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全何處?
──消費社會檢視之三

霍韜晦

(原刊《法燈》266期,04年8月10日)

 

最近半年,中國製造的假貨、劣貨不斷被發現,其種類之多、品質之劣,不但前所未見(連日常食用,米、油、鹽、醬、醋、茶都有問題),而且愈來愈猖厥,有強大的地下行銷網絡配合,竟然可以行銷全國,部分甚至流出海外。香港就已經發現多宗毒粉絲、毒泡菜、假豉油、假魚翅、假茶葉……,不但嚴重打擊食品市場,更嚴重的是危害市民健康。

不過,比起國內,香港的損害是小巫見大巫。根據報導,國內最嚴重的是安徽阜陽生產的毒奶粉問題,去年五月已經發現,但一直沒有得到很好的處理,到今年四月,已有嬰兒13人死亡,受毒害的170多宗,連廣州也出現「大頭娃娃」(食用毒奶粉後之症狀),引致廣東省工商局徹查所有奶粉,結果發現不及格的竟有十多種,產地遍布全國,長期食用不但影響嬰兒發育,還會產生致癌物質,問題非常嚴重。

又據國家工商行政總局今年五月間在全國八省之重點食品市場普查,發現超過三成食品,可能存有衛生或安全問題,除了加強管制之外,呼籲消費者警惕。消息傳出,食品市場風聲鶴唳,市民談虎色變。

有人認為:造成這一問題是因為市場資訊不足,政府管理不善,例如食品和藥品都應該經過安全測試,貼出標籤,隨時抽查,防止賄賂;唯有過程透明、訊息正確,消費者購買時纔有安全感。

這一觀點不能說沒有道理,在危機時刻,尤其須要行政上的協助,健全市場制度,堵塞假貨進出渠道,追查生產源頭,處分不誠實製造商,這些都要政府承擔責任。但問題是:假貨、劣貨的出現,並非只是市場管理有漏洞那麼簡單,這裡牽涉到更深的人性問題和道德責任問題。

在中國,這個問題非常尖銳:中國原來是禮義之邦,非常重視道德;共產黨統治之後,也曾經把道德提升到一個更新的階段;即與「革命」結合,建設社會主義的新道德,在文化大革命之前,幾乎到達一個全國清教徒式的生活,根本不存在著假貨或冒牌貨的問題。但是,開放之後,市場經濟出現,國家開始進入消費社會,一方面是制度尚未跟上,但更重要的是對消費社會認識不足。消費社會牽動著人的欲望,正如鮑曼(Z.Bauman, 1925-)指出:消費者永不滿足的欲望被發現了。其實何只消費者的欲望永不滿足,根本生活在消費社會的每一個人,包括生產者,欲望同樣永不滿足。

消費社會強調「擁有」(to have),你總想得到一切。「一切」是甚麼呢?一方面是數量上的「多」,一方面是品質上的「好」,再一方面是款式上的「新」,和速度上的「快」;還有,是價格上的便宜:「廉」。上述五者,就是消費社會所宣揚的價值觀,而在人心深處,正是怕失去擁有的機會、怕別人得到而自己吃虧,結果敵不過商品廣告的誘惑,而瘋狂消費。

人人瘋狂消費也許對市場的興旺有剌激作用,但對消費者來說,卻可能是一場惡夢,弄至債台高築,甚至破產,為家人所不諒。

為甚麼會這樣?人為甚麼這樣脆弱?消費社會為了提高消費,一定增加鼓勵你消費的機會,讓你覺得滿足。尤其是你買到又新又平又好的貨品,你的滿足感會非常大,因為你覺得自己在無數的選擇中得到了最好的選擇,實現了自己的自由。

你得到了自由,但你得不到安全,這有甚麼用?不但在食品市場,在其他市場,如果你購買的貨品是假貨、劣貨、冒牌貨,怎麼辦?加強管制真的有用嗎?政府以行政手段介入真的有幫助嗎?

幫助是有的,但很有限,連美國也同樣存在著欺騙,欺騙手段也更高明。例如美國社會醫藥費驚人,許多取巧的保險公司就應運而生,以較廉宜的保費招攬顧客,等到你真正需要動大手術的時候纔發現這家公司已經倒閉,負責人收取大筆保費之後已不知所踪。美國對保險公司的管制已經十分嚴格,但還是有漏洞。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單靠制度是不夠的,無論多嚴密的制度始終有賴人來運作,有人的地方就有作弊的可能。君不見美國近年不是爆發出一連串的會計醜聞嗎?而且都是著名的大公司。

關鍵是教育,但不是現在香港政府所推動的專業教育和知識教育,這些完全幫不上,反而有助於他們取巧。真正有用的是生命教育、性情教育,了解自己,明白生命的需求,建立正確的人生觀和價值觀,而且要在成長的旅途中體會,使其貫徹,這纔不會被欲望誘惑,而實現另一種精神的自由。

安全不但是身體的問題,更是價值的認同問題。在消費社會,產品不斷變換、潮流不斷變換、工作不斷變換,你怎能在這裡有安全感呢?你只有跟隨,跟著迷妄下去。只有在變動的世界中找到不變,那纔是你的安身立命之地。

安全何處?只有回歸生命,發現你真正的追求。

 

* 原刊《法燈》266期,二○○四年八月十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