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住三十四周年會慶

會長致辭:人生要守住一點價值

霍韜晦

(原刊《法燈》409期,201671日)  

  各位嘉賓、各位朋友、各位同學:

  今天是法住機構三十四周年會慶的日子,感謝大家蒞臨、感謝大家的參與。今天晚上我們想給大家一點信息。

  我們三十多年來走過來了,中間很多風雨、很多挑戰、很多困難,也有很多對我們的不了解、猜測、懷疑,甚至是不看好我們,對我們很悲觀。但我們是走過來了。走過來,靠甚麼?靠我們一點對理想的堅持、對一點價值的守護。我認為人生最重要的,就是守住一點價值。在這個時代,可以說是個混亂的時代:思想混亂、政治面臨很大危機,社會政治都是風雲動盪,人心迷惘。這是個混亂的時代:我們不知道要走向哪裡?我們不知道人生畢竟是為了甚麼?那麼辛苦賺了很多錢,又如何?爬上了權力的頂峰,又如何?還不是有很多人在你的背後,對你有很大的意見?甚至反對你,跟你唱對台?挖你的牆根?

  這個時代,說得好是一個自由的時代。「自由」本來是個正面的概念,但慢慢人濫用「自由」,最後變成很任性,最後是他喜歡怎麼樣便怎麼樣,所謂的自由就是他們的權利。權利的背後是他們的欲望、他們的利益;爭取利益沒有甚麼不對、滿足自己的欲望、本能要求也沒有甚麼不對。所以這是一個混亂的世界。說得好,我們享受了自由民主;說得不好,我們是在濫用。人人都想擁有很多東西,甚麼都想要,結果最後甚麼都要不了。因為你分不出甚麼東西對你纔是有意義、甚麼東西對你纔是有價值的。甚麼都想要,到最後你便混亂,讓你浪費時間,生命變得蒼白。回頭看看,你還有甚麼東西在你生命中,讓你值得記住,讓你感到沒有白過一 生?

一、祭禮的守墓與文化的守護

  混亂的社會、混亂的思想、混亂的人生、混亂的時代。為甚麼會這樣?因為找不到自己的位置、找不到自己在哪裡?最後不知道自己是甚麼人,連自己都不認識自己,很悲哀。我說,人生最少要守住一點價值,有點東西值得你為它而活、為它而努力。你看,中國傳統不是很重視對亡者的紀念?對他的尊重?所以古禮父母死,子女守墓三年。孔子死時,所有弟子都為他守孝三年,子貢對老師有特別深的感情,為他守了六年。子貢是個商人,但他那時候已很不同,他知道商業的價值並不是為了財富。所以在孔子死後,他的商隊很大,他常常帶著商隊周遊全國,應對諸侯,跟諸侯分庭抗禮,得到所有諸侯的尊重。現代人會以為,這是商人治國,或 者是商人過問政治了,更可能這是官商勾結。但是子貢怎會是這種人?他是用自己的財富去散播文化的種子、他老師思想的種子。 所以孔子的思想、文化、理念、他所做的教育事業能傳下來,是靠他的學生,是靠我們沒有忘記前輩、祖先、先賢的貢獻,繼承它 們,然後發展它們,一代一代承傳文化的歷史,一種歷史的精神。這就是守護。

  我們說「守墓」,是守祖先、父母的墳墓,表示繼志、表示不忘,這不只是「禮」。還記得嗎?在明代末年,有一大將軍袁崇煥,他的功業很了不起,他守寧遠,擊退清兵,甚至打死了滿清第一個皇帝清太祖努爾哈赤,功績很大。但最後,因為崇禎皇帝的懷疑心,冤枉了他,讓他白白受刑而死。當然,崇禎皇帝是自毀長城,而國亦亡。我要帶出的是,袁崇煥身邊的一個衛士,從高牆上盜取了他的首級,將之下葬於自己院子裡,為袁大將軍守墓。而且一守,守了一生,臨終前囑咐,要兒孫世世代代為袁大將軍守墓,不准做官。第一、守墓;第二、不得做官;第三、要讀書。這樣一守,便守了十七代,三百八十年,直至現在,全世界所無。這是 守墓人的精神,不只是一個承諾。

  從守墓人的精神,我們知道:是要守著一個值得交給下一代的價值。如果沒有這種歷史精神,那麼你交給下一代的是甚麼呢?你的歷史會斷、文化會斷、民族會斷。所以從守墓的「守」,「守墓」變成了「守護」,守護你心目中的一點價值。

二、法住就是文化的守護

  「法住」就是一種守護的精神,文化不能死,所以我以「文化永不死亡」來定義「法住」這個機構。能把文化守下來,它就不死,就有希望。今晚的主題是「讀書人的風骨」,風骨的精神就是「守」,守住你內心的一點價值。也許人人的價值不同,不緊要,但總有一點你要守住。你不能甚麼都沒有,不能甚麼都想要,這到最後一定是甚麼都要不了。你最少守住一點,你的人生纔沒有白過 。

