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危機與性情教育

霍韜晦

(原刊《法燈》304期,07年10月5日)

今天,中國經濟是發展了,人民生活也改善了許多:在解決溫飽之外,人們有更多的機會去旅行、娛樂、購物、消費、享受。按照經濟發展的軌道,其初步目的已經達到;這就是在生產力提高之後,市場上充滿可供選擇的空間;從食品、服裝、住房、汽車,到各種各樣的電器用品、電子通訊工具、和休閒用品、裝飾品,無不具備。只要你有經濟能力,生活的舒適和便利,張口即至。西方數世紀來的努力,我們數十年就達到了。往後,我們該做甚麼?我們已經看到了經濟發展的巨大貢獻,往後,是不是繼續單靠這一個力量來推動社會前行?

按照孔子「富而後教」的理論,經濟發展之後,教育必須跟上去。否則,在金錢和物質的誘惑之下,人很容易失去自己做人的原則:貪污、造假、欺騙顧客、搶劫、唯利是圖、冷血、麻木。追求生活上的舒適變為追求官能上的快樂,沿此發展下去,人也很容易墮落,以為人生最大的快樂就是官能上的滿足,於是進一步吸毒、吃迷幻藥、濫交、暴力打鬥,把人的本能獸性也充分發揮出來。這時候,人也徹底摧毀了自己。

更嚴重的是:當這種享樂文化、滿足本能的文化成為主流,社會質素必然下降。孩子們在這樣的環境中長大,耳濡目染,便會錯認人生的意義和誤認成功的標準:以為成功的人就是有力量滿足自己和支配別人的人。這一力量,自然是指經濟力量,以為憑藉金錢可以購買快樂、購買自由、購買一切。貨幣成為新的神。

經濟社會本來就鼓吹競爭。產品要有創意,你要突圍而出,談何容易?所以成功者少,失敗者多。成功者獲得膜拜,失敗者卻無人慰安,這就造成更大的差距和矛盾,也就是社會潛伏的危機。試看今天社會裡充斥著憤怒、仇恨、委屈、埋怨、相互批判、推卸責任,就知道危機不遠。連校園也不安全,美國的校園經常發生槍殺事件,殺同學、殺老師、殺無辜者,還以為自己英雄。日本和德國都發生過孩子為了謀取保險金而殺害父母的事,令人震驚。也有一些所謂「寄生族」,三十多歲還躲在家裡靠父母供養。這些事件在中國也有發生,可見是一個世界性的趨勢。這和經濟發展也許沒有直接關係,但和社會質素的下降卻有絕大關係。

為甚麼?因為一個社會的健康發展除了經濟力量之外,必須還有其他力量,尤其是文化力量。有人把文化力量稱為「軟技術」(soft skill),這未免中了技術主義與實用主義之毒,未能正視文化的全體大用。孔子為甚麼說「富而後教」?正是因為他看到單靠經濟發展並不必然帶來社會的幸福和進步,反而有危機。這危機在哪裡?首先在於其片面性。社會是一個整體,人生也是一個整體,人除了有經濟生活之外,還要有家庭生活、團體生活、文化生活、藝術生活……但今天人為了解決經濟,而犧牲家庭、犧牲親情、友情、犧牲理想的人比比皆是。據西方後現代主義所描述的現代人的世界都是孤獨者的世界,人與人之間缺乏信任、缺乏交流;在巨大的經濟壓力和社會體制之下,人人都顯得無力、無奈,最後只有逃避,或者藉虛擬世界來麻醉。生命失去了光采,更重要的是失去了希望。

時代已經退墮到底線,儘管經濟力量仍然強勁,但人應有遠見。孔子當年已經預見社會將向下沉,所以纔出來「撥亂反正」。社會下沉緣自文化無力,即所謂「禮崩樂壞」,或雖有表面的禮樂形式,但內心不應,只作虛假應酬,「人而不仁如禮何?人而不仁如樂何?」結果一定歸於赤裸裸的原始世界、野蠻世界,人類辛辛苦苦創造的文明(不是技術)歸於幻滅。為了挽救人類、拯救文明,一定要尋出文明之根:究竟人建設一個文明為的是甚麼?是為了滿足自己的本能享受,過舒適生活,還是為了證明人的力量?如今文明出現了,人的創造力也被證明了,難道又再證明人有毀滅自己的力量嗎?

這顯然荒謬。所以,人為了自救,必然對文化、文明、財富、知識、技術、安全、幸福、快樂、終極理想這些重要觀念作反思,重新回答:「人活著,為了甚麼?」這古老而又不斷被提出的問題。

從哲學立場,這些問題只能被反思,不能給出標準答案。文化的進程就是不斷被反思的過程,不斷深化或不斷擴闊其涵義。若停止反思,文化也就停滯不前。

不過,孔子的智慧更推進一步:人為甚麼要繼承及推進前人的思考?明知沒有最後的答案還要投身進去?就是因為人是人,人不能躲閃,人只有承擔。你必須對自己進行體認,發現你自己的性情,你就知道這是情不容已,無可逃避。孔子把這個稱為「仁」,即以「仁」為文化生起和生命成長的基礎,即性情纔是根本,滿足市場要求只是商業行為。孔子相信:唯有開發人的性情,社會危機纔能安然度過。

在此短文,我無法介述孔子的性情哲學,但我深信這是解決現代人類危機的唯一辦法。恢復人的性情、人的自主、人的內涵、人的修養、人的自信、人的理想,這纔不會被潮流大勢所轉,人的生命纔有光輝,不枉為人一世。

誰能奮起?在這時代的呼聲之前?

 

* 本文為作者出席十月十二日由香港培華教育基金在南沙大酒店舉行之「中國發展論壇」,擔任演講嘉賓所發表之講稿;後刊《法燈》304期,二○○七年十月五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