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動性情教育、性情文化之
世紀工程以解救人類社會當前危機

霍韜晦

編者按:本文為霍會長於二○○一年十月三十日至十一月二日出席由新加坡儒學會主辦「儒學與新世紀的人類社會」國際會議之論文,取材實為新世紀的時代呼聲;因篇幅關係,先摘錄其重要部分,與讀者分享。全文將於下期刊登,敬請留意。

中國文化,尤其是儒學,是一種生命成長的學問。它要我們成人、成君子、成聖賢,甚至成真人、成天人、成佛。「成」,即須有動力,能過關。這些關在哪裡?不在外,不在金錢、不在物質,不在名譽地位,而在你自己那裡。當你把持不住,那麼上述的誘惑便會產生,成為你的關。人的存在,從現實上說,沒有甚麼保障,都要依賴環境、依賴家庭、依賴政府。但這一依賴,亦同時成為你的考驗:沒有工作怎辦?沒有人照顧怎辦?沒有積蓄怎麼辦?沒有人可信任怎麼辦?所以人的成長是很艱難的,如顏淵的「一簞食,一瓢飲」而「不改其樂」,也許亦只有顏子纔能作到,有飯吃的人嘲笑沒有飯吃的人是不公平的。但如深入我們上文所論,則所討論的問題不在此。這不是資源分配是否公平的問題,也不是社會制度是否存在剝削的問題,而是修養問題,人要回到自己生命的立足之處的問題,而不須先繞向外。所以孔子說「賢哉回也」,因為他的心能安,能接受,能容納。人對秩序的認識、對制度的認識、對生產的認識、對財富的認識,貴能知其位,而不須追逐;否則捨本。人首先要安自己的心,安自己的性情,這纔能站穩。孔子「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指的便是這一精神境界。今天我們社會上的誘惑太多,所有的知識,所有的工具,所有的教導,都是培養我們參予爭奪資源、爭奪巿場的能力,那麼誰來照顧你的內心?難道是社會福利嗎?那只不過是對喪失了戰鬥力的人的安慰,如果你還有能力,你不會希罕。失敗的人需要同情,但更重要的是他需要尊嚴。在這競爭的世界,人人都沒有退路,只有向前。你以為你有選擇,其實並無選擇,選擇只是空言,反之你要戰鬥,而且不能輸。在這樣的壓力之下,人可有想過:將來怎麼樣?歷史將往何處去?譬如說:要解救經濟危機,生產便不能放緩,但市場真的能消化那麼多產品嗎?當生產速度愈來愈高、利潤愈來愈低的時候,且不要說資源消耗,生態破壞,產品賣不出去也造成浪費。又譬如說戰爭危機,當人受到損害,當人失敗,如何平復他的憤懣?敵我的界線如何去除?所以歸根到柢,是人要有能力,化除他的私欲,他的錯誤思維,不要在不健康、不公正的、封閉的心態下來作決定。但這如何可能?便要有開發他健康心靈的教育,即性情教育;也要有培育他健康成長的文化,即性情文化。唯有生命的根基在第一步就開發好,以後的路纔有保證。

今天我們所面對的問題其實十分嚴重:個人的生命存在之外,還有社會問題、經濟問題、政治問題、教育專業化、工具化問題、地球環境污染問題、生態問題,都非短期內所能解決。但由於壓力巨大,只好日日耗費資源,仍然效果不佳,依我之見,所有社會問題、現實危機其實都是西方文明的發展問題,所以本質上是文化問題;而文化問題,則是依於人的不同心性、層次開出。正本清源,自當回歸生命上來解決。在這方面,儒家其實是最有經驗的,也是最有貢獻的,可惜近百年來逐漸失傳,反而走上西方式的思維,從理論上來建立;這是知識儒學。但真正的儒學是生命儒學,要在實踐成長中體會。雖然在人性論上,這似乎需要先確立一起越的、絕對光明的心性,以作根據,但不須先以理論證,反而應該看重感受,著重內省。這就需要性情教育的引導,以開發他內在的性情,然後讀性情文化之書,深化其感受,擴大其胸襟志業。孔子說「志於道」,孟子說:「士尚志」,都是極其寶貴的指引。在這方向,我個人已有十年經驗,知道現代人最需要的,是恢復其志氣,加深其修養,認識其生命,開闊其眼界,扭轉其思維,提升其境界。但所有這些,在現代社會幾乎找不到資源,所以我纔自設課程、自編教材、自創方法,累積了逾千個案,絕大部分都能夠起死回生,證明其效果不可思議。雖然在教學上,我加添了現代的成素,但立足仍在傳統儒學,所以我認為:面對當前的教育危機與文化危機,為了人類前途,推廣性情教育與文化教育,急不容緩了。不止個人,還須要家庭、學校、社會,全球呼應,形成共識。這是一個世紀教育工程,須要大家合作,必如此人類前途方有救。

 

* 原刊《法燈》235期,二○○二年一月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