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孔子精神為奧運加添光采

──略論廿九屆奧運在中國舉行的特殊意義

霍韜晦

(原刊《法燈》314期,08年8月1日)

八月八日,第廿九屆國際奧林匹克運動會將於北京隆重舉行。這是中國第一次主辦這樣盛大的運動會,在經歷了百年浮沉、六十年自力更生、三十年改革開放之後,重新向世界宣示中國面貌和對待世界人民的態度,非常重要,舉世矚目。究竟中國將向世界傳遞甚麼訊息?是改革開放的成果嗎?是中國今天的經濟實力嗎?還是中國文化的優雅?希望贏回世界人民對中國的信心? 

我認為最重要的當然是後者。一百多年來,中國被人貼上封建、落後、愚昧、自私的標籤,和世界的先進水平距離甚遠。這一次,中國一定設法扭轉這些印象,把奧運辦到最高水平。根據報導,北京當局自取得主辦權後,七年來投下了巨大的人力物力,不但建設了非常有特色的開幕場館──鳥巢,和許多競技場所,修建了美輪美奐的旅舍、園林,還全面整頓交通、市容、控制人流出入、禁止部分工廠生產,減少污染,以潔淨北京上空的空氣、教導北京市民禮儀,向外賓展露微笑……也許有人認為太造作,但無可否認,所有的措施都反映出當局的誠意。這種不惜工本的做法,早已超出商業的成本概念;那麼,中國為甚要這樣做? 

為了面子,有人說。但沒有實力的面子是可笑的。中國人知道外國人的懷疑:基於歷史原因和現實原因,中國自強的路很曲折,以致在意識形態上或概念上與西方標榜自由、民主的國家很不同;中國的某些做法,亦往往得不到西方傳媒的諒解,風吹草動,西方傳媒都會趁機點火,甚至與中國境內的民族分離主義分子勾結,惹事生非。本次奧運,已有藏獨、疆獨出言恫嚇,中國不得不加強保安;蓋稍一不慎,發生事故,後果將十分嚴重。主辦者壓力之重,可想而知。但中國仍然要辦好這次奧運,我想,就是要向世界人民伸出友誼之手,首先證明中國人的熱情、好客,歡迎所有來自遠方的朋友,不會計較對方的立場、種族、和經濟條件,所以提出「同一個世界、同一個夢想」的口號,以作宣傳。 

奧運當然是競技,那麼如何實現「同一個世界、同一個夢想」的宏大藍圖呢?許多選手來此,就是為了爭奪一枚金牌,「名成」之後,就會「利就」;拚個死活,為了還是其後的巨大利益。如果這樣,正是同床異夢,如何能有相同的旨趣呢? 

我認為:這就必須明白孔子對競技的看法:競技不是為了戰勝對手,而是為了提高技藝水平和顯示自己虛心學習的態度。孔子說:「君子無所爭,必也射乎?揖讓而升,下而飲;其爭也君子。」(《論語》〈八佾〉)君子是有修養的人,對人不會驕慢無禮;即使技術比人優勝,也不會向人擺出趾高氣揚的面孔,反而要向別人學習自己所無的優點。比賽之初,互相揖讓;比賽完畢,舉杯相敬,這纔是文明人的競技,即君子之爭。西方人也不是不懂這一禮節,即所謂「紳士風度」,不過沒有中國人這種發自內心的性情。中國人講禮,就必然尊重對手,所謂點到即止,不要讓對手難堪。 

這不是虛偽,而是人與人之間的相敬。唯有這樣,纔能做到和諧。中國現在提倡和諧社會,和諧必須從心出發,再經過艱苦的修養工夫,纔能達致。若停留於口號,便很容易政治化,這必須有很好的教育來配合。我相信中國會繼續深化和諧社會的概念,因為唯有這樣,纔是中國之福,世界人民之福。 

「禮之用,和為貴」(《論語》〈學而〉),不只待人如此,治國亦如是。孔子說:「能以禮讓為國乎,何有?不能以禮讓為國,如禮何?」(《論語》〈里仁〉)禮之精神在讓,人能互相禮讓,社會風氣就會淳厚,不會斤斤計較,也不會那麼自私自利。作為君子,首先就要學習這種修養,然後方可與別人競技。古代社會以射藝選拔人才,除了看他的技藝之外,就是要看他的人品。比試雖有勝負,但一定公平,不會弄虛作假,不像今天有些運動員,為了獲取金牌而服食禁藥,刺激體能。君子懂得自尊,就會自律;懂得競技的真正意義,就會互相交流、互相欣賞。彼此相敬,不只在容顏上、態度上,還要深入到內心世界,把對方看作朋友,看作同道,這纔能無私的付出。 
古人所謂「射有五善」,即和志、和容、主皮(中靶力度)、和頌(合樂)、興武。其中有三項都是強調「和」,心要和、態度要和、遵守秩序、合符規章,在這樣的前提下纔講到射藝和「興武」。由此可見,這不正是中國奧運所提出的「同一個世界」和「同一個夢想」嗎?人必須心和、容和、遵守禮儀,纔能活在同一個天空下。這不是為了擊敗對方,而是互相引發,以達到共同進步的目的。 

根據《易經》,世界上的所有事物,都是互相引發的:陰陽互動,剛柔相摩,你進我退,我伸你屈,無人可以獨霸,亦無人不賴別人成全。能夠這樣觀天下,一切競賽都是過程;心胸打開,器量自然寬弘;那就是孔子的競技精神,中國人之教。 

今天,奧運在中國舉行,我想應該用孔子的精神和中國文化的勝義來為奧運加添內涵和風采,而不只是我們的經濟實力。讓在奧運歷史上,永遠有著中國文化的一道光芒。

 

* 原刊《法燈》314期,二○○八年八月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