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韜晦

(原刊《法燈》416期,201721日,丁酉年正月初一)  

【編者按】2016年11月5日,馬來西亞南方大學藉四十一週年校慶之際,特邀該校學術顧問、當代思想家、教育家霍韜晦教授作專題演講。由於主題正切合當地多元種族社會所面對的現實問題,受到有識者之極大關注。茲徵得講者同意,刊其要義,以饗讀者。

  很榮幸被邀請來南方大學演講,並參加貴校校慶,讓我見證了南方大學的成長和輝煌的教育成果。感謝王潤華教授剛才的介紹,實愧不敢當。我個人所作的非常渺小,雖然在學術研究上曾提出一些理念,但還不敢說有甚麼貢獻。

  今天我演講的題目是「文明的衝突與化解」,因為時間關係,我希望以簡潔的方式和大家分享。

一、文明衝突是個廣受注意的議題

  首先,從歷史來看,「文明衝突」這個題目已經討論很久了。一九九三年美國哈佛大學政治學教授亨廷頓(S.P. Huntington) 發表了著名的《文明衝突論》(The Clash of Civilizations),引起了熱烈反應。他強調,他所屬的西方文明正受到其他文明的挑戰,走向衰竭。他所指的西方文明主要是以美國文化為代表的基督教文明,其他文明主要指伊斯蘭教文明和儒教文明。西方文明將來還能領導世界嗎?各文明的衝突有無辦法解決?

  亨廷頓認為,由各大文明的核心國引發的全球性的大規模戰爭不大可能發生,但地區性的、小型的衝突將會不斷爆發,他稱之為「斷層線的衝突」。它是長期的、持續的,並且很難調解。衝突、調停、妥協、簽約、停火,將會不斷循環上演。他亦承認:文明衝突是對世界和平的最大威脅。因此,他希望建立一個全球化的秩序,讓各大文明共存於這個秩序之下,互不干涉,避免你死我活的鬥爭。即使發生斷層線戰爭,也可以通過調解來解決。他提出三個原則:一是避免原則,即避免干涉別的文明;二是調解原則;三是求同原則,即在各大文明間找到共同點,求同存異。儘管如此,他還是預感到衝突是難以避免的,因此,他最後的態度是比較悲觀的。

  亨廷頓的觀點引起了學術界的普遍關注,很多人紛紛參與討論,也有相當一部分人不同意他的看法。我這裡不詳細討論了。

  需要指出的是,文明衝突究竟只是指文明與文明之間的衝突,還是也包括文明內部各地區、各分支之間的衝突。比如越南,本來就是中華文明的一個分支,二者同源同質,為甚麼反而難以相處呢?又如日本,與中國本是一衣帶水,同文同種,為甚麼一直衝突不斷,而且爆發那麼殘酷的、曠日持久的戰爭呢?再如台灣與中國、中國與香港,其文化更為親近,為甚麼也有矛盾和對立呢?弄至台灣要搞「台獨」,香港也有人要搞「港獨」,難道也是一種文明衝突嗎?所以,「文明衝突」的提出,引起了很多不同的反應。

  就現實而言,亨廷頓的理論自發表之後,世界的確發生了許多衝突,其中包括不同文明之間的衝突和文明內部的衝突,比如,在中東地區、東太平洋地區、以及歐洲各地,都連續不斷地上演,世界局勢似乎證實了亨廷頓的預言,而且愈來愈嚴重,找不出解決辦法。

  對此,我有不同的看法,我認為,所謂「文明衝突」,不過是個偽命題。把衝突歸咎於文明的差異,更是倒果為因的看法。

二、文明衝突是個偽命題

  為甚麼這樣說呢?

  因為文明的主體是人,是人創造了文明。只有人(個人及集體)和人之間有衝突,文明作為人的創造物,被創造者本身不會衝突。正如軍事武器、生產技術、政治制度、風俗習慣,只存在著差異性問題,用者的選擇才是問題。

  用者的選擇代表了用者的價值觀,這包括許多層次:生活的、欲望的、本能的、習慣的、心理的、物質的、財富的、感情的、知識的、技術的、理念的、信仰的……不能一概而論。

  人與人之間、機構與機構之間、公司與公司之間、族群與族群之間、國家與國家之間的確會產生衝突。為甚麼會產生衝突?是因為人本身的欲望、利益和自我防衛造成的。當衝突發生,我們應如何面對、如何化解?這就需要智慧和策略,比如相互包容、尊重、妥協。能夠面對差異,並找出化解差異的辦法,正是人所創造的;這也正是文明的特色和使命。因此,我認為,文明衝突並不是文明的責任,相反,是被利用的結果。因為文明的產生,本來就是為化解衝突而出現的。有矛盾,就有矛盾的統一;有對立,就有對立的消解;有困難,就有解決困難的辦法。《易經》所謂「窮則變,變則通,通則久」,所以文明的功用並不是製造衝突,而是化解衝突,這纔是文明的真正責任。

