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苦痛與文化新機的孕育

霍韜晦

(原刊《法燈》277期,05年7月15日)

 

踏入七月,正當香港學生面臨暑假,安排夏日節目之際,香港及世界已經發生了幾件大事:首先是香港新任特首曾蔭權已經正式獲得北京委任,正在重新整合其管治班子。雖然目前尚未見政績,但方向已表明回到「公務員治港」的舊制;以曾蔭權如此資深的公務員背景,推行起來自當駕輕就熟,預料他可理順目前行政、立法兩會之矛盾,但能否得到立法會大多數議員的擁護,乃至提出一套落實一國兩制的治港理念以贏得歷史聲譽?則尚未見端倪。不過,正如國家主席胡錦濤的訓勉,要曾蔭權「不負眾望,克盡職守,奮發進取……提高管治水平」,則曾蔭權的任務十分清楚,現在是他開始行動的時候了。

跟著,八國峰會(G8)自七月六日起,一連三天,在蘇格蘭召開,主題是防止全球暖化和援助非洲脫貧。從道理上說,這兩個主題毋須多議,問題是八國領袖各懷鬼胎,其中實力最強的美國,由於國人消費過度,常年出現巨額國際收支逆差,引致美元下挫;而累積龐大貿易盈餘和外匯儲備的亞洲各國則正好相反,消費不振,造成全求經濟失衡;為了自保,各國很可能重新恢復貿易保護主義。這也是美國為甚麼力促中國人民幣升值的原因,但應邀列席八國峰會的胡錦濤主席則表示中國不會貿然更動匯率制度。在這種情形下,會議儘管如期召開,但說者自說,聽者自聽,根本不會有甚麼大收穫。

幸而(其實是不幸),會議進入第二天,倫敦遭逢恐怖分子炸彈襲擊,死者四十九人,傷者數百人,全球哀悼。事後,英國首相貝理雅立即飛返倫敦,一方面譴責恐怖分子,一方面宣稱「我們捍衛我們的價值及生活方式的決心,大於他們把極端主義加諸世界,及向無辜的人帶來死亡與混亂的決心」,顯示了英國人的勇氣,而倫敦市民亦臨危不亂,第二天即繼續上班。也許是由於這一件事,加重了各國領袖的良知,峰會結果決定在五年內,倍增對非洲的援助至五百億美元。當然,會議召開前,由國際搖擺樂巨星邦奴(Bono)所發起的百名歌星,二十四小時接力環球直播滅貧音樂會也功不可沒。不過,歌迷們是支持他們的偶像還是真的了解滅貧的意義,就很難說了。

當然,五百億美元的援助,不也是全無條件:非洲領袖要「承諾實行民主、良好的管治和法制。」這就看出背後的問題不簡單。消息傳出,即有經濟學家著文指出:這些債款大部分本來就是無法償還,G8將之免掉不過是順水推舟;真正的問題是這些地方的政治體制和貪污腐敗的現象,如果不提高當地政府的效率,根本無法保證所有援助的資金用得其所。從數字上看,非洲擁有全球最豐富的天然資源,包括鈷、白金、黃金、鉻、鈾、鑽石、石油,但卻成為全球最貧窮的地方。過去二十年,非洲貧窮人口增加了一倍;每日僅靠不到一美元維生的人,由一億六千萬增加到三億一千萬。半個世紀以來,全球給予非洲的援助超過五千億美元,但乃未能使非洲脫離貧困。大部分金錢,都流入了私人戶口。據非洲聯盟估計,非洲每年因為貪污而流失的款項,高達一千四百八十億美元。由此可見,G8所給予的五百億美元有甚麼用?何況,這些款項只不過是一個承諾,甚麼時候真的兌現也很難說。譬如美國,在二○○○年墨西哥會議亦承諾增加每年的援助額,依聯合國要求,各先進國家對發展中國家的援助是其國內生產總值(GDP)的0.7%,但美國的實際付出連0.7%的四分一也不到,所以難怪加拿大總理馬丁批評這些富國領袖為偽善。

「讓貧窮成為歷史」,這句話原是今次環球音樂會的主題。許多人懷疑:倘若體制不改,貪污仍舊,貧窮如何成為歷史呢?這個世界許多人只懂得包裝,說門面話,甚至賊喊捉賊,世界現狀又怎能改變呢?當大家只顧謀取自己利益。好像美國,到今次峰會仍然拒絕簽署防止全球暖化的「京都協議」,就是因為美國本身是全球最大的溫室氣體排放國,簽署了對自身不利。

這個世界,為甚麼這樣分歧?當大家都自以為有知識,當大家都自以為理性,當大家都自以為文明,當大家都自以為正確,世界就存在著那麼多不幸。我們不能單以自由主義的理論來看大家的選擇,以為這是權利問題,天公地道,其實是自私,不理別人死活。文明,與落後一樣,都是貪婪的臣僕;所不同者,文明國家還掌握武器、生產技術、資金、體制,你必須屈從。難怪烽火不息,反抗不絕!

也許文化的新機,就在這裡孕育。苦痛的深處,就是人類面對自己罪惡的開始。但誰是先知呢?

 

* 原刊《法燈》277期,二○○五年七月十五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