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韜晦

(原刊《法燈》412期,2016101日)  

【編者按】2016年8月12日,IPC公職人員關注組有限公司假尖沙咀街坊福利會舉行成立典禮,特邀霍韜晦教授作創會演講。由於題材切合現實,聽眾雲集,反應熱烈。茲徵得講者同意,續刊其要義,以嚮讀者。

續上期

4. 社會撕裂

  放眼世界,民主國家中的政黨愈多,撕裂愈甚。本來成熟的政黨政治,總是以執政黨和在野黨的對峙形式,多了票源就會分散,不利選戰。所以美國、英國都是兩黨政治。現在卻慢慢出現很多獨立黨,香港更多,政治團體如雨後春筍。所以彼此之間的攻擊,一定是愈來愈複雜,愈來愈激烈。台灣已經撕裂了,今天香港也走向撕裂。因為接受西方民主,必然會如此。說得好就是政黨可以輪替執政,可以有機會上台,卻不講內容、不講能力、不講經驗、不講承擔。只講機會,這就是顛倒本末。為了有機會執政,可以不擇手段,可以亂講說話,可以不負責任,最後就是忽悠那些選民,或者就是挑動選民的情緒。你看美國現在正舉行大選,他們說是民主的老大哥了,共和、民主兩黨的候選人都不得民心,尤其是杜林普(D. Trump),更是口不擇言,打種族牌、分化牌、平民牌,但求挑動選民的情緒。可以沒有根據,可以亂說話,可以亂批評,只要群眾鼓掌,群眾說好。這是甚麼樣的民主?所以民主的質素就下降了。沒有共識,因情緒而動,社會當然不安。

5. 財富分配更不公平

  ……(從略

6. 動輒訴訟,人情淡薄

  ……剛纔何志平先生提到,有人問孔子如何治國,孔子說「足食、足兵、民信之矣」。最後「食」不要緊,「兵」不要緊,最緊要的是人民信任你。「民無信不立」,一個群體、一個社會、一個民族、一個國家,最寶貴的是信任。中國人講,君子一諾,即終身守之。好像季札掛劍,內心承諾對方,要把寶劍相贈。後來對方已死,季札還是把劍掛在死者墓前,以示信守。

7. 我們已經全面被殖民

  有關民主思想造成的缺失,以上所舉,不過是犖犖大者。其實,作為中國人來說,更嚴重的,是我們沒有話語權。所有的用語都是西方人決定。規則他們定,話語權他們立,背後是一整個西方文化的漫延,這是文化侵略。我們在思想上、生活方式上、社會管理上,我們已經被殖民了。現在世界上已經沒有甚麼殖民地,但我們的思想已經全面被殖民。可是沒有人覺醒,很可怕。所以我認為,我們今天的講題,香港人如何提升民主質素,其實不止香港人,全世界都要反省。

四、如何提升民主質素?

1. 能否有優質民主?


  我在二十多年前開始反省民主制度、民主理論,就知道發展下去會有危機。但能改轅易轍嗎?不能。因為民主已成一個勢,人人都跟著吶喊,看不到反省。所以我纔提出,民主必須加入一些元素。原則上我不反對民主,正如我剛纔講,在人類歷史裡面,民主的出現是必然。但到了今天,民主走向另一極端,同樣出現大量流弊,走向劣質。顯見民主制度,當日設計有所不足,考慮不夠長遠。民主當年所考慮的只是權力問題:政府的權力從何而來?以前君權神授,由上而下;民主把它顛覆了,由下而上,權力來自於人民。中國孟子也說︰「民為貴,社稷次之,君為輕。」已有民主意識,所欠缺的只是具體操作。同時古代民智未開,教育不普及,要老百姓知道如何使用他手上的權利,很難。孔子說:「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近代人以為孔子行使愚民政策,其實孔子很了解群眾的局限,也明白群眾心理,需要依賴君子帶動,他纔覺得安全。

  現在教育普及了,民主有了一些基礎,但仍不夠,因為權力的運用不只靠知識,還要靠責任、靠道德、靠修養、靠智慧、靠公心。若人沒有成長,思考能力沒有提升,怎能保證他手上的一票是公道的呢?普選一人一票,如果人人都是自私的,怎會選出一個顧全大局、有歷史眼光的人?……

