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在呼喚

         ── 從香港目前的混亂說起

 

 

霍韜晦

現代世界十分混亂:首先是資訊混亂,藉科技之助,各種資訊每天如排山倒海傾注在你身上,使你無從辨識,亦無從選擇;你要行動嗎,但社會規則天天改變,制度不斷調整,美其名為「改革」,但「改革」不會完。你會發現自己被困在無數的規則中,沒有專人指引,便會寸步難行。社會上的各種現象,就更觸目驚心,不但變動快,而且超乎你的理解。例如香港,誰也不會想到香港回歸之後,五六年間,政治和經濟的地位都一落千丈;過去的驕傲,變成今天的徬徨;信心固然沒有了,有的是急和亂。

許多人抱怨政府,認為政府施政這許多年,政策搖擺,對許多重要問題認識不清楚(如房屋問題、教育問題、醫療問題、福利問題、經濟轉型問題、一國兩制問題……),卻又好大喜功,實施全方位改革,要當「大政府」,結果失誤連連,弄至焦頭爛額,經濟衰退,財赤嚴重,卻要全港市民犧牲……這些論調,經傳媒渲染之後,如今正在蔓延。對香港前途,十分不利。

如何解決香港目前的的混亂?從思想的高度看,必須先為香港定位:從國際形勢與中國開放的互動中找到香港的發展空間。許多人都明白:比起世界和中國其他城市,香港有其優勢(如法制、自由貿易、金融、港式管理、世貿人才),可惜未能發揮,反而日漸消磨。一國兩制的黃金機會,眼睜睜望著它流走,十分可惜。不過,不在其位,不謀其政,這些話,我不想多說了(過去已說過)。

再下來,就是政策問題。香港特區政府不是不努力,而是不得其法。這一點與用人有關,在關鍵時刻沒有治港人才,奈何?歷史上本來就充滿弔詭:成功往往只差一線,理想永遠高懸在上,現實使人嘆息。最後只有歸諸說書人的「白髮漁樵江渚上,慣看秋月春風」了。

當你有心、有願、有才、有力,但卻無緣,你有甚麼辦法?許多人對現實不能接受,結果當然有怨。香港有許多人目前正處於這個場景中,所以怨氣沖天。英雄無用武之地,義士負戟而長嘆,說明這個社會正在失序;沒有方向,浪費人才。

但徒怨不足以成事,只有更離散人心。我們站在香港立場,亦不想香港沉落下去。把責任完全歸咎政府,亦不應該。政府固然管治有責,但弄出如斯局面,恐亦非政府本意,只能說是歷史局限,後人當有定評。我們不在其位,有甚麼辦法呢?我們首先能做的,是不要加速香港的沉落,不要埋怨太多。我們知道:香港自特首以下的問責官員,乃至公務員,都十分勤懇,只是限於某些條件,成效不彰。這也沒有辦法,我們總不能一味要求。放開對他們的要求,改為問我們自己該怎樣為香港做一點事吧,這樣大家都會好過些。

香港目前十分須要凝聚力。政府已經大聲疾呼許多次。但他們只是官員,當然不知道如何方能有凝聚力。我們不要要求錯了,不要以為這是政府的事,「覆巢之下,安有完卵」?我們應把香港人的凝聚視為每個香港人的事。互相爭吵,互相推卸責任,只有更加分化,更多消耗,為甚麼不從自己做起呢?不要留戀往日的舒適和繁華,減一點薪算甚麼?生活苦一點算甚麼?當然,這其中要有公道,但重要的不在減省,而在分擔。在身處逆境的時候,沒有人可以置身事外。

這不是學習減省的問題,而是學習接受的問題。接受甚麼?也不是接受政府官員或他們所製訂的某些政策。從內容層次,所有的政策均可一再討論,一再修改,不可能圓滿;要接受的是歷史現實:香港在衰退中。要改變現實,只有全民努力,而非幾個在位者負責。

當然,要達到這樣的共識,政府也是有角色的,但不妨由民間機構開始,或與教育機構合作推行。這是人心的教育,而不是知識技能的培訓那麼簡單。政府只要虛心些,香港民間仍有許多潛在的資源。只有內部團結,纔能發出力量,渡過難關。

問題是團結不易:香港社會各利益階層分化已久,大家都習慣了維護自己圈子的利益,缺乏整體精神;空喊幾句口號,根本不能切入,如隔靴搔癢。這一方面是社會文化問題,一方面是推行的方法論問題,非有大智慧者、大慈悲者、大行動力者不能扭轉。香港是否還有這樣的運氣?那就看香港人,從政府到市民,是否懂得反省了。

混亂的局面必須調理,但誰能有此洞察力?誰能有此氣魄?歷史在呼喚,誰是應者?

 

* 原刊《法燈》249期,二○○三年三月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