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能宣布新文化的來臨
──
二○○七元旦祝辭

霍韜晦

(原刊《法燈》295期,07年1月1日)

三年前的元旦,我曾經為文呼喚《我們需要後現代政治思維》;三年過去,新文化並未出現,人們的閉塞如故,看不到危機。

為甚麼看不到危機?因為大家都安於現狀,安於消費社會給我們的糖衣:每一個行業都有很多產品,而且不斷改良,減價促銷,剌激你的貪念;更有無數的美麗言辭,作廣告包裝,塑造虛榮,讓你不斷購買,自以為增加擁有,其實是精神陷落,失去自主,以別人的價值為價值,以追上潮流為光榮。這是甚麼心態?其實這是奴隸意識的開始:消費社會培養出一大堆失去思維能力的人。沒有思維能力,怎會有危機感?直到災難爆發,悔之已晚。

另一方面,人為的制度重重疊疊,分門別類,各有各的規範。條文不是繁多,而是繁瑣;非專門學者,不能解釋,一般人只有順從,被轉得頭昏腦脹,徒然增加很多負擔。人為甚麼要乞憐制度,讓別人來管自己?就是因為自己墮落,不能自律,並且濫用自由。政府為甚麼要介入?因為社會上的既得利益者,利用其財勢,保護自己,追求更多的利潤,但卻無視於自己所應承擔的社會責任,製造污染,傷害生態,這時候政府就必須介入,不能放任市場自行發展。政府不能過小,政策的執行不能沒有力度,但這樣是否會傷害自由經濟?保守的、或右派的自由主義對此大表反對,他們堅持小政府,大市場;然而,如何解決社會公義?對公共議題如何提出有效的方案並予以落實執行,小政府是沒有辦法的。所以最近美國一位著名經濟學家,二○○一年度諾貝爾獎的獲得者史迪格利慈(J. E. Stiglitz)便提出一套讓市場和政府雙方在機制上的平衡理論,並稱為「民主的理想主義」(Democratic Idealism),構思不錯,有點像我所說的「優質民主」,但問題是如何落實?平衡是一種操作,操作便需要良好的執行人,這個執行人如何產生?政府是一個擁有最高權力的組織,有權力並不表示就是一個良好的執行人,相反,往往是一個壞的執行人。這只要看看現在美國和台灣通過所謂民主制度選出來的「總統」便知。

人的問題不解決,多精密的制度也沒有用。「徒法不能以自行」,這是中國智慧,一切設想、一切藍圖、一切願景,都要待其人而後行。但這樣的人如何產生?王船山經亡國之痛,曾表示除非再有一「千年之人極」,以「至仁大義」之偉大人格方能制歷史上之顛倒狂流,這也是順中國文化之智慧而來的結論,十分高遠。但問題是:一個偉大人格的產生不是從天上掉下來的,而必須有賴於當時的文化。文化是搖籃,沒有偉大的文化不會產生偉大的人物。過去我們有孔子,有歷代聖賢,有忠臣義士,有英雄豪傑,那是因為我們教人成長、教人成學成德的文化沒有死,中國民族的歷史精神仍然繼續,所以纔代有其人。現在呢?現在文化的慧命已絕,連講中國文化的人也鳳毛麟角,所有能說中國話的人,其頭腦已全部西化了,兩眼不離大洋彼岸,行事必以英美為師,如何能產生涵蓋東西文化的中國偉人?

今天香港、台灣、乃至中國大陸的教育,都是移植西方的學校制度。學校制度沒有甚麼不對,人總是要讀書。問題是西方學校教育全部以知識為本,只訓練學生作市場工具。為了裝備他們的專業知識,已耗盡所有的教學時間,如何還能關心他們的健康成長?加上知識分工,現代的商業學院最多亦只能有「經師」,不能有「人師」。青年學子失去可仰止的高山,當然更不知如何效法。市場化的知識教育的遺害是徹底摧毀了中國傳統「師」之形象和地位,所以學生也不尊敬他們,而管理教育的部門更索性不要學校老師負責學生的德育,當學生的行為有偏失(如偷竊、吸毒),便撥交社工處理。美其名為分工,減輕老師負擔,其實是把老師培育下一代的功能進一步削弱。德育一向是中國最神聖的工作,維繫斯文,帶領社會,中國民族不亡有類於此,但如今不只其頭上的光環失去,淪落到連作為社會安全的補救手段也讓給社工,那老師是甚麼呢?所以只要看看老師的遭遇,就知道我們今天的社會多麼顛倒!

時代需要新文化,因我們再不能讓這樣的文化繼續下去了。當年自由、民主的出現,是因為人民對獨裁政治的存在作出徹底反省,而有了新的覺醒:美國之所以能夠立國,是因為在英國本土受壓迫的人們對新生活的嚮往,而作了大規模的移居。簡單來說,就是新文化打倒了舊文化。如今,美國立國已超逾二百年,除了科技還能在若干方面領先之外,其文化尚可被人欽羡嗎?所謂美國精神已經墮落,其橫蠻霸道和當年的獨裁者相去不遠。為甚麼全世界都有反美聲音?就是因我們對美國不服氣。孟子說:「以力假仁者霸,霸必有大國;以德行仁者王,王不待大。」(〈公孫丑上〉)武力下的和平怎會是真和平?美國到處結怨,足見其文化已衰,不值得我們歌頌。

五百年必有王者興,由文藝復興到今天美式文化的全球化,相信已到亢龍階段。誰能揭竿而起,宣布新時代的來臨?有歷史眼光的人應知使命,對中西文化有深刻了解的人應知方向。更重要的是:有志氣的人應知創造。

謹以此意,迎接二○○七年的來臨!

 

* 原刊《法燈》295期,二○○七年一月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