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韜晦

(原刊《法燈》413期,2016111日)  

【編者按】2016年10月1日,霍教授應邀於馬來西亞喜耀學校作專題演講《文化與社會,教育與希望》,本次活動由馬來西亞柔南華文報從業員俱樂部與喜耀文化學會聯合舉辦。當日聽眾雲集,反響熱烈。現刊其要義,以饗讀者。

各位來賓:

  大家好!今天我講的題目是「文化與社會,教育與希 望」。首先要談的是文化與社會的關係。

一、生活塑造文化,文化塑造社會

  俗話說:「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一方水土養一方人。」人的生存方式決定了人的生活狀態。傳統的漁獵社會靠山水,農耕社會靠土地。工業社會靠甚麼?靠生產方式,包括技術、工業流程、勞動力等要素。商業社會靠的是貿易,主要依賴貨物的流通與交換。發展到今天,我們已進入消費社會,靠的當然是消費了。供應製造需求,大量新產品的出現,刺激人的欲望。比如,我們今天的手機功能愈來愈發達,產品不斷提升、改良、更新換代,你被它吸引住了,就被套上了,只能跟著它走。

  生活塑造了文化,文化塑造了社會,歷史就是這樣一步一步地走過來的。甚麼樣的生活就產生甚麼樣的文化,甚麼樣的文化就決定甚麼樣的社會。

  社會的前進靠的就是文化的力量,文化可以促進及改善人的生存方式。不僅改進工具,提升技術,而且改變社會的面貌,幫助我們脫離原始狀態,走向文明。中國在這方面可以說起步比較早,梁漱溟曾說中國文化比較「早熟」,在某方面是有道理的。我們的文化是比周邊的遊牧民族早一步發達,比如生產的物品比較精美、精細,這就是文明。

  甚麼是文明?就是我們不要再過野蠻人的生活,我們需要有規矩、有秩序,需要彼此之間懂得合作,懂得互相尊重,懂得培養下一代。因為下一代如果沒有培養出來,我們的文明就接不下去,更不能發展。所以,文化的橋樑作用很重要。

  孔子說:「入其國,其教可知也。」甚麼意思?我們到一個國家,看看人們的生活面貌、人們的笑容,就知道這個國家的教育是怎樣的。如果說這個地方的人「溫柔敦厚」,很淳樸,很厚道,這是教育的結果。孔子說是「詩教」的作用。因為《詩經》反映的是人們的感情生活,通過詩歌來表達父子之間、夫妻之間、朋友之間的情感,以及我們對先人的懷念和感激。人有懷念的心、感激的心,這個地方的人就厚道。比如馬來西亞的華人,在這裡好幾百年,為守護自己的華人文化,付出很大很大的心力,甚至坐牢,不屈不撓,把我們的教育傳統守護下來,這在中國歷史上、世界歷史上都是罕見的,很偉大!但是我們能繼承嗎?我們還能守下去嗎?守得住嗎?守了一百年,還能再守一百年、二百年嗎?這是個問題。

  中國幾千年的文化守下來,中間受過很多很多的衝擊,尤其是這一百年,我們丟掉了自己的傳統。不過,現在中國政府終於明白,要找回自己的文化。最近習近平主席提倡國學,要重讀中國的經典,中小學教科書要增加大量古文。因為他們發現,國家精神赤貧了。精神貧窮了,賺多少錢都沒用。這是歷史的教訓,也是文化的覺醒。

  所以,我們說文化與社會息息相關。有甚麼樣的文化就會有甚麼樣的社會。文化的內涵決定社會的質素,要提升社會質素,必須要繼承傳統文化,開創新文化。張載說:「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文化不是無源之水,我們必須要尊重歷史,繼承優秀的傳統,加以弘揚,返本纔能開新。

  問題是當代社會充滿了危機。我不說大家也明白,剛纔何國忠議員也提到,我們這個社會病了。

二、當代社會的危機

1.
全球化引發的衝突

  當代社會的第一個危機就是全球化引發的衝突。現代資本主義的發展讓我們不可能閉關自守,它最大的特點就是打破國家的界限,技術、資金、人才全世界流動。比如,韓國的家電LG、三星當年是怎麼起來的?就是以最優厚的條件將日本的技術人才請去了,然後再培養自己的人才。這是全球化好的一面,帶來生產技術的全球化,資源、人才、資金的流動,成本的控制是必然的,形成全球化佈局。因此,全球化是一個大的趨勢,你擋不住。