  要守得住,你要學懂拒絕很多東西。拒絕你的欲望、拒絕你的貪瞋癡、拒絕很多外面給你的誘惑。你面對很多誘惑,也面對很多壓力,經濟的壓力、社會的壓力、政治的壓力,你要頂著很多壓力,非常不容易。

三、風骨就是學懂拒絕

  今天我們說「風骨」,風骨從哪裡開始?我說就是守住一點價值,不要改變,能堅持下去。孔子的學生子夏,他曾經有一段時間生活很困難,有人便問他為何不做官,「學而優則仕」?子夏說:「諸侯之驕我者,吾不為臣;大夫之驕我者,吾不復見。」這就是 一種風骨。是甚麼情況下我們感受到「風骨」?就是學懂拒絕。拒絕誘惑、拒絕屈從、拒絕強權,不需要害怕。孟子說:富貴不能 淫,威武不能屈。漢代有一位嚴子陵,他跟光武帝劉秀是同學。劉秀當上皇帝後,想起嚴子陵是有才能的人,想他出來做官。但嚴 子陵躲開,躲得遠遠的,躲到富春江釣魚,不願意出山。嚴子陵成為中國「風骨」的一個代表人物,拒絕富貴,拒絕向世俗的價值 認同。人如果能拒絕世俗的價值,真的不簡單。維持你自己的清潔、清白、清高,讓你的生命清潔一點,不要被污染,這就是風骨 。

  我想,中國讀書人首先就要學懂自重;君子自重、自尊。我們首先學會尊重自己。為甚麼?因為我們心中守著一點價值,不放棄、不妥協。歷史上有很多這種人物。我們不敢說我們也能做到,但最少我們願意向他們學習。今晚的主題「讀書人的風骨」,就是希望向大家傳遞一個信息:人生總是有一點要守住。不管是甚麼,不能沒有底線,不能沒有原則,不能甚麼都做。

  人生要有所不為,纔能有所為。

  「有所不為」就是拒絕、就是守護、就是守住。有些作為我們人格的底線,不能過;你首先要有這樣的一條線,你要守住,然後你纔能有所作為。但剛纔我們說,這個世界混亂、社會混亂、思想混亂、價值混亂。所以,如果你能找到你要守護的價值,你首先便 要分辨甚麼是真正的價值,或甚麼是更高的價值。世俗的價值也是價值,富貴是價值,名利是價值,權利更是一種價值,你能拒絕 它們的誘惑嗎?非常難。當你沒有飯吃的時候,你便知道非常難。你吃飽了,還可以說一點風涼話;但當你真正生活有壓力,現實 有壓力、工作有壓力,人會妥協。所以「風骨」不容易,非常不容易。

四、讀書不只是提供知識

  不過,若我們能讀書,從書本裡,從歷史裡,從古代的人物裡,我們會得到啟發。為甚麼有些人可以有風骨?為甚麼有些人可以堅持?為甚麼有些人可以守一個承諾終身不變?為甚麼他們可以在歷史上成為榜樣,然後民族的精神可以傳下去?這就要讀書。我辦 的學校,我辦的文化活動,都是環繞讀書來進行。我有兩句話:「文化回歸生命,讀書長養性情」,就是不要把讀書知識化、外在 化。如果視讀書為一種知識,那便會概念化、理論化,講得頭頭是道,但跟你的生命沒有關係。道理講得很好是沒有用的,而且人 人都有自己的觀點,你說A,別人說非A,甚至B、C、D、E。現在是多元文化的社會,隨便人選擇,每人都有選擇權利。因此,多元 文化說得好,是讓你有選擇自由;說得不好,會變成價值混亂、價值相對化的社會。為了逃避價值判斷,所以現在的社會,包括學 校的教育,都不觸踫人的價值觀,只是給予知識,你該怎樣做是你自己的事情,你有權。我們逃避作價值的審判,逃避對價值世界 的深入。所以,知識雖多,人生卻很混亂。你找不到生命的價值,你會無根,你會搖擺、你會亂。因此我認為,讀書能讀進去,是 很重要。能讀進去,你纔能把書本轉化為你生命的資源,轉化成你生命成長的一部分,那麼你做人纔有風骨。

  風骨最重要不一定在其內容,每人守他所守,但最少有一點你可以守住。今晚主題「讀書人的風骨」,希望我們能重新認識中國寶貴的傳統,認識我們這民族走過來的路,然後認識我們自己,不要忘掉自己是誰。

  謝謝諸位。

 
→下載全份《法燈》
 
→返回首頁
→返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