2. 優質民主的內涵

  這就是優質民主,關鍵在群眾覺醒,人人明白我們在創造歷史,締造優質社會。人人參與,纔能眾志成城。孟子說:「先知覺後知,先覺覺後覺。」當然,這不是基督教的先知,而是歷史文化的先知。只有人覺醒纔可以,人不覺醒,我們還是糊塗。我們投那一票,其實不知道自己那一票的作用是甚麼。以最近英國脫歐為例,人人投票,但知不知道這一票正代表歷史,不是代表你,不是代表你的興趣,不是代表你的利益。你需要以一個無私的心來投票,纔能夠代表歷史,但今天的各地方的公投可不可以達到這個程度呢?不可能。人人都為自己的利益投票,都是為自己,甚至只是為了反抗,刺激當局,往往可能都是一種情緒發洩。人的公心不容易得到,人的品質,人的智慧,不是這麼容易得到。所以簡單講就是沒有先提升選民的質素就進行民主選舉。我講這句話一定得罪很多人,他們認為我在侮辱群眾。當年的蘇格拉底也是因為這個罪名而被處死的。但我講的是事實。今天的公投真能做到一個「公」字嗎?民主選舉只能做到公開,但做不到出於公心。

  今天的民主政治,為甚麼走入死胡同,無法回頭。因為今天的民主只是保護人人投票的權利,保證你的投票權利不受侵害,但沒有防止權力的濫用,也沒有辦法防止使用權力的人心術上的不正。所以這一票投出來是否公正,大有疑問。如果你認識到自己這一票投下去,代表了歷史的選擇,你就會不一樣,明白這一票代表的不是你。但怎麼纔做得到呢?我相信,在今日的文化之下,是難之又難。所以我說西方的民主到最後只能是一個機制,叫做轉換權力的機制。轉換權力,所以任何人都可以參與,任何人都可以有機會獲取權力,只要你能夠善用這個機制,你就可以了。……

3. 如何把劣質民主轉化為優質民主?

  我們說民主是一個轉換權力的機制。就機制而言,它不涉善惡,善惡由參與遊戲的人負責。甚麼人競選,甚麼人上台,影響就很大。從參加者來說,民主便有倫理上的涵義。民主的「民」是甚麼意思?People 是甚麼意思?過去人民面對國君,要聽國君的話,但今天講民主,領袖還要聆聽人民的聲音。人民掌握權力,要投那一票,應該問問自己是誰,who am I?如果你能夠問自己的話,你纔看到自己的動機,看到自己的設想,看到自己內心的欲望,看到自己的出發點,是不是為了自己的利益,自己的欲望?如果是這樣的話,你就看到原來是自己的欲望做主,而非民主。你只是一個生物性的存在,一個biological being,或psychological being。你沒辦法將自己提升到道德(moral)的層面,乃至精神(spiritual)的層面。所以民主社會會一直沉淪。就從這裡可以看出當初設計的不足,思考過分粗糙,沒有注意它的扭曲、它的滑轉,滑轉到生物層次去了。所以今天必需在整個民主理論上加以修補。你不修補,後患無窮。那怎麼修補呢?我提出要建設優質民主,我寫了本書叫《優質民主》。這本書收集了二十年來我寫的文章,檢討西方民主的缺憾和它在歷史的發展過程。在東方,亞洲國家的實踐,大家也許會覺得新加坡最好,但新加坡被認為是最沒有民主的,它剛好作為民主的反例。它一黨獨大,政黨沒有輪替過。

  不過我要講的不是這些。今天我要講的是怎樣提升民主的質素,將劣質的民主變成優質民主。那靠甚麼呢?其實就靠社會教育、學校教育、全民教育。你從小沒有民主教育不行。不過,民主教育不是西方式的那一種。那個教育只是教你怎麼開會、怎樣投票、怎樣向上集中、怎樣運作。這只是操作性的學習,沒牽涉到人對自己責任的認識,沒牽涉到人自身質素的提升,沒牽涉到社會生態、歷史大勢的通盤的認識,所以這一種算不上真正的民主教育。現在全世界的民主都達不到這個層面。你看英國脫歐就知道,看美國競選就知道。……

