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改方案未觸及民主精髓

霍韜晦

(原刊《法燈》336期,10年6月10日)

踏入六月,政府所提出的政改方案便到了關鍵時刻。目前形勢,儘管政府聲稱政改符合主流民意,又大打民意牌,自特首以下各局問責官員均落區大呼「起錨」,希望獲得市民回應。但要在立法會取得三分之二以上的票數(即四十票)支持,似乎不很樂觀。不過政治上的博奕,翻手為雲、覆手為雨的例子多得很,最後或竟出現戲劇性的轉變也未可知。我們只要看看民主黨及終極普選聯盟一直向政府提交改良方案,又約見中聯辦高層,便知道雙方有妥協可能。問題是立場和信任,大家若堅持自己立場,不信任對方,這已談不下去。民主步伐固然原地踏步,更重要的是香港社群進一步撕裂。

大家知道:香港政府其實並不具有終端的權威性,真正製訂政策的是北京。在北京而言,為了平穩過渡,民主政制必須循序漸進,照顧不同階層、不同界別的利益,所以功能組別暫時不可能廢除;而泛民所關心的普選定義與普選時間表,北京也只是在原則上加以確定,但如何進行、如何體現則無路線圖,亦無具體方案,引致泛民不滿。在泛民而言,他們要的是實質,而非泛泛的承諾。甚麼實質?即是要在計量上加強民主成分,例如在時間表上列出逐步減少功能組別的人數和逐步增加直選議席的比例,使市民覺得政府有誠意;那麼,香港的民主政制就會健康發展。

上述兩個立場,表面看,並未距離太遠:至少在終端而言,大家都知道在二○一七年,香港特首可以由普選產生;到二○二○年,立法會也可以全面普選。這就是所謂「雙普選」。在這個前提下,爭議的只是步驟和具體的實現方法。如雙方有誠意,是的確可以各讓一步的。這也是這一次香港政府為甚麼投下巨大資源,向市民發動宣傳攻勢,為的就是讓市民感受到政府的確有向民主邁步的誠意。特首甚至主動約反對黨領袖余若薇辯論,即是想證明政府的決心,不是敷衍。

問題是香港還有一批極端的民主派人士,他們基於政治立場,對北京政府完全不能信任,認為政府的方案只是騙局,只有立即實行一人一票的普選纔是民主,並採取台灣民進黨式的激烈手段,以簡單的言詞煽動群眾作暴力鬥爭。由於香港在轉型期中,政府經驗不足,社會問題未能大刀闊斧地解決,拖拖延延,百病叢生,青少年的出路問題尤其嚴重,所以激進派亦有市場。但顯然這種激進手段,並不符合香港利益,更抵觸香港人的理性。若香港因此而付出代價,則是香港的不幸。

我相信大部分的香港人都不願意走極端,更不希望把香港變成台灣第二。殷鑒不遠,台灣政治開放,推行民主過急,結果被蓄意撈取政治利益的政客利用,鼓吹台獨,撕裂族群。民進黨上台後,大力去中國化,傷痕至今猶在,我們豈能倣效?香港回歸,是歷史大事,在大是大非之下,我相信沒有一個香港人不贊成。民族大義,始終須守。至於一國兩制,則是歷史產物,也是一個有歷史智慧的構思。在非常時期,自有非常設計。鄧小平既已提出,落實則在後人:如何解除兩制矛盾,不傷一國?必須有分寸。若昧於大義,只求防衛自己利益,鬥爭勢必加劇。我們不是害怕鬥爭,而是無此必要。中央政府已同意並已設下普選的施行日期,則大問題已解決,餘下的是如何把普選做得更圓滿,實現有共識的民主。

其實這就涉及民主的理想內容和質素,而非只是選舉的模式和程序問題。民主黨希望二○一二年的政改,六個區議會功能組別議席全部由區議員提名,再交由全民直選產生,然後再以此為橋樑,通向二○一七和二○二○的真普選。這一提法,其實與政府的政改方案相去不遠,所以我們認為:雙方是有機會妥協的。但問題是:在香港實現民主,必先明白實現甚麼樣的民主?香港地少寡民,本來是有條件實現直選式的民主。但直選式的民主必先預設選舉者的質素,亦即群眾的質素,群眾是否都具有辨識參選者和明白所表決的議案複雜內容的能力,大有疑問,反而是訴諸情緒的居多,結果反而導致兩黨惡鬥,社會上整體質素一定下降。台灣近年來的民主實驗就是如此。況且,民主制度中的多數取決原則只反映數量,不代表質素,只從數量上解決問題,十分危險。有識者指出:世界上實行民主最有經驗和最有代表性的國家──美國,也沒有實行直接民主,反而是傾向代議制。另外也有學者指出:即使是美國,距離真正民主的標準還相差很遠(Robert A. Dahl: How Democratic is American Constitution?, 2001)。至於歐亞各國,實行民主國家的政治、經濟、社會、教育的實況如何?是否民主即代表幸福,或社會安定和諧?也值得檢討。在沒有很好的學術研究或總結之前,推行過急,未必是福。

依我的看法,寡頭的民主不但不能提升社會質素,反而有使它下降的可能。民主畢竟只是個機制,真正保證它的健康發展在人自身。所以唯有提升人的素養,人的胸襟、眼界、人對異見者的包容與體諒,不只互相尊重,更有一種超越的風采,纔能真正相處。由這樣的人來推動民主,纔能人人是主。從這一角度來看,雙方的政改方案尚未觸及民主的精髓。

附記:作者在數年前曾提出「優質民主」的概念,請參看〈中國的民主之路〉、〈中國應考慮創設優質民主〉等文,收《新時代•新動向──霍韜晦思想文集一》,法住出版社,二○○七年

* 原刊《法燈》336期,二○一○年六月十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