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韜晦

(原刊《法燈》410期,201681日)  

各位老師、各位同學:

  歡迎大家來到抱綠山莊。抱綠山莊和喜耀教育都是懷抱著同一的理想,因為我們想辦一個在山林讀書的學院。書院在山林裡是中國傳統,比如白鹿洞書院、岳麓書院就很有名。一直到明代,中國的書院傳統都辦得很好,如東林書院就很有名。所謂學在民間,道在山林;不過,「學」與「道」其實一樣。讀書人在大自然中學習,在天地之間讀書,心胸就大了,志氣就大了。有這樣的背景,眼光就不同了。

現代教育必須改革

  現在整個世界的教育生態都是非常狹窄的,讀書只是為了出路,為了賺錢。過去所謂「書中自有黃金屋,書中自有千鍾黍」,非常現實,非常功利。不過今天也不見得高尚,讀書同樣引發你無窮無盡的貪欲。資本主義鼓勵你對產品的開發,比如手機,不斷地更換,你要用的配套,也要跟隨。公司就是這樣牢牢套住客戶,消費者其實沒有自由。沉迷在物質世界,我們都忘掉了精神上的寄託,這影響到生命的成長,影響到生命的追求。人生價值不明確,這世界讓我們陷進去了,精神墮落了。全世界都知道,教育出了問題,長期下去國家就危險了,人類就危險了,所以要教育改革。老布希1988當選美國總統,要進行教育改革,結果沒辦法成功,更重要是這個社會結構與價值觀不可能讓他改革,全世界都不允許。

  這個世界的社會結構是怎樣呢?社會要經濟發展,需要技術人才,科技人才。只有科技突破,有新產品,你纔能賺錢,所以大量人才都投進技術區域,亦即專業領域:電子、互聯網、生物科技、金融投資等,形成大量尖端人才匯集。能夠聚集如此眾多的尖端人才,當然是大企業。大企業纔有資金支持研究,開發市場。簡單一句話資本主義就是知識競賽,技術競賽,把科學知識轉化成技術,技術轉化成產品,產品轉化為財富。這是運作鏈,也是讀書的出路。人好像還有選擇,但你真的自由嗎?你要麼是金融人才,要麼是科技人才,要麼市場推銷人才,誰還會做教育呢?一流人才都投身金融行業,以為它賺錢容易。結果人才失衡,自由的意義在哪裡?但世界很公平,你玩弄別人,別人也玩弄你,所以就有金融危機。2008年金融海嘯到現在遺害未息。很多有良心的知識分子向美國壟斷者抗議,小部分人佔了全國大部分財產,即1%與99%的對比,所以民眾不服。

社會的公義在哪裡?

  追求公平是每個人的願望。經濟學就面對這個問題,怎樣纔能達至財物交換上的公平?政治也一樣,怎樣的政策纔能對所有人公平?歷史就不用說了,全是公平原則的展現,因果整然。經濟的資源、土地、人口屬於誰?我們古代都是皇帝的,不公平,到現在都是國家的。但誰來分配?誰定標準?會不會有人以權謀私?像中國現在的貪官。可見在執行時還是有不公平的問題。

