縱貫表現」。社會生活是橫向的展開,歷史文化是縱向的展開,這一橫一縱,就是空間和時間的構成。

  人作為時空中的存在,可以有多重身份,這個三角形就代表了身份的構成。有些身份可以改變,可以轉換,但是,其中有不變的東西。真正決定你身份的東西是甚麼?這纔是生命的根本。找到它,也就是找到了自己存在的核心。

3. 身份的意義

  身份的意義首先就是找到自己的存在,知道自己是誰。

  現代人喜歡講身份認同,認同甚麼政府,認同甚麼國家,認同甚麼文化。認同是可以改變的,因為你有選擇權,這是現代社會的人權法賦予你的。婚姻可以自由,宗教信仰可以自由,國籍的選擇也可以自由。但我說真正的身份是不可能改變的,這就不是認同的問題了。嚴格來說,你不能通過主觀意識決定,不能通過理性思考獲得。真正的身份輪不到你來選擇,就好像你不能選擇你的父母一樣。你的生命是你的父母給你的,是你的祖先一代代給你的。你不能否認,不能改變,只能發現,只能領悟。發現你自己是誰,領悟你自己是誰,確定你自己是誰,這就是禪宗講的「本來面目」。找到你的本來面目,你就找到生命的立足點,你纔能安安穩穩的存在於這個世界,你纔能真正安身立命。所以這不是認同的問題,是你領悟自己本源的問題。

  生命的本源只能發現,只能領悟,這就牽涉到哲學的方法論了。學國學不能繞過方法論的問題,這個我們以後在講。

  身份的意義的第二點,就是知道自己的歸屬。找到自己的存在,知道自己是誰,還只是個體的發現。你屬於哪一個族群,屬於哪一個文化,屬於哪一個國家的歷史。就像河流一樣,從源頭下來,分成很多的支流。你要往上面尋找,找到你的源頭、你的歸屬。那是你的根、你生命的本源,你發現原來你就是屬於這裡。這是一個發現,不是選擇。發現後你就定在那裡、守在那裡,你就會產生一個義務、一個承擔,你就知道自己該做甚麼了。

  所以,第三點就是發揮自己的貢獻,提升自己的境界。當你知道自己是誰,找到了自己的歸屬,你就會明白自己不能光是被動地接受,還要積極地回報,發揮你的所長,對群體、對社會、對歷史要有承擔、有貢獻。在這個過程中,你就發現生命存在的意義了。原來自己的努力、自己的付出可以對他人有幫助,可以對群體有貢獻;而且隨著你的成長,你的能力越大,你的貢獻越大。然後你就會明白,自己的生命是可以成長的,境界是可以不斷提升的。比如,從功利的世界提升到道德的世界,從道德的世界提升到精神的世界,這就是我們的成長。

三、國學是成長自己的資源

  今天我們講國學,首先就是要知道我們自己是誰。知道自己是誰,找到自己的歸屬,你就站得穩,不會飄了;你就知道自己該做甚麼,怎麼提升自己。簡單一句話,國學是我們成長自己的資源。

  我們讀書,我們學習到底是為甚麼?是為成長自己,這纔是根本。不是為了找工作,不是為了提供職業的需要、技術的服務,不是為了成為專業人才。如果這樣我們就把目標搞錯了。「君子不器。」(《論語.為政篇》)讀書的真正目的是為了成長自己,這就是孔子講的「為己之學」。讀國學,就是幫助我們成長自己,幫助我們建立自己的人格,幫助我們把最深最根本的身份立起來,知道我是誰,我要做甚麼樣的人。一句話,就是建立你自己。

  孔子說「三十而立」,「立」就是站得住。怎麼纔能站得住?非常不簡單。現實生活中,很多人站不住。一個浪潮來,就垮了;一個挑戰來,就無法回應了;一個小小的麻煩、小小的障礙,就不能面對,化解不了了。所以說,成長是個大問題,人一生的努力,就在「成長」這兩個字。

  成長為甚麼?就是立起來。我們讀書、學習、突破,就是為了這個。國學就是提供這個資源,讓你從中發現自己該怎麼做人。明白這一點,你就不會錯認。否則,你就很容易離開自己,掉到概念、文獻、資料裡面去。清代很多學者就是這樣,掉到知識裡面去了,沒有回到自己的生命。所以我說「文化回歸生命」,國學就是我們的文化,回歸生命纔能對你的成長有幫助;「讀書長養性情」,讀書不是為了學知識,而是為了幫助你的性情成長、成熟。這兩句話明白了,你就知道國學的價值在哪裡了。

 
 
→下載全份《法燈》
 
→返回首頁
→返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