  在全球化下面,我們就要講多元文化。發達國家要控制成本,需要勞動力,就要輸入外國勞工。輸入之後,你就要安頓他們。比如,宗教信仰不同,就要給他們蓋教堂;語言文化不同,就要給他們辦學校;生活習慣不同,就要學懂接受。但是在接受的過程中,就很容易引起衝突。二○一二年,挪威有一個年輕人,單人匹馬到政府主辦的青少年領袖訓練營,開槍殺死幾十人,背後的因素就是不滿政府的移民政策。反對不了,就化為仇恨,並付諸行動。法國最近發生的恐襲事件亦是如此。

  全球化一方面有它的必然,一方面又會引起很多新問題,那就是文化的衝突。美國哈佛大學的亨廷頓二十年前已指出,文明的發展將會引起衝突,首先就是基督教和回教的衝突,另一個潛在的衝突就是基督教和儒教(他把儒家理解為宗教)。本來,多元文化是鼓勵大家互相包容、互相接受,建設一個多元融合的社會。但是,現在看來,不但不成功,反而激化了民族主義、種族主義、本位主義、本土主義,走向極端,伊斯蘭國(ISIS)就是一個代表。大家都看到了,全球化引起很多目前我們很難處理的問題。本來,不同信仰、不同生活習慣相處,並不是甚麼大問題,但是因為強調找回自己,抗拒外來的文化,結果成為全球的大難題。

  另外,在全球化的進程中,各國現代化的程度不同,政治管理作業的不同、價值觀的不同,也會引起矛盾衝突。

  全球化的世界本來要強調溝通,用溝通來化解矛盾,所以總是要談話,天天談,常常談,可還是解決不了問題。因為現代民主社會的規則就是:你有權說話,但我有權不聽。德國哲學家哈巴馬斯(J. Habermas)所講的「溝通理性」,已經失效。理性在這裡只是個工具罷了,是說服別人,甚至攻擊別人的工具。你講道理,我也講道理,大家各有道理,彼此互相攻擊,各自堅持自己的立場、利益,根本沒有誠意,到最後就談不下去了。從哲學上講,人與人的關係不能光靠理性溝通。比如,你和你的孩子溝通得了嗎?你講的話他能理解嗎?溝通到最後往往變成條件︰「你考試好我就買這個東西給你。」我在教學中就遇到這樣的家長。他從孩子小學開始,就用金錢來獎勵孩子學習。從一元到十元、一百元、一千元,結果孩子把讀書當成交易,叫價愈來愈高,到中學會考時,竟然要求父母先將房子過戶給他。孩子變成這樣,父母當然非常痛苦,甚至想自殺,但這是誰造成的呢?這樣的價值觀是誰植入他的腦袋的呢?這反映了我們教育的問題。家長、學校、社會都要求孩子的學業成績,要麼逼迫他,要麼用金錢誘惑他,這都是不對的,鑄成很大的危機。孩子在這樣的環境生長,價值觀就完全扭曲了。

2.先進國家的內部糜爛,發展中國家的不適應

  資本主義這種強調金錢可以購買一切的觀念,不斷刺激人佔有財富的欲望,將人生存的目的、價值觀完全扭曲。人只追求物質的滿足,在物欲不斷滿足的過程中,自我不斷膨脹。不單是貪欲,還有權利欲、控制欲。如上面提到的那個孩子,他通過討價還價的方式,來指揮父母、控制父母,讓父母不得不聽他的話,結果當然是悲劇。

  貪欲和權力欲是人的兩大欲望,無限的膨脹會讓人變得愈來愈瘋狂,為了達到目的不擇手段。人扭曲了,社會就腐爛了。先進國家都一樣,英美都面臨這個問題。社會出問題,教育也無能為力,校園愈來愈不安全,暴力、欺凌、濫交、濫藥、吸毒,甚至開槍殺人比比皆是。

  先進國家如此,而發展中國家顯然很難適應,但不得不跟著他們走,結果自己也失去了方向,自己解體。佛經有個寓言:前面由一個瞎子帶路,後面跟著一群瞎子,結果瞎子掉下懸崖,跟的人也一個一個掉下去。前面的人沒有眼睛,我們也沒有眼睛,很愚蠢。因此,我們自己要有警覺性,不要盲目跟從,一定要自己醒過來。

3.技術發展超出人的想像和控制

  當代社會的第三個危機就是技術的發展超出了人的想象和控制。現代技術發展的速度,大家看互聯網就知道了,太快了,快到你根本趕不上。產品一代又一代,更新很快。以前我們自己造傢具、造器皿,捨不得丟,因為投入了自己的感情。但是買回來的就無所謂,因為都是機器批量生產,而且明天會更好,只要有錢,你就可以買到更新的東西。產品淘汰得太快,沒有永恆的產品,沒有可愛的工藝,一切都成為過程。人就不會珍惜。只有和你的生命聯繫過,一起活過、愛過,你纔會珍惜。