4. 教育治本,政治治標

  這就是教育問題,教育治本,政治治標。但教育體系早已出現偏差,而且僵化。對中國人來說,這個教育體系不是我們的,而是從西方移植過來的。我們沒有了科舉制度之後,廢除了讀經之後,把西方的教育制度移入中國。西方的教育不是不好,但你知道它在西方的文化背景下產生,配合西方社會的發展,特別資本主義的發展、生產力的發展。學校便要培養社會發展、經濟發展所需要的人纔。所以教育偏離了立本的教育,不講如何做人,只講開發技術,提升知識、技能、專業,講得好你有專業(profession),講得不好將你變做工具,變成產品。學校製造出來的是社會發展需要的產品,不是人。這種教育幾百年下來,已看到有很大危機,人人都成為半邊人、平面人,精神萎縮,道德水準下降,所以家庭破裂、婚姻破裂、父子無親、夫婦無義、朋友無信,整個社會倫理崩潰。這是一種功利主義的教育,目的只想培養競爭力。所以要小朋友嬴在起跑線,不斷增加他要學的東西,增加他的負擔,把學習變成一種負擔,變成一種壓力,所以很多孩子反而厭學。厭學啊,現在的小朋友,因為他們沒辦法快樂學習。即使知識很多,又有甚麼用?只有助紂為虐。這種西方文化的教育觀,沒有人反省,沒有人知道。就算有人知道,也一籌莫展,沒辦法改變。所以我認為這個很重要,教育治本,改變這種功利主義的教育,改變這種只是配合經濟發展的教育,改變這種只是講知識、講技能、而不講做人的教育。教育變成做生意一樣,只講投入和產出:我們給多少教育成本、教育資源,全部是成本概念,然後將來拿回報。完全顛倒教育的本質,居然沒有人知道。多可怕!……

五、香港人的使命

1. 香港的歷史

  香港原來只是一個小漁村,即使割讓給英國,它的命運都和中國相連。即是說香港和中國一直都是一個共同體、共命鳥,乃至同根生,沒有理由互相相煎。儘管有些人錯認中國文化,或中國政府,而妄加攻擊,也應看看大歷史。關係發展成對立很可怕,我們違反了自己祖先的意願,違反了中國的歷史,也違反了香港人的傳統。香港人的傳統是甚麼,本來就是顧念自己的國家,和全世界的華僑一樣,不管人飄到多遠,精神始終回顧中國,回到唐山。好像孫中山的革命,華僑纔是革命之母。這個歷史很寶貴,今天沒有時間去詳細講述香港的歷史,其實香港的歷史一直和中國共命。所以不能夠因為今天我們有某種西方價值進來,我們就忘記了自己的源頭,忘記了我們的本根,忘記了中國,忘記了我們的母體。如果這樣,我們很容易變成先輩的不孝子孫,背叛他們的努力。在歷史上,香港人不但為香港付出,也為中國付出,為中國流血。辛亥革命之前已經是了:講憲政,由王韜開始辦《循環日報》;講革命,有更多的香港人成為革命志士,甚至商人,大商人都參與。好像支持孫中山的李紀堂,他是李陞的第三子,他將他獲得的遺產,當時一百五十萬港幣,捐給孫中山。一百五十萬,這是甚麼概念?他用一萬元就買了青山幾百畝地。他不只捐錢,還親自參加。由此一例,我們就可以知道,無數香港人為中國付出過,傾家盪產,犧牲性命,其實都是和中國的命運相連。因為只有中國重新站起來,中國重新富強,恢復我們的文化,向祖宗有交代,這個纔是最重要。一定要回到我們自身的歷史傳統,纔是完成中國人的使命。因為我們被人欺負得太多、太慘,這段歷史太不堪回首,不是三言兩語說得清的。

2. 香港人的使命

  所以我們努力要做的,就是繼承我們的歷史。為甚麼我們的文化會失落?為甚麼我們傳統會中斷?這不只是一百年的事情,應該講是由晚明開始。這五百年,中國一直向下掉,西方勢力就不斷上升。文藝復興之後,西方的啟蒙理性、科學理性、知識理性,大派用場,到處侵略,到處宣揚,不過到今天只有工具理性一枝獨秀。工具理性到最後就為他內心的原始欲望服務,所以民主其實是欲主,人已成為自己欲望的奴隸,將來一定遺禍世界,累己累人。

  如何挽救?我想只有回到我們自己的文化,講性情的文化,纔能化解爭端。這是我們的使命。

3. 今日形勢

  現在歷史又到了一個新的轉折點,香港回歸近二十年。本應撫平歷史的傷痕,與國家更靠近、更合作、更互補、更一致,但事與願違,反而是更多爭吵、更分化、更狹隘、更偏激,許多政客為求上位,刺激群眾、抨擊對手,譁眾取寵,言辭極端,識者固然不值一哂,但有些人卻信以為真,隨之吶喊,卻不知道自己正在背離歷史,受人利用,成為傷害香港、傷害中國的馬前卒!