  其實,文明在人類歷史中,並非一成不變,而是不斷發展的,正如科技一樣,不斷推陳出新。技術的突破讓文明進入了新的時代,改變了人類的生活面貌,由此可見,文明不是停滯的,因為人有創造的能力。這種創造力從哪裡來?一方面是出於人自身的能力,一方面是因為人要應對外在的問題和挑戰,比如我們需要解決經濟問題、安全問題、相處問題等,就會不斷突破、不斷尋求更好的辦法,文明就是這樣產生出來的。

  人類文明所預設的價值標準可能很簡單,例如在生活的、物質的、技術的等層面,其發展均以方便、省時、舒適、有效為準。但在內容上,便是一個不斷增長、不斷改進的過程。如孔子所說的,文明有「先進」與「後進」之分,「先進者」為「野人」,「後進者」為「君子」。孔子本人表示:「吾從先進」,也就是說他比較喜歡原始的、淳樸的文化,那是因為它還沒有過分的人工化、技術化,與人的原始性情的結合更緊密。但隨著人類社會的發展,生活、物質、技術、制度等方面不斷進步、不斷專業化,一方面愈來愈豐富、精細,另一方面愈來愈機械化、形式化,與人性的距離愈來愈遠,結果甚至扭曲了人性。這時候,就要回頭了。

  文明有「先進」與「後進」之分,說明在人類文明發展過程中,人的自我、人的本能、人的欲望不是那麼容易化掉,所以就不斷需要有新的文化來處理。甚麼是新的文化?就是在舊有的基礎上,不斷化解隱蔽在原始的生理結構之下的本能,讓人從生物體(動物)成長為一個有精神修養的人、一個遵守秩序的人、一個懂得與人相處的人。這就需要相應的教育。因此,我認為,文化本身不會衝突。只是在面對人的原始結構時,有時會出現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現象。人類文化就是在這種不斷衝突、不斷化解的循環過程中向前發展的。

  從文化的功用上看,可分別為工具性的和方向性的。所謂工具性,就是幫助我們成長,幫助我們活得更好、更方便,滿足我們的更多的要求。除此之外,文化本身具有方向性,可以超越工具性的一面,有更高的推進。所謂方向性,又可分為向外追求和向內體會,或積極性的和消極性的。向外追求是積極性的,如孟子所說的「求之在外」,求財富、求名聲、求權力、求自由……但外面的世界是無限的,人的欲望是無窮無盡的,向外求最終會讓人迷失方向,陷入彷徨,永遠掉在無限的追求中,得不到化解。中國文化在這方面看得很清楚,它發現人要找到文化真正的目的是甚麼,須回到創造文化本身的人,了解自己是誰,纔能明白生命的秘密。只有回頭,從根源上化解,纔能了解文化的層次。這就是所謂消極性的文化。消極性的其實就是化解性的,化解我們的原始欲望,化解我們的貪、瞋、痴,化解人的一念無明。

  亨廷頓認為美國文化現在面臨其他文明挑戰的危機,所以要守護。但他不了解文化是個承先啟後、有無限發展可能的過程,而是把文化看成一個不變的結構。如他所說的七大文明:

  1. 西方基督教
  2. 儒教
  3. 印度
  4. 伊斯蘭
  5. 日本
  6. 東正教
  7. 拉丁美洲(或加上非洲文明

  這便無視於文明在歷史的變化、融合、推陳出新、相互影響及吸收的過程。守護文明並不是守護它原始的結構,即所謂「原教旨」,也不是守護它某個階段提出的觀念。時移世易,新的問題不斷產生,就必須有新的創造,所謂「窮則變,變則通」,文明纔會不斷推進。若執著於某個階段、某種結構,或某一習慣,便會與其他發展中的文明對立、衝突。

三、不同文明可以融合嗎?

  從我剛才所講,大家可能已經有答案了:不同文明當然可以融合。因為文明(或文化)是由人創造的,也是由人推進的;人完全可以依於自己的需要或自己的研究、或自己的成長而創造出不同的文化,所以文化不會衝突,反而是解決衝突而提出的辦法或方案。有所為,當然可以有所解。

  在人類歷史上,文化的融合屢見不鮮。最常見的兩種方式是戰爭和通商。除此之外,還有很多。去年,我曾帶領一百多位同道前往山西,做了一次古道場文化之旅。旅途中,我做了四場演講,後來結集出版。其中,我就提到,民族融合有十種方式: 