  近代社會已經是個民主社會,問題是甚麼是民主?人人有投票權,就民主了嗎?多數人的決定就可以不管少數人的想法嗎?多數人的想法一定是對的嗎?多數原則有沒有侵犯公平?由於歷史原因,經濟的分配已經很不公平,為了粉飾公平,於是說「機會平等」,人人都有機會獲得分配,表面上是公義了,但在起跑線上的平等,並不等如獲得上的平等。因為大家都可以自由競爭,競爭的結果肯定是不平等的。最後誰掌握權力與財富?美國是自由民主最先進的國家,現在也產生內鬨,一直解決不了。追求外在的平等不可能。人比人比死人,如果無上攀比,到最後一定很受傷。所謂比上不足比下有餘,如果你不滿足的話,你就會受傷,感到不服氣、不甘心、嫉妒。每個人都追求平等,但是每天都生活在不平等中。這不是分配的問題,而是每個人天生的條件不同,氣質、性格、天賦、基因乃至出身、家庭背景、地域環境也不一樣,不可能平等。所以平等不可能從外面來看,這只會引起我們攀比的心、計算的心、嫉妒的心、計較的心。我們的人生就很不安,一直在矛盾和壓力中掙扎長大。父母希望你成龍,學校希望你升學考進名校。大家都拼命想擠進社會上那個很窄很窄的門,壓力自然很大。思維慢慢變得很狹窄,難怪學生的自殺率愈來愈高。香港近一年,大學生、小學生都有跳樓。美國比較注重個人的發揮創造,所給予的空間和鼓勵比較多,但一樣有競爭。總之,出路如此狹小,人生當然很危險。中國孩子則著重背書、考試的能力,不敢發揮自己的觀點。所以中國學生在外國讀博士往往不行,論文過不了,失意之餘,拿著槍回去殺教授。他們認為這個社會對他不公平,於是報復。但報復了,就得回公義了嗎?對老師公平嗎?對幫助你的人公平嗎?

扭曲的價值觀

  為甚麼不問問我們來這個世界的目的呢?難道讀書就是為了考試成功嗎?將來有一份好差使嗎?為甚麼不好好享受人生呢?所以有人認為我們自己享受就夠了,把錢花光,沒必要生那麼多孩子,甚至不要孩子。既然世道不好,孩子生下來,還是要受苦,何必呢?這些人對人類的前途沒有信心,覺得現在的社會愈來愈糟糕,一代不如一代。這是末世論、虛無論,表面豁達,實質上很悲觀。過去我們還有宗教、還有聖賢,如希臘的蘇格拉底,印度的佛陀,還有耶穌。耶穌繼承了希伯來的猶太教,創辦了基督教。現在基督教成了西方最大的宗教。只要你把自己交給主耶穌,你死後就會上天堂。但希伯來文化還有一個弟弟——回教。現在這兩個兄弟打個你死我活,回教否定基督教,主張只有一個神,而且認為人只有放下一切纔能完成對神的信仰。許多人認為它不理性,西方文明從希臘開始就是強調理性。到今天發展出科學與民主,不但席捲西方,還普及世界。西方的人口那麼少,居然在十七至十九世紀打遍天下無敵手,奇怪嗎?英國人口還不如廣東一省多,但世界的三分之一地方都是英國的殖民地。現代文明就是從他們的手裡孕育的,所以稱為先進國家,發達國家。比較起來,印度主要是信仰,追求解脫,不關心現世,更關心終極,所以印度發展遲緩。可是他們聰明,只要他們學上西方的技術,進步也會很快。至於中國的孔子,可說完全不同。孔子要我們學會做人。人生為甚麼學習?為了出路嗎?做官嗎?讓父母開心嗎?讀書目的沒有好好建立,學習就變成外在追求。離開自己去追求外在的東西,但外在之物無窮無盡,追求不止步,不斷地追求名利、權勢,最後把自己作為工具,以滿足自己的野心。人生被欲望征服,被貪婪征服,為了一點虛榮,可以不擇手段。現代社會不是有些人覺得出賣自己身體也是可以的,妓女是性工作者,你管得著嗎?用我肚子借給人生孩子,你管得著嗎?賣器官可以賺錢,你管得著嗎?他們不知道這是出賣自己的尊嚴,非常可怕、非常扭曲。資本主義把財富視為最高價值,結果所有人都受到傷害。我們的孩子在這樣的社會出生、長大,從小就被污染、扭曲,怎麼辦?

我為甚麼要辦教育?

