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災難為靈魂的洗禮──四川大地震的衷言

霍韜晦

(原刊《法燈》312期,08年6月1日)

 

正當奧運的和平聖火的傳送受到藏獨分子阻撓,從而引發國際社會對中國人權問題的質疑尚未停息,中國政府和人民都受到委屈之際,四川汶州一帶地區發生了強烈的八級大地震,房屋大量倒塌,尤其是一些中小學校,當時還在上課,大部分師生都葬身在瓦礫中。消息傳來,全國震動。大家在電視機前看到斷牆頹瓦、滿目瘡痍,父呼子、母哭兒,救援群眾不待大型工具,便瘋狂的徒手挖掘……一剎那間,人人的性情都被掀動了,附近的人立即趕往災區,遠道的人馬上捐款;政府更不敢怠慢,溫家寶總理在地震後一個多小時,便已坐在飛往災區的專機上,對媒體發布消息,並指揮各部門工作;到達災區後立即跑上前線,親自遞水給受土方壓著的孩子,流下眼淚,大聲說:「我是溫家寶爺爺,孩子你一定要挺住!一定會得救!」看到這些畫面,無數人都主動前往災區。一名農民立即傾盡所有購買藥物、食品趕去救援。中國人本來就是有血性的民族,國難當前,個人算得甚麼呢?

這一次地震,死難、失踪人數估計達十萬人,受傷、失去家園的有七十多萬,財物基建損失無數。估計整個重建費用約達萬億。

截至五月底,各地政府所投入的抗災資金達225億,其中中央政府佔183億,國內外捐款超過400億,實際收到的已有360億。其他各地企業、機關、市民所捐贈的食物、藥品、棉衣、帳篷、節能屋……更不計其數,源源不絕的送往災區。「災區需要甚麼,我們就支援甚麼。」

還有,在地震中失去父母、親人的孩子,各地已發起接收照顧,失去學校的,亦暫時轉到各省市就讀。如廣州,就有好幾拾位失去校園或失去照顧的中小學生轉到廣州市各學校就讀,學費、生活費一律全免。

愛心是沒有地區、種族、甚至國界之分。所以不只香港,澳門有醫療隊北上,法國、俄國、日本……也有救援隊帶備專門設備來。

許多學者、傳媒都指出:這是人性的見證,西方傳媒的態度亦完全改觀,中國政府的負面形象不但完全洗刷,而且對中國政府主持救災、調動資源的能力和迅速表示欽佩,比起美國政府二○○五年新奧爾良風災的救援表現(當時美國總統布殊在風災四天後纔急急行動),是傑出多了。難怪英美傳媒紛紛撰文盛讚溫家寶為「當前風雲人物」(Man of the Year)和「英雄」,「人民總理」之名當之無愧!
急人民之所急,「因民之所利而利之」(《論語》〈堯曰〉),這本來是中國政治的傳統,政治家應有的美德,過去西方人不曉得,受傳媒誤導,總認為中國政府是獨裁政府,以西方二百年前的專制時代來看中國;其實,這是無法了解中國的政治人物的。

這一次,也許中國政府受到了月前西藏騷亂事件被做文章的教訓,知道讓事實說話是最好的辦法,於是讓傳媒第一時間報導,全程跟進,不但使地震的悲慘景象暴露眼前,也讓軍民的忘我拯救,醫療人員不眠不休、各地的救災行動如火如荼,一一展現出來。愛心如火,行動如雷,使西方傳媒也自嘆弗如,對中國政府立即改觀。中國政府原來是如此重視人民生命的,也歡迎外國政府派遣專家協助。這是中國走向世界,能坦然放下自我,正是對自己有自信的表現。

更重要的,我認為:是中國人沒有變。許多人認為:中國在開放改革之後,人民變得一律向錢看,官場腐敗、人民質素下降:自私、狹隘、虛無、冷漠,社會風氣正在敗壞,色情、犯罪、作假、濫權事件愈來愈多;青少年也愈來愈脆弱,許多人都擔心他們長大後承受不了壓力。但這一次,我們看到人在災難之前的那種勇敢、無私、堅強、和凝聚。有一個喜歡跳舞的女孩被救出來之後,大腿已壞死,必須鋸掉,但她沒有哭;一個三歲女孩被救出,但俯伏在她身上,以自己的生命來保護她的父母卻死亡了。在生與死之間,動人的故事特別多,每一個都訴說著對生命的愛。這就是我們的人民,對苦難有極強大的承受能力。

在上月評論藏獨分子阻撓聖火傳遞的文章,我已經說:「殷憂啟聖,多難興邦」,不想溫家寶總理在這次大地震中,也寫下了「多難興邦」這句話。一個民族有其生命力,是必然要經歷各種考驗的,有時是外敵、有時是自然災害、有時是內部分裂、自相殘殺、有時是驕傲自滿、不思進取……譬如昔日的匈奴、西夏,今在何處?更不要說建造金字塔的埃及王朝和建造巨大祭壇的南美瑪雅人了。中國民族的悠久是和中國人的憂患分不開的。《易經》說:「作易者,其有憂患乎?」(〈繫辭〉),正因為有此憂患感,所以我們不會自滿,在盛平之世也要有警惕心,何況目前我們只是小有成果?還有更大的考驗我相信還未到來。那是甚麼?那就是持續向前發展的文化智慧:如何能夠保持經濟上的活力?如何能夠防範突如其來的危機?真正能讓我們不死?世界是否可以永久和平?問題是一波一波,考驗亦是一環一環。由憂患而保持戒懼,由戒懼而謙卑,由謙卑而勤勞,由勤勞而合作,由合作而善與人處、善與天處,所有這些,都是從我們的一念之誠而出。這次四川大地震,充分展現了我們的一念之誠,這是建國、提升民族質素的最好機會。希望當局珍惜此由痛苦所得來的啟發,進而要求自己成為一個有道德承擔、有遠見、有文化修養、能刻苦自厲、不負老百姓所託負的政府!

化災難為靈魂的洗禮,變哀傷為重生的智慧,在此舉世質素已在日漸下沉之際,作出行動,扭轉乾坤,為明日帶來希望,以安慰十萬亡靈,不是更重要嗎?

 

* 原刊《法燈》312期,二○○八年六月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