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推動健康的民族主義有其必要
──從藏獨分子阻撓奧運聖火說起

霍韜晦

(原刊《法燈》311期,08年5月1日)

 

北京奧運還有一百天便隆重開幕,為了辦好這場舉世矚目、規模宏大的運動會,北京當局除了投下了大量人力、物力,以顯示中國經濟上的進步之外,還以「同一個世界、同一個夢想」作為宣傳口號:希望藉著奧運,把中國崛起後的和平信息,帶給世界,共享繁榮。可惜,在若干藏獨分子的精心策劃下,先有拉薩的暴亂,然後利用外國傳媒,製造中國不講人權、不尊重當地群眾信仰的假象,向中國政府抗議,並趁機干擾奧運聖火在世界各地的傳遞,以擴大事件,坐收漁人之利。一時之間,法國、英國、美國、澳洲、印度、日本、韓國,連珠爆發。中國政府的確被殺個措手不及,和平奧運被蒙上污點,令人氣惱。 

幸而,人心是公道的。造謠始終是造謠,包藏禍心的始終是包藏禍心。當中國公開暴亂經過,在鏡頭前使用暴力的、主動挑釁的原來都是身穿紅衣的僧人。當真相大白之後,激起中國人的愛國心,百年來所受的屈辱,化為悲憤,結果各地華僑和留學生,自動組織起來保護聖火。正如坎培拉華人向全澳洲華人發出告急書:「不管你來自那裡,不管你是拿著中國的護照還是懷惴著澳洲的國籍,相信每一個人,作為華夏兒女,和我們一樣,都忠誠地熱愛著我們的祖國!」結果數以萬計的華人湧進坎培拉,人數遠超於藏獨,連澳洲當局也不禁為之動容。其他各地也一樣,聖火所過之處,華人之多、陣容之大,令當地居民留下深刻印象。 

這就是中國力量!背後其實是中國心。就憑這一點,使中國政府重新獲得信心。「禍兮福之所倚,福兮禍之所伏」(《老子》五十八章),藏獨正如台獨一樣,無視於歷史、無視於中國人的內心感情、也無視於和國人相處之道,卻只想到自己利益,則作法者必自斃。從佛教觀點看,也就是智慧不足、自犯因果,要弘揚佛教豈能出此下策! 

有人認為中國學生的反應是民族主義,在今天不應鼓勵。這真是中了西方表面講理性、人權、民主、自由之毒!他們不知道西方人講這一套是有很強烈的侵略性的。正如美國攻打伊拉克,有甚麼理性、人權、民主、自由?根本就是強權。他們可以侵略別人、分化別人,卻不許別人批評他。請問美國人如何對待印弟安人?還不是將之滅絕?連根拔起?西方這幾百年來的爭霸,殺害的人還少了?在世界還未進入大同之前,而侈言民族主義不可取,對弱勢民族而言,無異加速其分崩離析,早日衰亡。這是為霸者張目,非常不公道。我們必須回歸歷史,正視中國近百年來的屈辱。中國民族要重新站起來,並要求世界各國以平等之禮待我,是中國歷史的世紀主題,非常神聖。不錯,在這一百五十年中,我們走了許多冤枉路,也付出沉重的代價,甚至內戰,但出發點都是希望建設一個新中國,以挽救民族死亡。健康的民族主義有助於我們的精神凝聚,有甚麼不好? 

所謂健康的民族主義其實就是以中國文化為根底的民族主義,這和西方的侵略成性的民族主義不同。歷史上,每當中國強大之後對待四方民族,都是採取懷柔政策,《中庸》所謂「柔遠人也,懷諸侯也」。正如鄭和七下西洋,服國無數,但卻並未留下軍隊統治,亦未建立殖民地,反而感動南洋蘇丹入朝中國。後來日本丰臣秀吉發兵侵略朝鮮,朝鮮來中國乞師,明神宗派李如松率兵四萬往援,以少擊眾,終於不辱使命。但勝利回國之後,中國並未要求朝鮮分擔戰費,而只視為應有之義舉。這些故事,必須從文化角度,方能知其義蘊。所以,民族主義並非只講民族血緣、或淪為是非不分的野蠻主義。從中國的民族主義看,其中更蘊藏著一種有高度包容的、要求自己承擔更多責任的、不計付出的道德精神在內。中國為甚麼不會亡國?就是因為我們懂得自尊自厲,公正待人。 

由此可知,今天我們決不可人云亦云。西方人之所以攻擊民族主義,是因為他們要把西方價值全球化,更不願意看到積弱的中國強大起來。中國人多,文化底子深厚,人民質素好,潛力巨大,自拿破崙時代起,就已經「不要弄醒這隻獅子」,他們希望中國繼續沉睡,讓他們操控全球。不過中國近年開放之後,形勢已逐步改變。二○○七年全國GDP高達三萬五千億美元,全球排行第四,外匯儲備則全球第一。雖然中國的人均收入仍少得可憐,但增長速度快,安知二、三十年後不會超過美國?美國輿論已經開始宣傳「中國威脅」,歐洲各國也有行業工人示威說中國商品奪去了他們的飯碗。這是必然的矛盾!處理不慎,小小事件也可以引起爆炸。這次藏獨分子阻撓聖火的鬧劇就是這樣點燃起來的。 

從這次事件,可知中國仍有許多危機:西方人的嫉妒、西方人的自尊、和西方人對中國人的不了解,都不免把中國看為潛存的敵人。尤其是近幾十年來,中國所走的是和西方自由主義很不同的一條道路,意識形態和價值觀的距離,使大家都有戒心。中國如何化解西方疑慮,讓自己贏得時間,進而和平共處?恐怕是中國當前領導人最重要的課題。我相信以中國文化深厚的智慧,必將能過此難關。「殷憂啟聖,多難興邦」,中國自古以來就不怕挑戰!

 

* 原刊《法燈》311期,二○○八年五月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