  事實上,現在孩子讀的書、看的電視、玩的遊戲,都是不健康的。這些遊戲的開發者,為了賺錢,刺激消費者的空想、狂想。比如時空可以交叉互換,人死了可以回到唐代、明代,找回當日的同學、女朋友,甚至美化死亡,幻想人的機遇與能力。在孩子在還沒有判斷力的時候,就會真假不分,弄出悲劇。總之,我們今天活在一個危機時代。這已經超越了經濟危機和政治危機,而是文化危機、生命危機。我們的文化販賣虛假、傳播虛假;販賣暴力,傳播暴力,宣揚金錢至上、消費至上。須知有甚麼樣的文化就會有甚麼樣的人,有甚麼樣的人就會有甚麼樣的下一代。由此可知,甚麼危機都不是根本,最根本的危機就是文化危機。文化墮落,人就墮落。迴轉乾坤,唯一能讓我們找到希望的就是教育,而且不是現代社會那種只把人訓練成工具的那種教育。這一個關鍵,我在二十年前就看到了,所以決定要辦教育。

  現在大學都是專業化的,分很多科、很多系,愈分愈細,有很多你想不到的專業。簡單說:銷售也是一個專業,旅遊也是專業,化妝、美容、服飾更是專業。從學術的觀點來看,這些都是工作上的分工,只能成技,把它提升到學術層次未免誇張。其實這裡面包藏着一個危機,就是使你的生命外在化。而且這種分科的概念是從西方文化來的,專業化可以保證你的出路,但會讓你的人生愈來愈貧乏,愈來愈喪失你自己。所以現在大學提倡要通識教育,理學院的學生應該修幾門文學院的課,文學院的學生應該修幾門理學院的課。對別的科系有一點瞭解,不要成為一個扛板的人,用我的話說就是不要成為一個半邊人。知識讓你分化,專業讓你分化,隔行如隔山,人就是一個半邊人。所以有些科學家、醫生都是半邊人。讀書是為甚麼?古之學者為己,今之學者為人。學習首先是為自己,為充實自己,為成長自己而學習,這樣才能找回你自己。這個意思很深,大家要好好體會。否則,我們生下來只是一個原始的生命,作為生物體跟動物沒區別,都有欲望,那就不是你。但人跟動物不同的是,人是理性的,動物沒有理性,這是野蠻世界跟文明世界的區分。動物沒有文明世界,人類有;動物更沒有修養,只有本能,一代一代傳下去,或者動物世界也有進化,但不可能進化出一個動物的文明世界來。

重建中國的性情教育

  中國傳統的教育講做人,講成長。做人要懂得怎樣跟人相處。我們在學校提倡灑掃、應對、進退。「灑掃」不是搞衛生那麼簡單,而是愛護自己的家,從小處做起;應對、進退更難,如何可以與人相處,如何尊重人,如何表達,知道對方的身份,出語要有分寸,不能妄語,態度囂張;行動要恰當,應進則進,應退則退,這些都是大學問。古人八歲讀小學,十五歲之後讀大學。當然不是今天的學制,而是成長為一有氣度、有規矩、有承擔力的君子,即「大人」。讀書與做人不能分開,讀甚麼書,做甚麼樣的人,思想與人格統一,理論與行為統一。西方往往把知識與做人分開,講得很好,做人卻是另外一個樣子。孔子教我們要成長自己,做個有思想、有承擔的人。要能貢獻自己,成全別人,老師成全學生,父母成全孩子。中國父母都會愛孩子,但是有時候愛得過分了,反而不成材。孩子不能寵,要磨煉,要鼓勵他不怕困難,這就是性情教育,今天必須重建。

