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劇的深層思考
——哀歲首醫生、教師之接連自殺

霍韜晦

(原刊法燈》284期,06年2月1日)

 

踏進○六年,隨著社會思潮的日益混亂,我已深感人間再無清淨土(見本刊上期版首文),不料翌日即有管理層醫生自殺,然後一周內又有兩位資深中學教師跳樓喪命;而另一方面,又有名校應屆會考生竟然結伴行劫中醫診所,因失落證件而被捕;還有十歲女童持刀斬傷母親,十四歲男童受黑社會僱用向債戶追債,包括以淋油等手段來逼嚇欠債者。另據記者採訪,北上深圳風月場所的年輕人多不勝數,最年輕者只有十三歲……你看,這是個甚麼世界?儘管有教育學者在報論撰文發出呼籲︰環境惡劣也要活下去!但問題是︰香港的環境為甚麼這樣惡劣呢?

不要說大部分人都無知無覺。因為表面看︰香港連續十二年被評為世界自由經濟體系最佳城巿,近兩年經濟好轉,豪宅價格已超越九七年,外地資金不斷流入,股巿屢創高峰……在這種情形下,誰能保持清醒呢?政治雖然貧血,政黨沒有人才,但大局樂得沉寂,維持現狀,減少衝擊,反而是許多巿民的心聲。所以政改方案雖被立法會否決,但特首民望仍然上升。

這就是無知無覺,因為沒有人想明天。即使想,又怎樣?有方法嗎?有方案嗎?有理念嗎?有主見嗎?沒有,統統沒有。有的只是麻痺,有的只是大意,有的只是關注自己,有的只是狹隘思維。難怪貴為醫院管理層的高級醫生也要自殺,因為資源不足,他難以面對下屬和病人。他有一顆正義的心,但在狹隘死板的醫療政策下沒有出路;亦難怪主管教育政策十年的官員在聽到兩位教師因工作壓力而自殺的消息後,第一反應竟然是︰「很多學校做教改,為甚麼只有兩位教師(自殺)?」教育界說她涼薄,其實是思想只關注政改的成敗,政策的推行比教師的承受力重要。身為政府官員,關注的領域「當然」會和別人不同。

這的確十分可悲。人在甚麼時候失去了自己的性情?生命遭受到扭曲也不自知。別的機構也還罷了,但發生悲劇的卻偏偏是最重視生命的醫療與教育。醫療挽救人的生命,而不是奪去別人的生命;教育成長人的生命,而不是摧殘別人的生命。這首先需要慈悲,需要愛。但今天的慈悲和愛在哪裡?都只能寫在紙上,作理性的傳遞。沒有感受,沒有關懷,沒有心、沒有愛;也許我們大家的壓力都太重了︰上要制訂政策,下要執行指令;你必須達到指標,必須填寫大批報告;你已沒有時間想別人。但這些報告有用嗎?除了用作統計之外,一點實質作用都沒有。社會質素仍然向下掉,學校風氣愈來愈差,學童的學業水準和品德都日壞一日。沒有人思考為甚麼?大家都好像在努力,瘋狂工作,但偏偏就是不知道為甚麼要這樣工作?我們都在作絕望的努力,看似悲壯,其實可憐。

這就是無知無覺,因為我們缺乏深層的思考,即使看到悲劇接二連三的發生,也只能徒呼荷荷。難怪有些人對這幾位資深的專業人士的自殺感到困惑,說他們的經濟沒有問題,家庭也沒有問題,為甚麼要離棄人間呢?有些人甚至責怪他們脆弱,作了不好的榜樣,害得有關當局還要善後。你看,這就是現實,我們都給生活壓扁了,再增加麻煩不是令人更煩嗎?人就是先想自己,對增添麻煩的人怎會同情呢?

人的關注就是這麼小。每人都關注自己的工作、自己的成績、自己的評價、自己的承擔︰壓力這麼重,你已經沒有空間去想別人。所以,怎會有同情共感?怎會想更深的原因?你最多怪當局,怪管理者,怪政策制訂者,但你不知道︰他們也不會比你好多少。換了一個上司,更替一個主管,還不是照舊?年年抗爭,年年失望,最後人與心力俱老。

問題在哪裡?問題在文化,問題在思想。如果管治文化不改,時代沒有新觀念,則一切照舊。你在原來的框架上不可能突破。套用一句黑格爾的話︰「存在的就是合理的」。今天的政策和操作方式都是由來有自,亦即有其合理性的一面,但時代變換,不合理的一面亦同時出現了,就需要改革。但誰去思考呢?誰能思考得宜呢?「人莫不飲食也,鮮能知味也。」誰能知道壓力的來源?誰能明白今天的孩子為甚麼這樣難教?(若在醫生的角度︰則是︰誰能明白今天的病人,包括他們的家人,為甚麼這樣難伺候?)我們都怕被投訴?因為投訴的機制往往被濫用,使我們平添許多不必要的壓力。人與人之間的相處,包括上級與下屬,父母與子女,老師與學生,售貨員與顧客,為甚麼缺乏溫情和信任?總是懷疑為先?保護自己的權益為先?消費者為甚麼那麼重要?社會為甚麼把一切活動,包括教育、醫療、文化,都理解為投資?

追問下去,你就會發現當今社會只是個消費社會、經濟掛帥的社會、巿場導向的社會,為了保障這個消費社會的運作,於是講制度、講權利、講投訴、講保障、講資格,講透明。我不知道這是否進步,但人的壓力空前嚴重。人在這種文化下根本不能回頭,怎能減壓呢?人的路向已定,就只能等待被榨乾的一天,悲夫!

(後記︰人唯一能得救的,是開發他的性情,加深他的修養,提供生命成長的資糧。以內抗外,以另一種生命的價值自處。但現代人明白嗎?社會領袖明白嗎?若不明白,我們怎麼辦?還有,即使明白,亦不等如有辦法。我們怎麼辦?)

 

* 原刊《法燈》284期,二○○六年二月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