  不單產品,商業模式也在不斷更新。以前沒有平台這個概念,現在互聯網講的都是平台,成為新的商業模式。社會競爭愈來愈激烈,我們不斷在創新,不斷失效,再創新,再失效……這個輪子轉得太快,今天成功,不要歡喜,明天就有新人將你甩在後面,每個人都不能好好安心睡一覺,擔心明天一覺醒來,世界又不同了!所以現代人活得很累。科技的發展、技術的突破,不斷挑戰我們的體能、挑戰我們的知識、挑戰我們的智慧,但人是有限的,而技術發展是無限的,產品的創新也是無限的。終有一天,我們會倒在技術挑戰的前面。中國有個成語「日新月異」,過去沒有感受到,今天感受到了。在這樣的社會生存,人感到壓力很大,很容易悲觀、很容易放棄。香港人現在最希望的就是早點退休,以前說賺到一百萬就退休,後來要賺到一千萬纔能退休,現在算算,覺得一千萬也不行了,香港買個小房子都要一千萬,何況你的計算趕不上通貨膨脹,你還能退休嗎?

4.人的異化

  我們控制不了技術,技術反過來控制了我們,人性會扭曲,這就是人的異化。我們愈來愈不像一個正常的人,愈來愈不像一個健康的人。我們一心要與人競爭,不斷追求金錢、權力,結果自己控制不了自己。人來這個世界,而不知道自己真正的價值在哪裡。難道就是為了追求物質嗎?那可是個無底洞啊!所以人到最後,一方面忘掉了自己,被社會庸俗的價值觀所污染,精神墮落,忘掉了自己的本性,忘掉了自己本來是怎樣的人。人與人之間充滿爭鬥,互不信任,互相傷害,人人唯利是圖,失去了高遠的精神目標。古人要學為「君子」,現代人則把君子看成傻瓜,是容易受騙的人,所以誰也不願做君子。孩子從小就沒有安全感,父母一直教他不要相信陌生人。在這個人人自危的社會,孩子怎麼能夠健康成長呢?他的心靈從小就被污染了、扭曲了,到處都是陷阱、到處都是危機,如果他脆弱,就很容易自殺。

  現在青少年自殺已成為嚴重的社會問題,知識教育,不能解決這個問題。孩子在壓力下學習,讀書沒有趣味,考試成為負擔,所以孩子很容易產生厭學心理。知識教育不能幫助孩子成長,就算考到好成績又如何?和做人完全是兩回事。很多知識精英做人很失敗,他們自我防衛心更強,而且懂得利用知識來欺壓別人。因此,我們看到,這個世界愈來愈缺乏溫暖,人與人之間很難培養信任。孩子從小在一個充滿懷疑的、冷漠的世界生存,怎麼能有承擔力?怎麼能守住我們的文化?馬來西亞的華文教育,前輩已守了一百多年,現在面臨無人繼承的危機,再下一代更沒有了,若再守不住很可能就解體了。

  唯利是圖,沒有高遠的目標,這是現代的社會病。它會引起很多後遺症。從心理學上說,人沒有目標、沒有理想、人的生命力萎縮了,所以想早點退休。但退休還是解決不了問題,你內心裡充滿了悲觀,即使不自殺,活著和死也沒有甚麼分別。人的心和身是相連的,心理結構改變了,就會影響身體。悲觀就是自己毀滅自己的機制。

5.民主、人權的觀念加速人類社會的崩潰

  現代社會,西方的民主、人權等觀念成為普世價值,大家都以為是理所當然的,人人都追求。卻沒發現它的另一面,人一旦把這種價值用到極端,比如剛纔我們說到的,你有發表言論的自由,我有不聽的自由;你有索取的權利,我有拒絕的權利。大家拿權利來互相抵抗,怎麼能解決問題?

  現實中,人的欲望無限擴大,只有金錢可以滿足。因此,市場的概念就不同了。原來,市場只是人們交換產品的地方,而現在,金錢購買的不一定是生產出來的產品,比如人的身體可以出賣,可以賣血、賣器官,可以借肚生子;人的壽命也可以成為生意,所以有人壽保險。

  金錢可以購買一切,市場沒有了邊界。甚麼東西都可以放到市場中來,整個人生、整個社會都變成了市場。人與人之間只講錢,只講買賣,這個世界變成無情天地,只剩下一種價值——金錢。人變成了金錢的奴隸,人格就萎縮了。下一代在這個環境中長大,非常危險。他們失去目標,做人沒有方向,沒有原則,也沒有人可以幫助他,家長沒辦法,學校老師沒辦法。最後,他們只能變成孤獨無助的個體,成為迷失的一代、沒有承擔力的一代。人類文明走到這一步,非常可悲!

  人怎麼纔能救自己?