  中國文化很重視孝,孝就是懂得感恩,懂得不違父母之心,這是人之本。學校教育也要依此引導孩子,讓孩子從小就知道兄弟相處、姐妹友愛,懂得把好的東西給別人,不計較,自私的本能就會慢慢消除。現在中國開放二胎政策,有的孩子不讓母親再生。據傳媒報導,就有一個六歲的孩子,警告他媽媽說:「你敢生我敢死!」怕父母把愛分給弟弟妹妹,獨佔心太強,太自私,太可怕!自己弟弟妹妹都不愛,還愛甚麼人?這是心理的原始本能,只為自己生存,只讓自己享有。性情教育要開發每個人的性情,化解自私,這也就是孔子講的「仁」,對人關懷、對人同情,願意與人以樂,這就是性情,生命纔不會那麼狹小。這是人性美好的一面,讓人可以超越自己、放下自己,把心通向別人那裡,通向求真、求善、求美、求成長那裡。孔子把生命的秘密點破,實際就是一顆成長的心,所以教育就是生命成長,不是生物學與心裡學的成長,而是人精神世界、道德世界的成長。

性情教育可以化解這個時代的危機

  現代社會出現的種種危機,歸根到柢是文化危機、教育危機,全世界都面臨這個問題。我們的性情教育就是針對這個大危機而提出的,我在新加坡、馬來西亞推動性情教育,在中國就是羅定喜耀學校。把學校當實驗,讓學生成長起來,不是空想,有成果給社會看,讓社會看到我們的孩子,活潑、開朗、大方,而且喜歡學習,知識多不多是另外一回事,但至少學習好。我們的孩子學得很快,因為我們有很好的教學方法,如「接、轉、開」等,但最主要是讓孩子開心學習,寓教於活動,寓教於遊戲,寓教於生活,寓教於禮樂,為孩子作性情歌、編舞蹈等。這些都是源於孔子的「六藝」,「六藝」第一本是《詩經》。詩的意義是甚麼?過去以為是《詩經》,讀熟了之後可以應對諸侯。其實是培養孩子的感受力。後來人把六藝變成六經,神聖化、權威化,反而不能落地。宋明以後經學變成理學,空談心性,清代再沒有人才出現。晚清受到西方文化的壓迫之後,纔反省,纔有張之洞、康有為、梁啟超等人出現。民國之後走向極端,反傳統,纔有五四運動。讀書人要覺醒,清代沒有人覺醒,就是經學也支離破碎,考據再精也沒有用,社會問題來了不能解決。十五世紀以後,西方的科學技術突飛猛進,政治上講自由、民主,經濟上有資本主義,同時並進。我們就保守,五百多年前,在鄭和下西洋的時候(1405),有二百條船,有很大的艦隊,兩萬多船員,規模極大,西方要到九十年後纔有哥倫布發現新大陸。不過明代後來閉關自守,清代也是,愈來愈封閉,盲目自大,結果受到慘痛教訓。傳統的東西不能一成不變,人家好的東西我們還是要學習的。我們要放眼世界,縱觀歷史,要有眼光。甚麼是好的,甚麼是該揚棄的,甚麼是該繼承的,甚麼是該學的,必須清楚。大家有機會來這裡學習性情教育,希望你們能明白我的苦心。總之,今天我們面對的不是一個工作,一個職業,而是整個民族的下一代,整個人類的下一代。一切經濟危機、技術危機、政治危機、生態危機,都是文化危機。挽救文化危機只有教育,讓人覺醒。不過覺醒還不夠,還要有決心、有志氣、有願力、有行動去改變這個世界。不要等到整個地球都污染了,整個世界都破壞了,森林被砍伐了,河流被污染了,空氣不宜呼吸了,水不能喝了,纔大聲疾呼。人類的死亡已近,我們缺空氣、缺水、缺資源、缺可以安全居住的地方,大家為甚麼還麻木呢?這一切,都是西方資本主義、市場文化、消費文化搞出來的,這個文化的價值觀只有錢,再沒有別的追求。

  性情教育帶有巨大的文化使命,先挽救人,重建「人」的積極、正面、敢於面對困難、無私付出的形象,未來纔有希望,下一代纔能健康成長!大家到此來學習,任重道遠。曾子說:「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遠。仁以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後已,不亦遠乎?」希望大家都能以此自勉,好好學習!

講於2016年4月2日,據現場錄音整理

 
→下載全份《法燈》
 
→返回首頁
→返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