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將亡,誰能覺醒?
——戊戌新年寄語

霍韜晦

(原刊《法燈》428期,201821日)  

  
  歷史面臨大變,舊有秩序不斷解體,新秩序遙遙無期。

  舊有秩序,中國和印度已經被摧毀在先,中國險些被列強瓜分,印度則亡於英國二百年。其他中東、非洲、南美,則更不用說了。總之,全球的固有秩序已被西方徹底改造。因為它們「先進」,讓你欽羨、嚮往,不由自主地亦步亦趨,最後連自己是誰也不認得。

  這是思想殖民和文化殖民,而不只是領土殖民,只有到達這一步,西方文明纔可以傲視群倫,永遠站在地球的頂峰,冷眼笑看被其所愚弄的數十億人。

  不過,歷史在變。西方文明的霸權時代也快要結束了。雖然美國手上仍有兩大法寶:美元和美軍,前者控制全球金融,後者威嚇和懲罰所有不聽話的國家。一手金錢,一手武器,誰敢不從?

世界沒有永恆的帝國


  但偏偏,金錢和武器從來都不是最強大的力量,人心纔是最強大的力量。失去人心,權力的寶座誰也坐不穩。在人類歷史上,秦漢帝國、羅馬帝國、蒙古帝國、伊斯蘭帝國、西方帝國,都曾經無比強大,但現在如何?世界上沒有永恆的帝國,權力膨脹到極點就會從高處落下。這正應了中國人的一句老話:物極必反。今天的美元誠然強勁,美國聯儲局控制全球金融,但歐元和人民幣已經開始抬頭,中國和若干國家已經直接使用人民幣交易,連德國、法國最近也把人民幣作為國家儲備貨幣之一,可見有些東西不是某一大國所能完全控制的。晲中w壞,大廈將傾,這不是不可能的事。

  再說軍事,美國自恃掌握最強、最多核武器,不允許別人和它分庭抗禮。美國人忘了:核子武器只是一種恫嚇,一種姿態,根本不能使用。當年美國把原子彈投入廣島,其殺傷力之大,導致平民大量死亡,的確瓦解了日軍的作戰意志,對提早結束二次世界大戰有功,但遺害至今不絕,日本人反而得到許多國家的同情。今天的核彈較之當年的原子彈厲害百倍,即使你的核子彈頭比別人多,但別人一個反擊你也受不了。

  這是毀滅全人類的戰爭,連同幾千年的文化。

世界毀滅的可能性

  正因為這種戰爭沒有贏家,所以弱國、小國都以此作賭注,威脅與所有大國平起平坐,否則同歸於盡。

  人類思想發展到這一步,非常可怕。若問理由,弱國、小國都很有理由。因為它們受害已久,吃虧已久,一股怨氣,無處發洩。正是「時日曷喪,予及汝皆亡。」(《尚書.湯誓》

  歷史的法則很清楚:你不能只責怪別人,你必須檢討自己。自己種下的因,就有今天的果。所有的變異不是從對方開始的,而是從自己開始的。責怪別人,只有把矛盾弄得更尖銳、更緊張。當情緒升級,就不是理性所能控制。因此,世界毀滅不是不可能。

美國已喪失領袖風範

  美國的處境就是如此。它身為大國,領袖群倫,卻毫無領袖風範:只想利用自己的優勢控制別人、敲詐別人、愚弄別人,在國與國之間製造矛盾,挑撥離間,然後從中取利。甘心為美國作馬前卒的,如日本、韓國、台灣,甚至印度、澳洲,以為找到了靠山,聽美國指揮,圍堵中國,把東西兩大陣營拉回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的冷戰時期,十分可笑。不要說中俄兩國的實力和當年已非同日而語,而且世界局勢已變,不但由兩極關係變為多邊關係,而且貿易的方式、生活的方式也大有不同。大家都要參與這個全球市場一體化的遊戲,並且顯示自己的角色。甚麼國際規則、聯盟、條約,都是一時的,隨時可以換,因為現實利益纔最重要。美國已經退出許多國際組織,因為它要「美國優先」,對這些盟約根本不尊重,你還要把命運交給它嗎?

  世界將走向分裂、對立、爭吵、消耗、混亂,但另一方面我們又必須同居於地球村,這就是命運共同體。誰也不能獨善其身。美國作為亂源,破壞全球關係,不是逆天而行嗎?

  正因為美國人的狼子野心,它要掌控世界,所以各地不會平靜到哪裡去。中東打的是代理人的戰爭,已七十年,問題不但沒有解決,還愈演愈亂。儘管巴勒斯坦、伊拉克、敘利亞、利比亞,已死了無數平民,城市變成廢墟,難民湧向世界,但停火仍無希望,因為背後的大國不妥協,戰爭仍會持續下去。

西方殖民主義種下的惡果

  這是歷史問題、宗教問題、政治問題,還是經濟問題?有人說,這就是亨廷頓所說的文化衝突的典型事例,其實是現實利益擺不平,所有的惡果都不是現在發生,而是西方殖民主義者的利益分配,退出中東時卻又把分裂、離間中東的種子埋下,就像當年英國退出印度大陸,分裂印、巴兩國;退出香港,培植對抗中國的民主力量一樣。拿民主、自由、宗教信仰來做文章,那是項莊舞劍罷了。但一般人看不透,反而隨之起舞。頭腦真簡單!