  若跟著西方那一套,我們不但不能獨立,而且永遠抬不起頭。認識香港,認識我們的過去,就知道一個偉大的民族在近代所受的欺凌,進而分崩離析,失去自信;還想投靠別人,靠別人的殘汁餘食來生存,豈不太悲哀!一百多年過去了,今天必須覺醒,認識自己,繼承前人的奮鬥。

  現在美國是一國獨大,它不只掌握軍事霸權,還有經濟霸權、文化霸權、制度霸權、話語霸權、教育霸權,所有霸權都在他們那邊。軍事霸權靠武器,全世界都有它的基地。經濟霸權靠美元,你要經過美元纔可以進行交易,它就控制你了。文化霸權就推動它的自由民主,認為是普世價值。制度霸權就透過它的設計,包括各種制度,你不能不遵守。你加入了,一切話語由它控制,我們隨之起舞。最後我們連教育自主都沒有了,要依它的方式去教育我們的子弟。現在中國都很崇洋,每年送三十多萬人去英美留學,除了學知識,還能學甚麼?香港很可憐,完全盲目,因為沒有人覺醒,只好讓別人對我們的子弟進行思想殖民。

  今天全世界有許多人對美國反感。激烈的反抗有伊斯蘭,不滿的有歐盟、非洲、南美。只有日本、東亞、台灣,跟隨美國,背後其實是利益關係,靠美國保護。中國經濟改善,國力正在上升,所以就有競爭。中國目前未有能力去挑戰美國,但美國有危機感,所以要重返亞洲,糾集一班嘍囉對付你。今天中國的形勢非常危急,五十年代的冷戰重新開始。當時是美蘇冷戰,長達四十年,現在很可能是中美冷戰。俄羅斯則在旁虎視眈眈。大家都發展核武器,發展軍事競賽,非常危險,未來戰爭一旦爆發的話,將是地球的毀滅、文化的毀滅、人類的毀滅,非常愚蠢!但人就是愚蠢的人,為了羸,可以不顧一切;為了維持他的霸權,可以先發制人。美國上任總統布殊就是這樣的人。人有時不是那麼理性。人無情,沒有理性,沒有愛,就是人最核心的悲劇。這不是武器問題,是人自身的問題。西方民主沒有對付這個問題,它只處理政治權力的交替,我們如何參加對權力的爭奪?有框架而無內容。他們從來沒有考慮過甚麼人可以擁有權力,甚麼人纔有資格參與權力的爭奪。

  如果我們以中國過去的觀念,聖君賢相,則真正有機會參與權力的,必須先論人格,先論品質,先論識見。領袖提供的其實是服務,是一種公道、一種無私、一種真誠。老百姓信他,就是因為他的無私。這個纔是中國的理想政治。當然在中國歷史裡面,這種理想政治,亦日漸被蠶食,所以背後的問題,就是人性問題。只有一種力量,可以令我們得救,就是教育,而且不是知識教育、技能教育,而是孔子傳下來的性情教育,將人的真實性情開發出來,把人的誠心、真心、公道,呼喚出來。人如果能這樣,世界纔會安全,將來纔會幸福。……

4. 香港人不可錯認身份、錯認大局

  我認為在今天的形勢,香港人不要錯認身份,要知道自己是香港人,與中國有血肉相連的關係。你可以移民,可以選擇國籍,但我們出生命定是中國人,上有父母,有祖先,有源頭,這就不能選擇。你一定要對你的生命,有一種真切的感受。祖先就是祖先,幾千年來,付出非常多,一代又一代,纔有你。如此的傳承,不只血緣,還有歷史文化。唯有文化存在,中國纔不會亡。世界上許多文化死了,許多國家已經不存在,但中國仍然屹立於世,靠的不只是血緣關係。如果沒有我們的文化,我們只不過是個biological being,只是一個animal而已,有甚麼意思?所以在這裡要認識生命的本源,無論多苦也要直下承擔。不能逃避,也不要計較;不能講利益,哪裡便宜去哪裡。正因為中國困難,我們更要承擔。香港現在也有很多問題,所以每個人都有責任。記得香港和中國本來是同根生,所以我們不能走向孤立主義、本土主義,不可以不理身邊的人,不可以忘卻祖先的付出,更加不可以不理我們的歷史文化。繼承香港人的傳統,這神聖的使命,在曲曲折折的歷史之中,每一段都顯示她的初心。能夠這樣去體會,我相信我們的生命會得到安頓。對我們的生存之地、父母之邦的無條件的接受,這是生命存在的莊嚴,也是一種本體論的感悟,直入形上世界,徹上徹下,如此,更有何言?在這樣的感悟之下,我們的生命就會有力量,我們的困難就會承擔。回到現實,大家都有這樣的意願,香港的命運就很不同了。在這樣的前提下建設民主,民主纔會優質。我相信。

  時間關係,我今日只能講到此。多謝大家。

編按︰篇幅關係全文略有刪節

 
 
→下載全份《法燈》
 
→返回首頁
→返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