質素與自由──民主路向反思之四

霍韜晦

(原刊《法燈》340期10101)

現代民主社會侈言建基於自由、平等的價值,但自由如何落實?平等如何體現?追問到最後,只有舉出人權。甚麼是人權?分析起來有許多,如選舉權、婚姻自主權、信仰自由權、言論無禁權、勞動所得權……等等,但涵義只有一個:只要你具備某些條件(如年齡),就可以隨你運用,這就是自由。人人都有這一機會,這便是平等。合自由與平等為一,這就是現代人權觀念的貢獻。我們所歌頌的民主政制,無非是通過選舉形式,來把這兩種價值貫穿起來。

然而,由於人人的選擇不同,如何能讓你的選擇獲得多數人的認同而得到終極的實現?只有通過選戰。在選戰中,你發現個人意志必須服從公共意志,否則你會失敗,所以個人必須服從政黨。盧梭(Rousseau)說這是理性的決定,其實是目的性的決定,盧梭的理性已開今日工具理性的先河,個人自由已被出賣。馬基雅維里認為:政治必須排除道德。在政治活動中沒有個人自由,道德根本無從談起。

道德必須自覺,所以康德說人有道德理性,人只能向自己的行為負責,但不能思及結果。問題是在今日的功利社會,好壞或善惡是由結果決定的,亦即要看社會效益。在大多數人的選擇下,個人沒有位置,道德只能退回私人生活的領域。你的決定只對你個人有意義,不能施諸別人。於是,所謂道德,所謂價值,便不可能有普遍性,只能各行其是。人間也沒有一個價值高底表,去衡量誰比誰更有道德,誰比誰的選擇更有意義。價值回歸選擇者,只能形成一主觀世界,沒有客觀性,這也就是今天為甚麼年青人都有自己的一套,他們都不願意跟從上一輩人,包括父母、師長的價值觀。

羅爾斯認為:若人人都服從社會多數人的選擇,這是對少數人的不公平,所以他要維護少數人的權利,這纔提出權利優先於善的講法。表面看,他要重建個人自由,自由就是他的選擇,社會無權改變之。羅爾斯甚至說,在現實人性下,人人根本就知道怎樣去選擇,人人都懂得維護自己利益,所以不需要別人教他。這就是權利優先。羅爾斯甚至認為:康德的道德理性就是如此,不須比別人得更多,但至少也不要比別人得的少,這就自然達到公正。但人怎麼不起貪念?在現實人性之下,人人都想得到自己利益的最大化。若這是權利,權利便會延生手段,最後連手段都會被合理化、正當化。社會上除了法律的阻嚇之外,善惡的界線逐漸模糊了。

羅爾斯對個人自由的爭取,實際上是強化了價值世界的分裂。依彼所言,民主政府可以把這個責任退還給個人,嚴守中立,還以為這是對個人權利的尊重,實質上是逃避,置身事外,反不如傳統社會的承擔。

正因為價值是個人選擇,除了公共利益之外,沒有共識;再進一步,公共利益也可以爭論,不同政黨自有不同方案,不同專業利益群體也有不同意見(香港西九文化項目拖延多年便是一例),社會噪音多,固然影響效率,浪費資源,更重要的是人人以其權利各持己見,不肯退讓,力爭到底,甚至演化為暴力形式。到這個時候,整體的傷害更大,一個時代就會結束。

民主社會的人權觀念其實不能認識公共價值或普遍價值,民主社會的自由只是行使其權利的自由。若不化解人的自私與狹見,這種自由只能求個人欲望最大化的滿足。只知有己,不知有人。若要真能建立共識,或公共價值,而非各說各話,即須有一放下自我、接受別人的胸懷,進而超越自己,體會到別人所追求的價值。只有找到價值的原點,纔能知其矢向,也就是可以不斷提升的方向。

莊子說:「道未始有封,言未始有常。」真理是普遍的,但人總是有執。如何開闊人的胸襟、擴大人的眼界、看到更高的價值?的確不容易。人有局限,首先是知識的局限,然後是性格的局限、立場、身份的局限、智慧、眼光的局限、精神超升的局限……所以人要突破。若安於既往,安於自己所得,便會如莊子所說的蜩與鳩,飛數仞已滿足,何必如鵬鳥之上升九萬里?今人價值平面化,無高無低,無優無劣,自以為是,何能窺見大道?以少為多,以劣為優,難怪莊子嘆息:「不亦悲乎?」

現代人大概都認識到現代社會的質素逐漸走下坡,也發出很多嘆息,但就是無法可想。因為不知道質素下降的原因,自然不能對症下藥。民主政制雖非社會質素下降的元凶,但對此置身事外,表面上嚴守中立,實際上是為自私者、自利者、傲慢者、畏懼者、無力者、狹見者、逃避者……提供藏身之所,結果造成更大的不公。

提升社會質素不能光言理論,理論只是知識。知識與生命成長是兩回事。人只有反省自己的局限纔意識到危機;人若無危機感便不會尋求突破,一生所奉持的價值觀念便會停留。社會繼續其交叉共識,多元並存,互相拉扯,自我消耗。看不見前景,找不到希望,大家繼續為個人的權利爭鬥。施特勞斯稱此為「墮落的自由主義」是有理由的。

自由,真的只是一種選擇嗎?為甚麼我們只會選擇滿足自己的利益,卻不能選擇成就一個公共的目的或更高遠的理想呢?我們只懂得在現有的世界中選擇最好的東西,為甚麼不能創造更好的事物呢?自由是一種享受,還是一種提升自己的能力呢?

究竟自由是甚麼?我相信只有回歸我們自身纔明白。你沒有突破,你沒有成長,一輩子都不可能明白甚麼是質素。若社會人人如此,那就是退墮。

* 原刊《法燈》340期,二○一○年十月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