(一)戰爭 
  就是依靠軍事力量進行資源的掠奪,以武力把兩個民族融合。這是最原始的方法,也是表面最快速、最有效的方式。

(二)交易
  通過交易的方式來做買賣,以物易物,這是商貿的力量。

(三)政策(政治)
  政策的背後就是政治的力量;政治的背後就是文化。不過文化不易了解,政策容易了解。好的政策馬上發生作用,立竿見影。例如近代生產力發達的國家提出多元文化政策,以吸引發展中國家移民,以增加自己的實力。

(四)雜居
  在政府的政策下,來自不同地域文化的人雜居在一起,通過長期的相處,慢慢融合,衣食住行等方面的差異漸漸消除,彼此包容。這是生活的力量,互相接受,久而久之,就會融洽起來。

(五)通婚
  在雜居的環境中,很容易產生不同民族之間的通婚。通婚就可以形成家庭關係、血緣關係,它所形成的融合相對比較穩定。這是婚姻的力量。

(六)風俗
  經過雜居、通婚等方式,人們在長期相處的過程中,相互了解,彼此交流,就會產生感情,能夠接受對方的禮儀、風俗習慣等。這就形成社會力量,即今天我們說的共識,便能夠把不同民族的人凝聚起來。

(七)技術
  技術代表了生產工具、生產方法的進步,這是知識的力量,也可以說是技術的力量。先進的技術可以產生優秀的產品,豐富人的生活。這也就是物質的力量,有時勝過千言萬語。

(八)文學藝術
  文學藝術代表一種文化力量,開發人的美感、人心向上之情。它對人的精神、思想能夠產生巨大的吸引力,凝聚人心,移風易俗,功不可沒。

(九)信仰
  比文化力量更有凝聚力的是人的宗教信仰。對超越世界的嚮往,讓人產生崇高的理想。共同的宗教信仰可以把不同民族、不同地域、不同文化的人凝聚在一起。只有強調單一民族信仰的宗教纔有強烈的排他性,大部分高級的宗教都是跨地域、跨民族的,未嘗不可以相容。

(十)德行
  除了宗教之外,中國文化的特點就是強調人的性情。對美好世界的追求不是依靠外在的主宰力量,而是相信人自身的人格力量、道德力量,能體諒、包容、欣賞別人,願意為別人付出,天下一家的理想就是建立在這個基礎上。用道德的行為去感化別人,讓別人醒悟過來,感到美好、莊嚴,一個充滿文化修養、道德修養的社會是真正美好的社會,吸引別人認同。

  以上十點,從被動到主動,從觀察到投入,從包容到欣賞,從落後到先進,慢慢形成一個更具有開放性、包容性、優越性、發展性的大文化。戰爭是最野蠻的、最不文明的,最不應該採取。文明進步,便應該採取合情合理的方式。通過情與理,不同文化的「多」與「一」可達到更高的統一。這種「多」與「一」關係的解決,也可以為我們今天講「多元文化」與「全球化」提供重要啟示。

  現代社會所講的「多元文化」,還停留於平面化的多元,只是提供選擇的可能。如早餐配套,你可選擇奶茶或咖啡,可選擇A或者B,這完全是平面化的選擇,還不是立體化的關係。我所講的「多」是立體的結構,「多」與「一」並不構成矛盾,關鍵在於有一個開放的心靈、包容的心靈,即一個絕對性的「一」來統一,這完全是一個精神性的、境界性的、原理性的「一」,而不是某一具體主張的「一」。這只有思想的提升、修養的提升、境界的提升,纔能從多元中提升到此「一」的高度。當今世界還沒有哪個國家能做到,這應該成為我們今後思考的方向,以及化解衝突的方法。

四、結語:通過教育以化解爭端

  當今世界的文化地圖存在四大板塊(註):

  1. 強於理性的西方文明
  2. 強於信仰的一神信仰
  3. 強於解脫的印度文明
  4. 強於性情的中國文化

  這四大文明能否共生?從歷史的角度、發展的角度、提升的角度,從人具有創造力這個角度來看,我認為是可以的,但這是一個漫長的過程,它需要開放、包容、謙讓和追求更高理想的進步心靈。只有通過人性的教育,特別是中國文化所講的性情教育和生命成長的教育,深入人的靈魂,從中產生承擔人類罪惡的力量,纔能讓我們真正解除原始的貪念、欲望。當你能真誠面對自己的局限,你就能發現自己的醜陋,而自求改善。人能有此自覺纔能克制自己,讓出空間,容納和欣賞別人。孔子說:「禮讓為國」、「克己復禮」,在這樣的前提下,人類的衝突纔能真正化解,西方所建立的民主制度纔有實踐的根基。

  今天因為時間關係,我只能講至此。謝謝!

註: 內容請參閱拙文〈中國國學與世界各大文化的分立〉,《法燈》407期,2016年5月1日。

 
 
→下載全份《法燈》
 
→返回首頁
→返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