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文明能回頭嗎?

——從日本福島核洩漏事故說起

霍韜晦

(原刊《法燈》346期,1141)

三月十一日,日本東北沿海發生九級大地震,觸發海嘯,巨浪高達十米,無數房屋倒塌,道路斷裂,汽車如小積木般被捲入海,死亡及失踪人數超過兩萬,經濟損失更高達三千億美元,為九五年神戶地震之三倍,是人類有經濟數據記錄以來損失最大的一次自然災害。

但問題的嚴重性不止此。由於地震引起福島核電站其中兩個反應堆出現氫氣爆炸,電力中斷,冷卻系統失靈,大量核幅射洩漏出來。若再不降溫,爐芯爆炸,後果將不堪設想。

這是核災難,雖非全由人為,藉大地震而起,但人不能辭其咎。首先是核電的安全問題。據統計,由一九五二年至二○○九年間,全球至少發生過九十九宗核事故(以每宗損失超過五萬美元為準),總損失在三千億美元以上。(光一九八六年前蘇聯切爾諾貝爾之核電廠爆炸,損失已達二千億美元,遺害至今未息。)經濟損失尚在其次:經濟學者甚至認這是經濟發展的新機會,因災後必須重建,這便提供工作機會和重新規劃的機會;舊物不去,新者焉來?這是經濟學者和某些歷史學者的理性之言。所謂「沉舟側畔千帆過,病樹前頭萬木春」,但對當事者而言,卻是莫大的痛苦。你不在現場,也許不能刺激起你對生命的深沉反省:死亡,就是因為我們要發展經濟嗎?無辜的人以其生命作代價,是為了誰的利益?

人無情,便會冷漠;人眼中只看到經濟,便只懂得投入和產出的計算,盈利成為唯一的價值,扭曲了生命,傷害了環境,這代價多大?如果用經濟學的語言,這其間的隱性成本多高?這不只是核危機、核災難的後遺症的處理費用,更重要的是人類會犧牲他們的將來。試想:當你的家園荒蕪,下一代乃至再下一代人患上核幅射後遺病,男子不育,婦女停經,新生兒有缺陷,土壤在很長的一段時間都不適宜耕種……例如這一次日本東北的幾個縣,農業、漁業、水產業、觀光業都幾乎全被摧毀。用日本首相菅直人的話:整個日本東北,也許從此放棄。這樣的代價,如何計算?為了節省一些顯性的能源成本,冒險建造核電廠;為了趁上經濟發展的列車,不甘後人,卻不知道這列車駛向何方?當死亡到來,悔之已晚。

人就是這麼現實:由於經濟巨輪愈轉愈快,消費產品愈來愈多,GDP不斷上升,對啟動生產能源的需求亦愈來愈大。這是一條不歸路。其勢已成,所以各國政府無不以能源的安全供應為第一要務。美國為甚要打伊拉克?炸利比亞?完全是為了守護它的石油利益,卻以保護人權、建立民主制度之名開戰,十分虛偽。但即使耗盡力氣,石油也會有枯竭的一天。為了不被控油國牽制,也為了節省成本,加強競爭,未雨綢繆,各國政府都要另闢蹊徑,找尋新能源,或代替能源。這是戰略問題,否則將使自己陷於被動。

在各種代替能源之中,太陽能、風能最廉宜,但技術未成熟,能產生的能量值太小,不足以供工業之用。唯有核能顯性成本較低,技術又比較成熟,表面清潔,對環境不構成污染;在急切需求之下,成為唯一選擇。飲鴆止渴,沒有辦法。明知有很大風險,但人在悲劇還沒有發生之前,總是意圖僥倖。從這個角度看,日本福島的這一次災難,是資本主義的核心思維—功利主義的警鐘。

不過,有些人採取樂觀想法,希望在管理和技術層面一起提升安全保障。因為福島核電廠已運作四十年,不但機件老化,其安全指引亦已過時。如果能及早發現,便不會手足無措。據日本傳媒透露:這次核災難的產生,與日本政府的猶豫不決,既想保護資產,又想掩蓋自己所犯的錯誤有關,結果危機擴大,未能及時以海水冷卻反應堆。其實即使管理制度嚴密,多重監督,或加入公眾監管,始終有人為因素。至於技術提升,則是專家之事,在實際技術未突破之前,不能空想。任何人讀過波柏爾(K. Popper, 1902-1994)的科學方法論,都知道科學知識不具有永遠真確性,而是具有可否證性(falsifiability),則技術與問題亦永遠向前延伸,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哪有終極?把安全寄望於設想,是幼稚病。

其實,真正的問題是我們今天的生活往何處去?提升一點說,也就是人類的文明往何處去?我們享受著豐富的科技產品,由衣料、食品、交通工具、家居設備、通訊、聚會、娛樂、競技、生產、管理……,無一不與科技有關,也就是與源自西方的現代文明的發展航道有關。我們趁上了這條船,已經無法回頭。我們即使能解決能源的短缺問題,或能源的風險問題、成本問題、後遺症問題,也不能解決愈來愈急速的生產和耗費大量地球資源所引起的環境保護問題、生態失衡問題與持續發展問題。按照我們今天的生產速度,地球是總供應商,但她的可耕種的土地、可利用的各種礦產、森林、天然氣、地下水,甚至潔淨的空氣,還能供應多久?地球億萬年的儲備,過去兩百年間已揮霍了大部分,不久之將來就會完全枯竭。可憐整天想刺激GDP上升的經濟學家,可有為地球的未來經濟想一想︰這種竭澤而漁的生產方式最後會把人類變成怎麼樣?

人類以為自己總有辦法,科學家以為總有新技術以解決困難,那不過是盲目樂觀、單邊迷信。事實上人最大的問題是看不到自己的欲望和野心,一味向前求取滿足,而忘記了對別人和對地球的傷害。這一陰暗不化除,技術全部變成幫凶,最後人類一定被自己的欲望和野心埋葬。

 

* 原刊《法燈》346期,二○一一年四月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