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守住了一片清淨土
──法住二十四周年祭

霍韜晦

(原刊《法燈》288期,06年6月15日)

年復一年,年復一年,法住沒有停下;法住在前進。

廿四年前,沒有人會想像出法住這一支孤軍能生存下去,而且能發展。從事一個有理想性的文化事業,我們不媚俗、不妥協、不乞求、不依賴。在舉世滔滔的時候,我們提出回歸生命的文化,不要順物而趨、順利而趨、順欲而趨、順果而趨。若向外而趨,終必迷失;唯有回頭,纔知自己立足的根據地。現代人虛無,沒有自信,所以一定要迎合別人;互相迎合,世風焉得不日下?

廿四年來,法住是守住了一片清淨土。沒有資源、沒有政府支持、沒有群眾掌聲、也沒有傳媒報導;事實上是他們不知道我們在做甚麼?把我們看成好像域外孤星,或天外來客,在進行著一些他們不了解的事情。

在講究關係的世界,人首先要建立關係,所以先要學懂妥協。政治是妥協、商品是妥協、謀事是妥協、所以理想也要妥協。但法住就是不妥協,我們不願意為五斗米折腰,所以我們的成長很艱苦。

艱苦沒有甚麼,艱苦是鍛煉。能經歷多年鍛煉的法住人,早已煉成銅皮鐵骨,雖或不能和孟子所說的「大任」相比,但至少亦能守之以道。孟子說︰「賢者以其昭昭,使人昭昭。」(〈盡心〉)又說︰「百世之師,……聞者莫不興起。」(同上)現實的困難可以扼殺人,但不能扼殺理想,因為理想在人心中,是人內心的嚮往;只要一聽到呼喚,他就會奮起。法住就是守住這個信念,就是做這個工作,所以從現實的零開始,孜孜不倦,淌汗、流血、奮鬥、犧牲……有人倒下,但立即又有人繼起。不住即是住,不爭即是爭,此方為法住於世。

今天,法住可以說是已有小成,但真的只是小成,而且小得微不足道。表面上,我們已有書院、出版社、文化中心、書屋、茶軒、學校、山莊,而且遠及海外及中國內陸,並提供全方位的生命教育課程,但若說成就,不過「始覆一簣」。蓋從事上看,堯舜事業,亦不過「如浮雲過太虛」,天地這麼寬,歷史這麼長,法住這一點成果算甚麼?但若從道上看,我們自問是遙契先賢,遙契其理想,遙契其作事之心。事有千百,心則唯一;古今無別,東西皆同。道是超越原則,但亦是展現於世間的經驗原則,人能體會,即可得達。問題是世人昏昏,所以纔需要先行者的啟發。

這種思維,非現代人所喜。現代人標榜多元、民主、平等、權利,所以思維十分平面化,價值無高無下,只有交給個人選擇,最後由多數原則統一,所以迷信一人一票的制度,而不知須有更深的根據。須知價值不是個人權利的選擇,而是生命成長的歷煉;你還沒有成長,更高的價值不會向你打開。你若明白這一點,就可以了解許多號稱已現代化的國家,它的價值世界為甚麼那麼混亂,它的國民為甚麼那麼多爭吵。

從民主社會,也許非常歡迎爭吵;若從成長立場,則非常無謂,更不要說資源的浪費與時間的浪費了。等到你清醒,機會已去。

這就是哲人的歎息,歷史的弔詭。人一定要到絕境,纔懂得回頭。人一定要付出慘重的代價,纔能和一個時代告別。人為甚麼不能從歷史中學習?從錯誤中學習?
關鍵還是人自身。人沒有反省,人沒有改變,人沒有提升,人沒有成長。他還是像他出生的時候一樣,充滿恐懼,向外要求,增加擁有,以為安全。但人能擁有整個世界嗎?還有,人擁有就是成功嗎?擁有就能解決爭端嗎?

這是價值錯認,但沒有人指出;即或有人發現,但也無力改變。現實是一個勢,人人順勢而下,所以聰明的、自保的,趕快妥協。可憐!

誰能奮起?誰能勇往?在這種形勢之下?唯有法住,唯有在法住中成長的人!這不是自大,而是自信。自大者唯氣,自信者有道。我們依道而行。在這荒漠的世界,守住一片清淨土!

 

註: 孟子:「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拂亂其所為,所以動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孟子•告子》)

 

* 原刊《法燈》288期,二○○六年六月十五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