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危機中的長遠思考

霍韜晦

香港經濟持續低迷已經有好一段日子,原因也許如政府和某些經濟學者所說:香港是外向型經濟,一向受外圍因素帶動,美日經濟不好,世界市場萎縮,我們不會有起色,所以政府一直強調:政府可做的事不多。表面上,這是恪守自由經濟的不干預原則,實質上是未明經濟發展的周期和動力因素,不了解歷史。

九一一事件之後,眼看美國即將捲入一場無結果的反恐鬥爭,可能加速衰退,於是更影響投資者的信心。香港的復甦無望,失業率飆升,負資產者不知何日方得解脫,導致市場消費減弱,百業蕭條。轉眼間,香港好像走進末日。

在這種情形下,政府再無法坐視,所以十月間政府的施政報告,決定拿出150億(港元)來紓解民困。數目雖小(與新加坡的四百多億相差太遠),但總算沒有卸責。

不過,應付危機,需要的是長遠思考和弘大魄力。小恩小惠,不足以逆轉難關。香港究竟出了甚麼問題?必須銳眼看清:委諸外圍,並非無理,而是此一論調不能自救,束手待斃,天下間豈有此理?政府又云:香港目前正處於經濟轉型,並引用科學哲學「範式轉移」(Paradigm shift)之說,所以必須忍受轉型期的痛苦云云。

這是空言!難怪過去幾年,政府提出甚麼科技港、數碼港、中藥港、貿易港、旅遊港、……概念很多,但結果如何?還夢想成為世界大都會,但最近卻說,只能學習上海了。

經濟轉型是事實,範式轉移也有一定的道理。問題是不要空說,必須深入其內,指出其具體轉折,又要超越其外,探索其來龍去脈。首先,經濟轉型是不是歷史哲學?如果是的話,由傳統經濟轉入新經濟,由封建主義進入資本主義,這其間的軌道如何?關係如何?若依所謂範式轉移之說,則連其提出者庫恩(Thomas Kuhn)也說不清楚,他最初以為是一組信念的轉換,而引致整個系統的改變,但受很多人質疑,結果他自己後來也放棄了。可見這些理論並未成熟,只是一種提法,我們無須煞有介事地將之視為施政的根據。施政必須務實,不能蹈空。傳統經濟是否已經過去?它與新經濟是否水火不容?值得好好探討。

一般而言,新經濟即所謂知識經濟,指知識成為資本,以代替傳統經濟以資金、土地、廠房為資本的說法。但若按之西方知識發展歷史,則這一說法並非新鮮。西方自十六世紀尋求知識的新工具始,科學知識即突飛猛進,到十八、九世紀,啟蒙時代和實證時代,知識不斷轉化為技術,不斷製造出新產品,還幫助增加生產的速度,提升生產力,這已是共知的事實。所不同者,過去在一段很長的時期中,西方人是以求知識為目的,現在則以應用知識為目的。這一轉向,有極其重要的意義,可惜知之者不多。韋伯曾有工具理性之說,理論十分透闢,但他竟然把價值理性稱為「魔咒」,對魔咒的解除視為必然,而毫無辦法,可見其危機感不足。繼韋伯之後,德國的法蘭克福學派,對資本主義和科技極權是發出了強大的批判,可惜螳臂擋車,成不了氣候。此中所涉及的歷史因素、文化因素、人性因素甚深,非本文所得而詳論。但今天我們主張知識經濟的人,主張轉型的人,必須有一自覺:我們究竟在做甚麼?我們在追隨轉型,但轉到哪裡去?要不要先有反省?

政府的施政報告,對此似乎完全忽略,一開始便指出:為了進入知識型經濟,必須及早進行人力投資,因此要把大量資源投向教育,以為這便是長遠性的戰略思考。從大原則上說,投資教育沒有錯。正如統計數字指出:香港的整體教育水平其實很低,入讀專上學院的人口比例甚至不如南韓和新加坡。經濟競賽其實是人才競賽,當然要有人才。問題是我們要甚麼人才?人才並非全為經濟轉型而設,更非只為技術服務。董特首要求香港人終身學習,失業者重新培訓,為的只是趕上新的技術和新的操作方式。但問題其實不在技術轉換,而在這個社會技術轉換太快,使用者承受不了。終身學習變成壓力,變成上樹之牛,其痛苦可知。換言之,社會的空間太小,領導者的視野太狹,把所有的資源都放在同一軌道,以為這樣就是順應時代,不知反而就會導致社會經濟失去平衡,而出現結構性危機。今天新經濟的挫折,科技股的爆破,正是由於發展太快、供應太多,市場無法承受所引致。近年一直成為天之驕子的I.T.人,如今紛紛失業,那麼我們憑甚麼把下一代的優秀人材,完全放到新經濟上去?

新經濟其實只是一個時代的泛稱,其中應該還有其他內涵。因為經濟變動必然引致社會變動,而社會變動必然引致文化變動,所以新經濟亦同樣象徵著一個新時代的來臨。誰能有此遠識,知道來日變動?我們所受的挑戰,一定不只是經濟轉型那麼簡單。為了滿足經濟轉型,我們不斷改造自己。我們沒有空間,也沒有開創(或者只在一狹小的空間下來空言創意),只知追隨大勢,深恐落後,最後必定精神緊張,生命萎縮(這可以解釋為甚麼有那麼多人一失敗便自殺,或精神錯亂)。這一點,政府能做甚麼?人若無超越時代的思考,人云亦云,不單沒有主見,而是沒有方向感。香港要在經濟危機中殺出重圍,重建香港聲譽,首先便要好好珍惜在一國兩制中所獲得的特殊地位,體會其中深意:即國際性與中國性,有巧妙的互動,這也就是我們要轉的「型」。切不可自廢武功,自設牢籠,失去黃金剎那!

 

* 原刊《法燈》233期,二○○一年十一月一日