  今天的問題,是西方文化經幾百年的恣虐,以居高臨下的姿態卑視、輕視其他文化,如今百病叢生的問題。它以為自己天下無敵,應該獨霸世界,對別人指指點點,所以這不是文化衝突的問題,而是對其他文化的不尊重、不了解、不公平的問題。哪裡有壓迫,哪裡就有反抗。說甚麼平等、人權,全是假的。當你感到將被別人滅族,傳統文化、生活方式、信仰、信念被連根拔起,還不反抗嗎?回教的原教旨主義就是這樣造成的。

  所以這是心態問題,西方人對自己的成就太自負了,一直看不到自己的局限和缺點,認為自己當世界老大是理所當然的;而且驕橫,手裡拿著美金和核武,擺出你能奈我何的樣子。

資本主義摧毀性情

  其實,西方的資本主義,連同它背後的一套機制,已經腐敗。資本主義鼓勵競爭,勝者全取。於是在貪念之下,人人瘋狂,害怕失敗,精神壓力極重。為了自保,人原有的人情、體諒、憐惜、友愛、互助,全被摧殘,人已經變得不像人,因為已經失去了寶貴的性情,反而認為自私自利是理所當然。

  人與人之間沒有了真誠,沒有了信任,沒有了無私之愛,難道這就是現代人追求的理想世界?

  在政治上說,人要保護自己的利益,不能只靠法律,必須追逐權力,以公權來維護資本主義,以為擁有權力等於擁有一切。這比金錢更可惡、更無理。結果「權力使人腐敗,絕對的權力使人絕對腐敗」。像特朗普,美國人把權力交給他,結果亂天下。

  政治與經濟的敗壞,最後一定影響到整個社會的安定與和諧,人人內心充滿懷疑和不滿,那就是亂源。從國際關係上說,美國是亂源;從社會現實上說,人內心的欲望、自私本能,導致懷疑和不滿,那當然是亂源。亂源在心,不在外。

人性的醜陋如何化解

  但誰能化解人性之私、權力之欲、財富之貪、名位之想?甚難!甚難!人類幾千年的文化,無論東西,都是對向這一問題。不過所提供的方案,並未看到效果。

  這纔是真正的文化問題,即如何培育出有高尚人格、化解人性之私的人,做事不逃避、肯承擔,「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胸懷廣闊,信念堅定。社會纔有希望。

  振頹起衰,關鍵在有人才;人才的養成,關鍵在教育。當然不是現今社會強調的知識教育和科技教育,而是生命成長的教育,性情覺醒的教育。中國社會過去有「士」,「士」者,「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遠」,以「仁」為己任,至死方休,其壯烈之處,可以驚天地而泣鬼神,今天社會有所謂「精英」知識分子,或稱為「公知」(Public Intellectual),為社會扮演正義角色,發聲批評社會歪風或政府施政不當之處。但「士」之精神已遠去,公知則淪為某些利益階層的代言人,早被唾棄,無人尊重。歷史似乎愈演愈下,經歷了那麼多的災難和大變,似乎都沒有從中取得教訓。

人類最險要的關

  文化與人性的衝突,生命的兩重結構,也許纔是人類最險要的關。生命求道,但另一方面,道與魔俱長,所以總是升降、隱顯,循環不已。如《易》之陰陽、相繼、相入、相轉、相變而生,無有窮盡。

  那麼,這是一套歷史哲學和宇宙哲學嗎?不是。歷史哲學和宇宙哲學不過是人類理性思維的產物,然後套上客觀世界,根本就是一孔之見。須知天地的運轉不全然是理性所能測度,生命的秘密也不全然是理性所能透入。理性只是我們思考問題的一個工具,依邏輯、依數據,動而愈出,只有讓你墜入深淵;不斷追逐結果,在無垠的太空中迷失。有誰知道:我們有更超越和更直接的方法!

  總之,西方文化這幾百年介紹給我們的,並不是生命真正需要的。我們想建立一個有情有義、溫暖的社會,卻愈來愈遠。目標錯了,以後的路會全錯。

  佛教說:「回頭是岸」,那就需要覺醒,對我們今天的政治、經濟、科技的世界覺醒。我們必須重新思考:人生追求甚麼?人生的價值何在?不要聽生命科技的人說:我們會不死;靠科技的力量,我們將成為「神人」。這不只虛妄,而且會把生命的意義變得蒼白。試想:如果生命不死,你活著幹什麼?所有的事情都是可做可不做,一切價值歸零。

  必須指出:人類從未如此虛無過,過去我們有目標、有追求、有理想、有承擔,但現在甚麼都不需要有。存在,等於不存在。這是生命的沉淪,文化的沉淪。

  讀到這裡,你就知道文首所提出的「歷史面臨大變」是甚麼意思:人類正處於從未有過如此兇險的時刻。天下將亡,誰能覺醒?
可悲的是:我們大家都不知道覺醒。順著資本主義的市場規則而去,麻木了。

  旋轉乾坤,首先需要中國的「士」,而不是資本家和總統。

  謹以本文,迎接戊戌新年!

 
 
→下載全份《法燈》
 
→返回首頁
→返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