三、人類自救之道只有教育

  人類要自救,首先要正視危機,撥亂反正。孔子當年做的就是「撥亂反正」的工作。他生活在一個「禮崩樂壞」的時代,周代的政治體系崩潰了,整個社會失序。孔子要重建禮樂文明,表面上是教大家學習規矩、禮貌,「非禮勿視,非禮勿聽,非禮勿言,非禮勿動」;實際上是教人做一個有操守的人,有修養的人。「禮」的真正立足點不是「禮」,「規矩」的立足點不是「規矩」,「法律」的立足點不是「法律」。大家守規矩、守秩序的要求是源於我們的心,是我們內心的聲音,是我們內心希望這個社會有秩序、有規矩,人與人互相尊重,彼此扶持。孔子的偉大正在這裡,發現人生命裡面有這個自覺的要求,就是「仁」。「仁」是內在的力量,不是政府的力量,不是法律的力量,不是機械的力量,不是技術的力量,而是我們生命本有的、內在的力量,我把它稱之為「性情」。因為「仁」這個字已經被使用得有些僵化了,一提到「仁」,有人就想到「仁義道德」,一提「道德」,有的人就感到有壓力。我們今天重新辦教育,不能那麼古板,食古不化。我們要明白孔子的心,他是要我們了解自己內心的要求:我們希望自己做好人、做君子,希望自己有修養、懂規矩,懂得接受別人、包容別人,懂得教育、扶持我們的下一代。簡單說,我們要走出自己的世界,看到別人的存在。

  現在西方文化的問題就是過分強調自己,人只看到自己的利益、黨派的利益,走不出自我,走不出動物性的本能。但人類的偉大就是通過文明的創造來讓我們走出野蠻,走出自私自利的世界。孔子的學生有子所說:「其為人也孝弟,而好犯上者,鮮矣;不好犯上,而好作亂者,未之有也。君子務本,本立而道生。孝弟也者,其為仁之本與!」人只有找到自己生命存在的根本,纔能站起來,纔能做一個健康的人、有理想的人、有承擔的人,纔會懂得愛別人、關心別人。「孝」不是一個命令,而是讓孩子從小感受到,他來到這個世界不是一個人,而是得到很多人的愛。首先是父母無條件的愛,所以孩子相信父母、依賴父母,明白父母是為自己好,他就會由此產生對父母的尊重和感激。「孝」就是感激心的培養,這就是孔子的教育。漢代的經學就是從「孝」開始,首先喚起人善良的心、美好的心、追求完善的心。不但自己完善,還要家庭、宗族、社會都美好,所以華人重視血緣、地緣,即使到了海外還有宗親會、同鄉會。西方人往往看不起這些,覺得這是封建、不理性、不具有普世性。其實,除了血緣、地緣,我們還重視業緣,同業人員之間有商會、行會。另外,還有文化歷史的繼承,我稱之為「史緣」。人要讀歷史,感激心纔會出來。不讀歷史的人,不懂得回頭看,只看前面,哪裡有好處去哪裡。不感謝昨天借錢給我的人,只感謝明天借錢給我的人。這就是現代人的功利。

  現代社會過於功利,互相計算,互相防衛,連父子之間也缺乏信任,血緣就解體了,地緣、業緣更不用提了。人與人之間彼此只有競爭關係,人類的文明至此倒退。所以,我們活在一個技術發展、知識發展,而人性倒退、文明倒退的時代。

  唯一能夠挽救這個世界的辦法就是教育。不過不是知識教育,知識當然重要,但它只會讓我們的心向外追求,無窮無盡;而不能安頓我們的心,不能化解人與人之間的衝突,不能挽救人類的文明。教育要幫助人找回內心的力量,那就要培養人的性情,發掘人潛在最深最深的原動力,那就是希望自己成長的力量、自我完善的力量。孔子把這樣的努力稱為「為己之學」,「為己」不是為自己的利益,而是為成長自己、充實自己、突破自己、改善自己。只有不斷突破自己,纔能改變自己先天的格局,走出動物性本能,變化氣質,做個文明人。

  所以,要培養健康的下一代,我們必須進行教育改革,這不僅需要有理念,還要有方法。這二十多年,我一直在提倡「性情教育」,在中國、香港、新加坡、馬來西亞都創辦了學校,運用新的教學方法,也借鑒別人的成果,大家可以來參觀。我認為:只要我們共同努力,繼承和守護我們華人優秀的文化傳統,就會找到光明的前景。首先我們自己要覺醒,對當前的危機有痛切感,纔會看到問題;方向清楚,力量纔會出來!這個世界讓我們有共同的危機感,所以必須共同努力!

 
 
→下載全份《法燈》
 
→返回首頁
→返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