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聲的巨響

──紀念「五四」九十周年

霍韜晦

(原刊《法燈》322•323期,09年5月1日)

 

「五四」到今天,已經九十周年了。過去二十年,我一直沒有停止過對「五四」的反思。這一個運動,是如此的波瀾壯闊、影響深遠。它從青年人的愛國熱誠出發,呼喚了無數沉睡的中國人,從學生運動擴展為民族運動、反帝國主義運動;又從愛國,希望中國新生而反封建、反傳統、反舊禮教,同時迎入西方文化以要求自我改造,最終建立一強大的新中國,以洗刷國恥。這是中國自被西方巨砲轟開大門後的歷史主題,每一個中國人都要背負。 

問題是:中國如何方能新生?如何方能建立一強大的新中國?當時外有帝國主義環伺,內有腐朽的北洋政權,內憂外患,奄奄一息,中國憑甚麼資源站立起來呢?「五四」知識分子是想借重外國文化,由科學、民主、自由主義,到中國文藝復興、白話文學運動、整理國故、文字改革、無政府主義、國粹主義、國家主義、超人哲學……無數主張都被提出來了,亂哄哄,莫衷一是,爭論不休。但大部分的中國人還是沒有行動,於是又有人主張啟蒙,先要讓中國人醒覺……其實,中國的百年命運就是要生存,要在內外的夾擊下活下去,所以救亡成為我們的歷史主題,最終走上武裝革命的道路,以求徹底更換我們的面貌。

面貌是更換了,但「五四」的歷史任務並未完成。它源自愛國心,但愛國心其實是傳統文化的憂患感。「五四」知識分子本來一直受傳統文化哺育,但由於受現實剌激,竟然想借重外國文化來脫胎換骨,而激烈主張打倒中國文化。這是錯認,是一種不正常的自卑心理。脫離了自己的文化,中國民族憑甚麼在世界列強中仰首伸眉?難道只憑科學、技術、先進生產、廉價出口、民主制度、法治……就能使我們強大嗎?沒有靈魂的中國人,即使物質富裕了,管理強化了,就到達理想了嗎? 

我認為:這決不是「五四」精神!「五四」中人愛國,決不會出賣自己的靈魂。世界上也沒有一個民族,會委棄自己的文化。民族與文化,必須一體:我們可以在原有的歷史基礎上創新;我們可以吸收世界上一切有助於我們成長的優秀文化,但絕不意味著這要丟棄自己的文化。 

九十周年了,「五四」的聲音仍在,而形勢已起了很大的變化:中國在向西方學步中,而西方則「亢龍有悔」。去年發生的金融海嘯,源頭正是來自美國,正象徵美國的腐爛。我認為這並非金融問題、經濟問題,而是文化問題:西方資本主義的文化經三百年發展,自由主義與新自由主義的交替,政府與市場的角力,已進退維谷。同時,市場的拉力太大,人已被全扯進去,陷入於利益的爭奪中而不得出,社會質素普遍下降,這纔是大問題。大家都被現實帶動,而百年世運,歷史主題,則似乎無聲,其實它已有巨響。誰能有此眼光,看到大變呢? 

回憶「五四」、紀念「五四」、繼承「五四」、完成「五四」,是我們中國人的責任。把憂患化為擔當,讓「五四」有一個圓滿的句號。 

這是我對「五四」的期盼,也是我二十年來對「五四」反思的心得。本書把我歷年的反思文字、演講,彙為一冊,希望能把「五四」的深沉動機和歷史使命發掘出來,以方便大家聽到這無聲的巨響,在「五四」九十周年來臨之際,作為獻禮。 

編者按︰本文原為《從反傳統到回歸傳統》一書序言。本書將於各大書店有售,敬請留意

 

* 原刊《法燈》322•323期,二○○九年五月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